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胜塬曹杏黄了

每当麦黄的时候,早胜塬的曹杏就黄了,曹杏味美香甜,想起来就流口水,想吃曹杏的友友欢迎来早胜摘杏来! 公路两边多…

每当麦黄的时候,早胜塬的曹杏就黄了,曹杏味美香甜,想起来就流口水,想吃曹杏的友友欢迎来早胜摘杏来!

公路两边多是苹果园,难以看到麦田,车进入乡村路,才见到麦田,麦子已到了成熟的季节,蔚蓝天空下涌动着金色的麦浪,麦黄了,杏也黄了。鸟儿不停的叫着“算黄算割”、“算黄算割”,提醒着农人抓紧收割,颗粒归仓。上周还泛着青呢,一周一个样,尤其夏至后的雨,是麦子的断命雨,麦黄的更快,再过几天就到了农民搭镰的时候,俗语说“龙口夺食”。这在以前,收麦时节全民总动员。现在塬上的麦黄了,联合收割机就来了,收割变得简洁,方便了,整个早胜塬的麦,两三天的功夫,就不见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早胜塬上的麦田泛着金浪

 

早胜塬的曹杏比较出名,为什么叫曹杏呢?宁县境内嫁接杏树有较久的历史,嫁接成的杏树称接杏树,果实大于土生品种,土生品种杏小,早胜人称“柴杏”,杏仁苦。接杏呈绿黄色,皮薄、肉厚、汁甜、杏仁为甜味。曹杏即其中最佳品种,因出自中村曹家村得名,现主要产于早胜的大庄、中村的曹家一带。果实圆形,成熟后呈金黄色,带红晕,酸甜可口。主要为鲜食,也可晒成杏干,也可加工成杏脯发往世界各地。

 

图片西头沟里坡绿了

 

站在沟边望去,满沟满洼的树,郁郁葱葱。西头沟绿化的好,看来这么多年退耕还林做的不错,青山绿水。一站到沟边,氧气也充足,当下心清气爽,这满眼的绿让脚下的这块黄土地生机盎然。沟底隐约可见的蓝色板房是杏园主人的家,杏园就在沟底,主人在沟里养了些鸡,是散养的,散养的土鸡下的鸡蛋,营养丰富,很受大家喜欢。

 

 

这条沟路车子可以开下去,其实一行人走下去更有韵味,坐上车少了些乐趣。

 

到了沟底,有只大黄狗坚守这片阵地。杏园的女主人,好客,朴实,立即找了几根长棍子,与我们一起去打杏。

 

 

最喜人的是山沟沟里那一树树杏儿,红了半个脸蛋儿,如害羞的小丫头,那半边掩藏在绿叶间,尤其树梢上的是黄里透红,煞是好看,令人垂涎三尺,吃一口甜在心里,唇齿间留有丝丝的芳香味。杏儿是那么娇嫩,棍子打下来落在草丛中,草丛中的曹杏是格外的诱。这打杏还是有讲究的,杆子要打在在树干上,靠震荡落下。我们一一拾起,似一枚枚红玛瑙,放进袋子。杏不能熟的太软,熟透了的,只有甜味,牙齿不好的老太太最喜欢这一口;不成熟时,只有酸味。吃曹杏最喜欢那种不软不硬的,只有那种枝头透着半个红脸蛋儿,脆中甜略带酸,是最佳的。

 

杏树的枝条是很脆的,很容易断,站在树上都得当心,前些年每当杏子黄了的时候,为摘杏子总出事故。杏园的主人会上树,她站在树杈上,摘杏,我们不断提醒注意安全,哪怕少摘几个都行。

 

站在地下实在够不着的话,一个人用棍子把枝头拉下来,其他人拽住树枝,把杏儿一一摘下来放进袋里,摘杏直接是一个合作的过程。一边摘杏一边吃,吃了两三个就满足了,树梢上的杏太多,可惜挂在枝头摘不下来。只好用棍子敲打下来。

 

 

谁知等拿回家,杏儿的皮太娇嫩,用棍子打下来的杏,到了第二天在瞧时,已惨不忍睹,跟美人毁了容差不多,味儿都变了。最好的是一个个从枝头摘下来,轻放轻拿,把它跟宝贝似的,否则就破了相了。

 

无公害无农药的杏,摘下来发到全国各地,让远在他乡的亲人、朋友尝到了家乡的曹杏。物流带来了便利,邮费相对是比较昂贵,拉动了物流,给本地创收不多,可怜的农夫,一元一斤什么概念,太廉价了,就这杏园的女主人亲自上树摘杏,带有风险,我们几个一起摘杏,给主人付的钱不及一箱邮费的费用。这让农产品情何以堪?

 

杏黄的季节,也是桑椹成熟的季节。在一棵杏树旁,黑黑竟然发现了一颗小桑树,“大家吃桑儿来!”,黑黑一提醒,大家被桑儿(桑椹)吸引住了,都转移到这棵桑树跟前了,摘一颗紫黑色的桑椹放进嘴里,跟蜜一样香甜无比,这种久违的感觉,多少年没吃到了,忽然勾起童年的记忆,儿时的口袋里经常藏几只桑椹染紫了衣服,常常为此被妈妈批评,桑椹染过的很难洗下来。竟然在这沟里有一棵桑树,或许是一只鸟儿从什么地方衔来的种子,落地生根发芽,树下铺了一层黑色的桑椹,现在正是桑椹熟透的季节,大家围住了这棵桑树,边摘边放进嘴里,一会儿大家满嘴都是黑紫色的,手上沾满了紫色的了。给女儿留了些带回家,这也是意外收获,让小姑娘尝尝这美味。

 

医生朋友还在沟里拾了一把曲曲草,说晚上泡脚最好,消炎杀菌,治脚气,防脚臭。曲曲学名叫“苦苣菜”,这种野菜清热解毒,也能食用,有首诗“十年苦苣今何在,百日饥餐冷使用。菜根嚼劲人间味,一碗羹汤犹可病”。连日的雨后,沟里长出的“地软软”也叫“地皮菜”不少,随处都可捡拾到。“地软软”可凉拌、热炒、熘烩、作汤、作馅都行。拿回家,洗净,与豆腐和在一起,包“地软软”包子,就是一顿美味。

 

杏园的主人养了些鸡,还养了几只鹅,那几只鹅闲庭散步。散养的鸡下的鸡蛋味更鲜美。那些吃货一见到那些鸡,跟主人商量着,想变成餐桌上的美味。

 

若搭一口锅,拾一些柴火,来个小鸡炖蘑菇,喝口小酒,生活生龙活虎起来,岂不美哉?

 

在下山的时候,发现了两只母子羊,那家伙看我过来了躲进树丛。它们可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鸡、鹅、狗儿、羊儿幸福指数挺高的,主人也挺忙的,田园生活过得美滋滋,主人说网也有,网络是山沟里与外面世界也不陌生,水、电都通着里,什么都不缺。

 

在树下,沏一杯茶,小憩片刻,约几个朋友摆摆龙门阵,拾些野味,摘几个曹杏儿,倒也是神仙过的日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儿也成了世外桃源。

 

因生在农村,对脚下的这块黄土地的炽热、深深眷恋,是根植于心的。这沟里的每一根草、每一朵花、每一枚果实都是芬芳无比。无论身在何处,只要踏上这块黄土高坡,就接上地气,黄土地上的每一个生灵皆是那么美妙无比。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