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2日记

闷热又潮湿。 没办法,每年都必须经历的天气。 早起去买菜,看见有人在撒谷子。 水田整得平平展展,黑泥巴似乎泛着…

闷热又潮湿。
没办法,每年都必须经历的天气。

早起去买菜,看见有人在撒谷子。
水田整得平平展展,黑泥巴似乎泛着光。我仔细看了看,水田周围是一圈沟渠,很明显是留着育虾苗的,嗯,也兴许是还有小龙虾没卖完,但又不能误了谷子的节气,就只能这样也说不定。
也有把所有的虾稻田都整得光溜溜了,全部撒谷子的。
现在种地和妈妈他们年轻时不一样了。
我对农活一窍不通。

每个周末都忙。
上午带几个孩子。孩子我是喜欢的,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让他们有进步。我总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太认真了自己就累,但我还是很感谢孩子。
下午与安安练习书法。想明天继续去,难得她多放两天假。
同样的帖,我与安安临出来的感觉是不同的。
说到底,写去写来,我们就写成了自己。

今天炖的鸡子不错。
另,我买了两斤多肉,两斤饺子皮,一斤火腿。
“明天早上包饺子吃啊。”
安安拍手,说:“太好了。”
明早去菜地割一点点韭菜放里面,香。
早上看见人买艾蒿。
端午的仪式感。
邹先生说端午不放假。又说今年休息得多。

妈妈这几天腿疼得厉害,她说就是坐下来了难得起来,骑车腿不疼,下车疼。
前几天她去医院检查,医生是腰椎间盘突出症。我很早以前也这样疼过,后来是怎么好了?忘了。
那时才二十出头,芷涵很小。
疼痛是不能替代的。

晚上散步时看见一年蓬开得漂亮,对准它们拍照。隔着一条沟,有小女生喊我:“阿姨,你在干嘛呢?”
“我给它拍照呀。”我大声,“你看它多漂亮。”
“哦。哦。”她答,又对旁边的小男孩说:“听见了吧?阿姨说那花很漂亮,给它拍照。”
在这条路上走,经常有不太认得的四五岁的小朋友与我招呼。有一次,有个小姑娘与我搭讪,她喊我阿姨,又说她认识我。
“我知道你。你是源源哥哥的老师。”她歪着头看我,笑模样。
“哦。那你叫什么呢?”
“我是小满呀,你不知道吗?”
“小满呀。小满的名字真好听。”我笑,又摸了她软软的小辫子。
她自己也摸了摸,“我奶奶给我梳的。”
她走路的时候,那小辫子就一摇一摇,真是可爱得很。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