高考记忆

对于从小考试长大的人来说,我当时并没有感觉高考有什么太大不同,也没有特别的紧张(我平时考试也有点紧张)。当然,…

对于从小考试长大的人来说,我当时并没有感觉高考有什么太大不同,也没有特别的紧张(我平时考试也有点紧张)。当然,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那两天学校管饭。

学校管饭就管饭吧,还重新安排了餐桌,把我一个人安排在了隔壁班的餐桌。虽然那个班的同学也有几个认识的,但毕竟不熟,吃饭也没法一起聊天扯淡。于是跟着他们吃了一顿,我又溜回我们班的餐桌了。

具体考试的事情不怎么记得了,只是清楚的记得数学考的不好。数学是第一天的下午考的,考完当天就没事了,我心情不好,没有坐学校的大巴(在另一个学校考试,学校有大巴接送),自己发着呆走回学校。女同学小陈说怕我想不开,陪我一起步行。当天晚上有没有好好复习第二天的科目也忘了,大概是没有好好复习。

第二天继续考试。考英语前有个隔壁班的女同学通过我们班一个同学找到我,拜托我给她抄一下英语选择题(考试她坐在我的后面)。我不好意思拒绝,答应了。结果考英语的时候我状态不是很好,一直精力不是很集中。我把做完的答题卡放在一边,感觉后座能看到,就去写作文了,后座有没有炒到我不清楚,估计是抄到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二天下午全部考完,可以放圈子回家了。大家都闹闹腾腾的在宿舍收拾东西,吵呀叫呀!东西收拾好了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高中三年的时光彻底结束了。宿舍楼门口有大爷在收书本,有很多同学把不用的书卖了。我头脑一热,把课本、笔记、试卷等和学习有关的书也全部打包卖了,只留下了闲书(各种小说、文集之类)。闲书有几十本,我用床单包好,装好被褥,也收拾完了。

我们宿舍的几个都没着急走,约好了晚上去吃烧烤、喝啤酒,完了去网吧通宵,第二天上午再回家。等大家都收拾好了,我、魏老师(长相老成,戴眼镜,经常在午休时间被保安当做老师让其自由出入校门,得名魏老师)、贺大才子、小马哥、浩哥、娜姐(女、不是我们宿舍的哈),我们一起去火车站前一家挺火的大排档吃烧烤,喝扎啤了。还有没有别的同学不记得了。几点去的,几点走的,都记不清了,烧烤和啤酒的味道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们几个人,喝了啤酒,吃了烧烤。之后一起去网吧上通宵。其实在网吧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我不玩游戏,CS都打不好,可能是在QQ找人聊聊天,看看电影,困了就趴桌子上睡一会,稀里糊涂一夜就过去了。

在这之前,我,贺大才子、浩哥、小马哥,我们几个也有过一次通宵经历,大概是在高二下学期的一个周末,通宵后第二天一早我们去了莲花山公园,登上了莲花塔顶,我们几个在日出下眺望半个平邑,像傻子一样大喊大叫。不过高考完这一次早晨我们没有去莲花山公园。大概是熬到六七点钟,离开网吧,一起在路边吃了早点,早点大概吃的是八宝粥和油条。平邑大街上的八宝粥挺好喝,糖加的多,甜。

吃过早点,回学校,回宿舍,拿了行囊,我们几个就分道扬镳,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当时并没有为分别酝酿感情,毕竟都是半大小伙子,不会哭哭啼啼,也没有伤感,而且那时候都有手机了,知道不会失去联系,再说,过几天出了成绩,报志愿还会回来见面。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此刻即是别离。更多的只是高考完了解脱的兴奋。

去我们家那边的公交车不多,我大概九点多才到家。我背了一个书包,一只手拎着被褥,一只手拎着闲书。家里没人,锁着门。我把东西放在家门口,便去南园看看我妈在没在那里。果然,我妈在那里,还有三姐,她们在浇树。我脱了鞋,卷起裤脚,一起帮着浇树。很快就浇完了,一起回家。从河边走过的时候看到有人在药虾(河边撒上一种药,虾就会被药的半死往岸边游),我和三姐在河边看了会才回去。妈妈做好了饭,我又跟着吃早饭(我家经常是十点钟才吃早饭)。正好四奶奶过来了,我妈邀请四奶奶也来一起吃饭。四奶奶推辞不吃,我妈说烧了糊涂粥,一起喝糊涂粥(老人喜欢和糊涂粥),四奶奶这才坐下来一起吃。

边吃饭边随便聊几句,大概是四奶奶、我妈、三姐她们问了我“考完试了,考的怎样”之类的话,我忽然倍感委屈,鼻子一酸,竟然哭了出来。这泪水来的那么突然那么没有理由,让我自己都猝不及防。我妈和三姐忙问怎么了,没事吧,我抹着眼泪,嘴里还吃着饭,含混不清的说没事。四奶奶说:“没事没事,孩子见了娘,有事没事哭一场!”我听四奶奶这么一说,觉得好有道理,抹了一把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她们见我笑了,果然是没事,也不再问考试的情况,改聊地里的农活了。

吃完饭,家里没有什么事情要做,我和三姐便去河边捉虾去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