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麦黄时

一望无际金黄的麦田随风翻起层层波浪,好似仙女浣纱,胜似大地靓金牌,微微南风吹的沙沙作响,飘来阵阵新麦的清香,沁…

一望无际金黄的麦田随风翻起层层波浪,好似仙女浣纱,胜似大地靓金牌,微微南风吹的沙沙作响,飘来阵阵新麦的清香,沁人心脾,令人陶醉。这丰收的美景就在眼前,不由自主地让人想起流传民间的佳句:“千年收割弓背腰,如今收割不用刀。”这确实是如今新时代农民走出艰苦劳作的真实写照。

回忆昔日收麦的情景,在那集体化大生产时,人们私心严重,只为挣工份而磨工,生产积极性不高,粮食产量只减不增。当刚承包到责任田时,饿怕了的人们生产积极性特别高,父辈们到处开荒种粮。那收割打碾的情景历历在目,不由得让人想起父辈们艰苦的劳作场景。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从小麦扬花灌浆起就开始做准备,平整碾压好晒麦场,买好杈把镰刀扫帚,每天去各各山头瞧望,看看那块地里麦子能下镰收割。从不太黄开始收割,需要十多天时间。在这期间没有一个闲人,奶奶常说:麦黄糜黄绣女下床。叫我们姊妹也不要闲着,跟在大人后面拾捡漏下的麦穂,那火辣辣的太阳好似燃烧的炭炉浓罩在上空,炙烤的衣服发出阵阵烟熏味,麦地胜过蒸笼,热的人透不过气来。收割麦子的人们汗如雨下,湿了衣背,湿了胳膊,沿着眉梢落在刀刃上,打湿了泥土,粘满了裤脚。麦芒戳破了双腿,刺伤了粗糙的手,刺伤了沧桑的脸颊,犹如针刺,胜过蜂蛰,那钻心的疼痛,是人们无去用语言形容。

 

但从来没有人敢歇息,因为,收麦那是龙口夺食,需要粿粒归仓,要抢好天气,常言道:蚕死一时,麦黄一晌。农家每到麦黄之际,为了避免风雨灾害,所以,需要抓紧时间抢收,每天早晨带上馍和水,爬天跪地在麦田里辛苦收割,屈膝捆绑,麦捆在田间站立成行,整整齐齐,密密麻麻一大片,给人一种舒心和喜悦之感。在不知不觉中一轮明月升起,圆圆的月亮犹如一盏夜灯挂在天上,给劳作的人们照明陪伴。此时的人们借着月光,把所有的麦捆摞成小垛,才能起身回家。简单的吃一顿饭菜,那时候收麦,正是青黄不接的困月,所以,每天都是饿着肚子干那么繁重的苦活。

父亲总常说:吃饱饭的日子快到了,趁着好天气赶快收割,天越热越好过镰也快,人也能鼓上劲。我最不爱听父亲这话,向阳山连树影也没有,热的要死,连呼吸都很闲难了,父亲还乐呵呵的说这样话,真让我费解。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是他看到了丰收的希望,有了吃饱饭的盼头,在苦在累心里也感觉到甜甜的。

 

今天在这个山头收完,明天又到那个山头收割,天晴还好,如果一场雨过后,那就更忙活了。要把地里所有的麦捆立起来凉晒,晒干有的摞起,直到所有地里的麦子收完。大人用扁担挑,孩子跟着一起背,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往场里运。运到场里有要跺大麦跺,一连摞几个大垛,当麦垛摞起时,人们悬着的心才能放下。常说终于收回来了,在不怕老天起祸端了。

接下来才能打碾,那时候都是牲口带石碌瓷碾麦,两家一对牲口,你碾一场,我碾一场,互相帮忙翻场扬场。人没有闲暇时间休息,牲口也累的够呛。一连二十多天的收割打碾,累的大人小孩瘦了一圈。但人们看到各家场里堆满金黄的麦粒,个个脸上洋溢着满意幸福的笑容。

 

如今只要麦子成熟,那一望无际的麦田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火速收割完毕,麦子不用那么多繁琐工序,直接上场凉晒粿粒,一两天迅速归仓,显示了现代化耕作的优势和高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