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鸡司令

学校要收钱,我很忧伤,跟在鸡司令身边,看她喂鸡。 鸡司令养着四只鸡,有牡丹白、胸膛红、帽帽花、毛裤黑。 那天,…

学校要收钱,我很忧伤,跟在鸡司令身边,看她喂鸡。
鸡司令养着四只鸡,有牡丹白、胸膛红、帽帽花、毛裤黑。
那天,毛裤黑病了,冲鸡司令咯咯蛋咯咯蛋地叫。鸡司令去看了,空窝。哄人哩,病糊涂了,她把它双脚捆住,反扣在竹背篼底下。
牡丹白、胸膛红,帽帽花,听见鸡司令敲打瓦盆的声响,飞一般向司令奔跑。鸡司令“粥粥粥”唤着。我心烦,踢了竹背篼一脚,毛裤黑惊惧地叫唤,向鸡司令求救。司令骂我,你闲得很,做作业去,再没事了河湾里洗石头去。鸡司令是三寸金莲,走不稳,拄着拐杖,急惶惶走过来,掀开背篼,看五花大绑的毛裤黑卧在里面,骂骂咧咧地走了。
鸡司令在家喂鸡,用蛋换钱,一个蛋九分钱。
鸡司令只要敲着瓦盆喊“粥粥粥”,鸡们就会咯咯叫着飞向她。
鸡司令是我家最有钱的,我和鸡们一样围着司令转。
“又咋了?”鸡司令问我,“打架了?”
我摇头。
“要钱?”
我点头,低头抠指甲,嘴巴微微一撇,哭起来,明明咱家没钱,学校还老收钱。
“哭啥嘛?鸡屁股里有的是钱!”
鸡司令拄着拐杖抓鸡。
三只鸡受了惊吓,咯咯咯叫着绕着司令跑。
我在这边堵,牡丹白从司令手下滑走了,帽帽花从她胯下逃跑了。
只有胸膛红笨,吓得两条腿打哆嗦,慢慢瘫软下去,乖乖伏卧在地下,我摁住了它,看你往哪逃。
司令把手指伸进鸡屁眼,说有呢,等你走时就下了。
吃完饭,我把帽子里扣着的废纸用针线串成一个算术本,扛了小方桌到鸡窝前,趴在方桌上演算题,等胸膛红给我一个奇迹。我感谢胸膛红,要不是它,我连个一毛三分钱的算术本都没有了。
胸膛红不负期望,炫耀似的叫着跑向司令。
我看到两颗蛋,一个白色,一个粉红,可爱地蹲在鸡窝里。
司令来了,后面跟着胸膛红,邀功般地叫;牡丹白、帽帽花像是勤务兵,紧跟在后面。
“平儿,够吗?”司令皴得开裂的手心里躺着两颗蛋,“要好好念,书念好了,才有出息。”
我接过两个蛋,装在口袋里,用手轻轻护着它,上学去了。
傍晚回来,司令倒下了,再没有起来。然后,我看见人们搭帐篷,司令躺在上房的麦草地上,脸上蒙着一张黄纸,再接着司令进了一个木箱子,众人抬着上了山,变成了一座土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毛裤黑还在竹背篼下,休养。
胸膛红、帽帽花失踪了。
牡丹白,那些天不怕人,在人们脚与脚之间找到了一只鸡应该有的位置。它一会在这儿张望,一会儿在那儿静想,一会儿悠闲地闭着眼睛,一会儿则咯咯咯地叫。司令出殡时,牡丹白大步流星,跟在人群最后面……
司令走了,牡丹白可能想着司令只是出远门吧。
我去喂它,它绝食。
牡丹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它抬头挺胸,从院子南边走到北,再从北走到南,来来回回地踱步,俨然像个将军。
我们全家人看着牡丹白,哭。司令不是别人,是我奶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