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季节更移,世间方熙熙多趣

1. 好大风。 小时候,我们说起“南洋风”了。 树叶子在风中翻卷。荷叶在风中翻卷。玉米的叶子也在风中翻卷。 风…

1.

好大风。
小时候,我们说起“南洋风”了。
树叶子在风中翻卷。荷叶在风中翻卷。玉米的叶子也在风中翻卷。
风吹得所有叶子啦啦地响。
阳光明晃晃的。
鸟不怕热。在风的间隙,我能听见鸟的叫声。
一只飞向窗檐的麻雀,被吹得在空中打转。它大约是用尽气力在维持平衡,不让自己翻滚。能觉出它是想直线下降的,但风吹得它斜斜跌落到桃树那去了。
咔嚓一声响,是什么铁质的东西被风卷起撞击到墙壁的声音。像是妈妈家的遮雨棚的角角,又或许就是我家窗户上的遮雨棚的角角。

2.

去地里扯一指小葱,以备午餐时用。回转时看见地上一颗红李子。红李子被鸟啄了一小半,我捡起,大声对爸爸说:“咧李子留不住了,快点摘了算了。要不然,雀嘎子要把它们吃完啦。”
爸不作声,也不知道他听见没?
妈妈早上去工地时,交代爸点黄瓜籽。早黄瓜快罢园了,得点迟的。
“迟的没早的肯接吧?”我问。
“嗯。管它呢,有点吃的就好。”妈说,转头,对爸爸:“你不要憨里憨气,蛮热了还在菜园里不进屋咧。”
“我搞哈子就进来看电视的。”
此刻,我把眼睛投向门前的菜地。丝瓜花明朗,柿子树沉碧,远方,蔓延的绿里,所有的植物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一种壮美。

3.

一年蓬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植物。
我起初并不知道它的名字,我叫它小野菊。它的确是像小小的菊花的,凑近闻,它散发一种淡淡的苦香,这让我惬意。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特有的喜悦?
一年蓬大都生长在河畔沟边。风吹过,它们轻轻摇曳,那种洁白里点缀着黄蕊的小花看起来十分生动。它不张扬,却有一种灵动的美。
有一次,我采了一大捧带回家插在装了清水的玻璃瓶里,期待它们能陪伴我几日。嗯,很失望,它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就露出疲惫的姿态。
是谁说:世界上的事物在速度上,衰落胜于崛起。

4.

正因季节更移,世间方熙熙多趣。(徒然草)
农历五月,家家插菖蒲辟邪,田间一片葱茏,样样引人注目。
忽想起多年前的某个夏日,五岁的弟弟从地里抱回一个大青皮南瓜。南瓜太大,他太小。他是哼哧哼哧喘着气抱回来的。
“妈妈,地里好大一个西瓜,我摘回来了。”他来不及抹满脸的汗,有点小骄傲。
“啊?”妈妈从厨房里出来,“我的个伢,咧不是西瓜,咧是南瓜。”
“西瓜就是这样子嘛。”弟弟的情绪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哦,妈妈明日去卖菜了给你们买个大西瓜回来吃。”妈妈安慰他。
后来,妈妈去卖了长豆角、辣椒、茄子,果然给我们带回一个大西瓜。
十六斤。
我一直记得那个西瓜,红艳艳,甜津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