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之间

恍惚之间 穿花裙子的妇人一手抱着个圆圆脑袋的两岁小儿,一手拎着一袋子菜沿着人家屋檐根行走。我定睛看,原来是兰姨…

恍惚之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穿花裙子的妇人一手抱着个圆圆脑袋的两岁小儿,一手拎着一袋子菜沿着人家屋檐根行走。我定睛看,原来是兰姨。许久不见,她看起来苍老了不少,眼窝陷得有些深,额前半灰半黑的碎发飞着。

恍惚之间,眼前跳出二十年前的她与男人扭打在一起的情形。她自不是男人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滚得浑身是泥。男人并不理会她,躲进屋里,再不出来,任她声嘶力竭地叫骂、哭嚎。人们站在街边躲雨望天,也看兰姨。天在飞雨,兰姨坐在路面上,蓬头垢面,像裹了黄泥的盐鸭蛋。
许是爱吵架的缘故,她的男人其实很少在家。用人家的话说,落屋就吵架打架,哪个愿意回来?是兰姨不够温柔,还是她男人早已家外有家?我是个外人,自然是不知的。

“听说她男人回来不和她过夜。”有人神神秘秘地。
“不过夜就不过夜,你玩我不会玩啊?”也有人不屑一顾。
我那时结婚不久,夫妻间这样的问题我有点闹不明白。
“两个伢都这大了,叫我是兰,我就只管把伢带好。伢是他的,还怕他不拿钱回来读书。咧吵得也吃亏啦。再说,你一天到晚吵,他一年上头不落屋,只误了两个伢。”这是上了年纪的陈妈的话。
现在看来,陈妈是一语成谶。

兰姨的女儿那时考取荆州师范(现在的长江大学),不知兰姨与她男人是怎么想的?反正她女儿没有去读,直接去打工了。再后来,女孩远嫁,生儿育女。
不几年,兰姨的儿子高中,还没毕业就退学了。
“糟蹋了一个好伢。”陈妈说,“兰咧小儿子读书蛮行,他同学说他每次考试都五六百分,是个重点大学的料子。”
据说重点大学料子的男伢在高二那年因没钱缴费回了家。再后来,男伢与亲戚在建筑工地上断断续续地做工。
几年后,男伢抑郁症了。也许他早就有了,只是没有显现而已。

“玉莲姐,我们这有一件事,我觉得好奇葩。”隔壁小妹对我说,“我没想到都这个年代了,我们身边居然还有这样的事?你说他们怎么想得出来的?”
“什么事?”
“XXX(兰姨儿子的名字)不是抑郁症啦,兰姨说她儿子这样子肯定讨不到媳妇,要她女儿多生了一个伢,说他们养着,以后给她儿子养老。”
“啊?”我惊讶,“她女儿愿意?”
“生都生了,兰姨都抱回来了,今天洗满月酒,我们还去上人情了,就雅芳酒店。”

在我的印象里,兰姨其实是勤快的。多年前,她贩菜贩瓜,早出晚归,骑着个自行车,驮着两个大竹篓,走乡串户。后来,她的公公婆婆老去,她接手他们的铺面,卖日用百货,连带着开茶馆,开启了她的好时光。
只是这好时光显然来得有些迟,那时她的女儿、儿子都已退学,她赚的那些钱已经换不回孩子们的读书时光了。

一个人该怎样过才不枉费这一生呢?一个人有了孩子是不是应该把全身心都放在孩子身上呢?像兰姨,兰姨的男人,他们在自己渐渐老去之时,又迎来一个小小儿,到底是对还是错呢?这个小小儿,真的会在他们老去之后,与他们的儿子相依相伴吗?
莫名地,我有点担心起来。
担心什么呢?我似乎并不明了。
我只知道,我是希望这个小小儿能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过一种正常的、温暖的生活。

一恍惚,却不想絮絮叨叨了这么多。
起身,来至窗前,只见一只雀儿拖着长尾巴从眼前掠过,消隐在绿荫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