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tu已经工作半年了。 回想起工作前的那些壮志凌云,有些幼稚,有些害羞,有些愧…愧疚,倒也没有。本tu是一个…

tutu已经工作半年了。

回想起工作前的那些壮志凌云,有些幼稚,有些害羞,有些愧…愧疚,倒也没有。本tu是一个很厚脸皮的人。

人投入不同的社会,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工种,都会产生有不同的变化。我喜欢的王星星说,当她工作两个月后,某个夜晚开始伤感,犹抱琵琶半遮面,宛如宫斗女主进宫前和进宫后的蜕变,泪如雨下:我已不是从前的那个我。(手绢擦脸)

有些话,只能跟同个工种的朋友说才懂。写代码的it朋友说,当她解决了某个bug,很想和人分享,但由于领域太私密不是能让大家一眼就能欣赏的:这幅画真美,这场秀令人晕眩。尽管她的内心欢呼程度不亚于在宇宙放烟花爆炸,她也只是默默发一个限时IG动态,然后由可爱的同事们捧场。当克制着她的开心,她知道了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社会人。

工作后才知道,曾经那些自己觉得很烂的决策,很烂的成果,也许也是有一个团队精心构造出来的。以前的自己当了很多次消费者,亦是享受者,是评价成果的人。工作以后当了生产者,从台前到幕后,知道了结果烂不是大家的本意,但是whatever,总有人要为成品负责。热忱很重要,但不是有热忱就可以,爱能温暖人心但不能物理生电。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大半年大家都正面地或被迫地接受了由疫情带来的生活的改变。国内偶有小爆发,国外仍有如洪水猛兽。前段时间印度感染人数高涨,在开会期间得知我的老板的上司,突然去世了。与我并无直接交集的一位印度大老板,隔着屏幕看着照片,只是看到照片也令人格外扼腕叹息。

同时,号称宇宙超级无敌it公司的本司,完完全全地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在宅的办公系统。全球网络化。全部网络化。我们生活在一个类似《黑镜》的世界里。由于病毒阻断出行,出行了也不敢像以往一样玩得放肆。我们高度文明,精神高度自由,身体高度不自由。

 

但是生活又有开心的,出糗的,好玩的瞬间。周末我去美容院做了spa,结束后换衣服时裙子拉链拉不上,店里的小姐姐们过来帮我,她们人太好了,可我是刚做完spa耶?用店里的仪器测做完瘦了0.5kg,但是裙子却穿不上了。这家店的仪器值得信赖吗?这样胡思乱想着,又马不停蹄去做了普拉提,换衣服时还是没换上,又有温柔的姐姐帮我了。好囧好囧。我发誓瘦下来之前不穿那条裙子了。

 

人类在大灾难来临的时候,会想着:我只要活着就好了!但是灾难过去,就不会真正意义上的躺平了。要买哪支基金和要去哪个健身班同等重要。这是很现实的,也是很可爱的,活色生香的日常生活。

 

Oh my life~oh youth~永远在路上的生活。

 

————“是个普通人,也做个努力的普通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