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端午节——猪牙草车前草麦穗荷包蛋

春去夏来,日子的脚步总是看似缓缓,实则匆匆。 春节过后,在不知不觉中,过完了正月十五,二月二,清明节,终于轮到…

春去夏来,日子的脚步总是看似缓缓,实则匆匆。

春节过后,在不知不觉中,过完了正月十五,二月二,清明节,终于轮到端午节了。

小时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慢,大概因为总是在盼节日的缘故,越是盼,便越觉得迟;长大了,节日总是不期而至,总是临近某个节日了,才恍然意识到这个节日来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前两天看到菜场有卖艾草的,今天在路上就碰到陆续有人买了艾草带回家。

南方人有在过端午节时在门上插艾草和蒲草的习惯。

割新鲜艾草和蒲草几枝,用红绳绑在一起,挂在或者插在门上,这和我们北方老家过清明节插松枝柳条的含义差不多,都是希望驱虫避邪,给家人带来福气。

 

古朴的江南水乡,因为艾草蒲草的装点,不仅有了田野间的清新气味,还增添了一种绿的生机,让人顿生无限遐想。

 

除了插艾草,南方人还会包粽子,吃粽子,赛龙舟。

用新鲜的箬竹叶,裹上早已泡好的糯米,里面塞上各种馅料,红枣、红豆、豆沙粽子,还有肉粽、蛋黄粽,肉加蛋黄粽子等等,南方人的粽子馅料总是五花八门,口味各不相同,小巧精致。

 

但在我这北方农村人的记忆中,端午节却是另一番模样。

记得小时候在老家,每年端午节前后也是麦子成熟的季节,家里大人都是忙匆匆的,但是不管多忙,端午节这天早晨总要吃一种荷包蛋。

一大清早,太阳还没露头,当我们还在酣睡的时候,母亲就挎着筐出门了。

踏着清露,在田间地头连根挖上几颗车前草(我们老家叫车辙子)和几颗猪牙草,再用镰刀割上一把正黄稍的麦穗,当然有些年份,因为端午节来得迟,麦子早就割完了,麦穗就无法得到。

 

母亲把车前草、猪牙草和麦穗拿回家之后,用清水洗净。

刷一口小铁锅,放在火炉子上,锅内舀上一锅清水,把洗好的车前草、猪牙草以及麦穗放入水中,点火用劈柴烧开水。

再拿来早就攒好的一瓢子鸡蛋,一个一个地打入锅中,煮一会之后,轻轻搅动一下锅底,五分钟左右熄火,这一锅猪牙草、车前草荷包蛋就做好了。

母亲用玉米裤包着铁锅的两个小耳朵,端了这一大锅荷包蛋进堂屋,便喊我们起床。

我们起床后,闻到这一锅散发着独特味道的荷包蛋,便知道盼望着的端午节到了。

只见桌子上早已经摆上一圈大白碗,每只碗底都有一勺红糖,母亲正在往碗里舀荷包蛋。

小孩子每人给舀两个荷包蛋,因为给多了也吃不完,那时候总觉得加了这两种药草的荷包蛋,味道怪怪的,吃起来要憋着气吃。

 

或许因为可以就地取材,小时候我们过的很多节日都会吃鸡蛋或者小公鸡。

像清明节,我们会煮了鸡蛋来染,端午节会吃猪牙草车前草荷包蛋,七月十五和八月十五父亲便杀小公鸡炒了来吃。

现在想来,确实是因为那时候在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着鸡的缘故,鸡和鸡蛋对老百姓来说是最容易弄到的东西,平常也不舍得吃,因此过节用它们最合适。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端午节就是吃猪牙草车前草荷包蛋的节日,连粽子是什么都不知道,更没见过。

 

直到有一天中午饭后,我去小伙伴家喊她一起上学,发现她妈妈正在给她剥粽子吃,我才知道原来粽子是长这样的:一层绿油油的皮裹着白白的一坨大米饭。

 

她家的粽子还是在县城上班的一个堂叔买了送给他们的,当时觉得那粽子一定很香,内心还真羡慕的不得了,羡慕她们有粽子吃。

其实那也不过就是红枣糯米棕,可在当时却觉得这糯米粽就是好东西,因为没吃过,没见过,物总是以稀为贵的嘛。

 

现在不管是不是过端午节,粽子想吃就能吃到,各种口味一应俱全,但是猪牙草车前草麦穗荷包蛋却是有些年头没吃了。

不知道,在粽子已经唾手可得的这个节日里,现在还有多少人会在端午节的时候仍然吃猪牙草车前草麦穗荷包蛋。

原来不知不觉中,小时候不稀罕的东西,长大后却成了最稀缺的东西。

怀念小时候端午节母亲煮的那一锅猪牙草车前草麦穗荷包蛋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