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堪折直须折

最近这段日子,每日都能看到栀子花盛开。 天晴了。天雨了—— 我应该感到惊喜和幸福。 西红柿已经有些大了,有一个…

最近这段日子,每日都能看到栀子花盛开。
天晴了。天雨了——
我应该感到惊喜和幸福。
西红柿已经有些大了,有一个的绿开始透出白。它离红应该不远了吧?苦瓜是碧玉色。妈妈说,过两天就可以摘下来吃。还有,丝瓜在开花,那些长须的玉米很快就会熟了。
我的家紧邻妈妈的家,二爷的家,小叔的家。
我喜欢我们村子的名字:小桥村。我喜欢经过它的那条河:瓦池河。
小桥流水人家。
瓦池河过去,就是环城路。你是知道的,一个地方离城近,那就会逐渐变新。
新自然是好的,这毫无疑问。
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是幸福的,至少我这样想。

随便聊聊的图片

摘栀子花是我每日的功课。
我通常端个菜筐,穿过小池。小池的荷叶长得老高。挨边边上的荷叶喜欢缠我裙子,我只管往前走,耳朵能听见荷梗上的刺挂了裙子的声音。
荷叶的香。
栀子的香。
香香的空气包围着我。

 

我给这个花骨朵拍照时,想,她还是个小姑娘呢。
小时候,我就喜欢栀子花。那时家里没有,我带着隔壁的妹妹钻了屋后人家的篱笆去偷他家的花。有一天,那家的婆婆发现了,她骂了很难听的话。那是一个小脚婆婆,她撵不上我们,就骂。
到现在我似乎还能回忆起她恨恨的样子:她不停地用拐杖点地,嘴里骂骂咧咧。
随她骂。
我们早已跑远,心里有得胜后的喜悦。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很多花都老了。
老了的花会发黄,然后萎谢。
我常常为我失去了最好的青春而感到遗憾不已。
今天早上听马未都的《一个人最好的状态是什么》,里面有这样的句子:如果我所有的、现有的,不管是精神的,物质的,还是这些财产,我愿意换回我的年轻。我都不要说换回我的二十岁、三十岁,你换到我四五十岁我都会很高兴,那我会有一个我最佳的状态。
我拿什么和人换呢?
也许,现在的我,就是最佳状态的我。

 

喜欢这将开未开的样子。
看着它,心里有无比的温柔。
上次有人来摘花,我说,摘那些开放了的。还没开好的,先留着吧。
留着能怎样呢?
但心里舍不得呀。
舍不得。
舍不得一朵花。舍不得这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
兴许它能长生不老,永远十八。

 

栀子花

起风了
栀子在摇动
其实,不摇动也好
我默默
站在好闻的空气里
深呼吸
又无限地伤感
忽然想起
多年前卖栀子花
还是轻灵的少女的日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