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馒头干的味道

同事给我一袋子硬梆梆的馒头干,其实根本不想要,从来对常州老人用馒头干泡粥吃,嗤之以鼻。 同事兴致勃勃地比划着如…

同事给我一袋子硬梆梆的馒头干,其实根本不想要,从来对常州老人用馒头干泡粥吃,嗤之以鼻。
同事兴致勃勃地比划着如何吃馒头干才更好吃,泡粥是没有牙齿的老人吃法。馒头干捏着在清水里蘸湿,放锅里蒸,软糯香甜。她又下意识地轻舔下唇:“好吃!”
后来,真没想到,一包馒头干解决了我家好长一段时间的早餐问题,简单方便,可口味佳。
这段时间常加班到夜晚归家,没时间准备早餐的食材。又不习惯买早餐匆忙慌张地吃下肚。喜欢晨风入室,晨光照窗,植物香气氤氲,一切如此崭新惬意,两个人端坐餐桌,认真而缓慢地就餐。不说话,看着他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早起忙活出来的早餐,心里温柔踏实,家的感觉浓郁。享受着餐食带来味觉的愉悦,享受着家的温馨。然后精神焕发,体力充沛地面对一天的工作。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又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晨,我在豆浆机嗡嗡响及鸟鸣声中,添半锅清水,放蒸鬣子,铺上清香的竹叶,开火烧之。抬眼间撇到橱窗外玫红的晨曦洒满窗,兰花草的叶分外妖娆,惹得做早饭有了雅致的情调。再低眉打开封闭结实的馒头干袋子,雪白的馒头干发出干唰唰的窸窣声,弥漫着浓浓的麦香与阳光的味道。拿起一枚,细端详,白白的半月状,点着喜庆的洋红,缀着麻麻点点墨亮的黑芝麻,还露出裹在里面红枣的星点红艳,色相清丽。摸起来手感极干硬,吸足日光,收尽水份。我边把馒头干一枚又一枚地沾湿水,摆锅里,脑子里呈现出曾经留下些轻描淡写的画面,那些画面由最初的不经意变得神圣而庄重起来了。图片

初到常州住乡下,过第一个春节,蛮有春节氛围。刚入腊月,这里的人就开始办年。好几家中老年女人合伙固定在其中一家,大灶大铁锅垒三五个竹蒸笼,木头柴架火,烟熏火燎,蒸汽腾腾,说说笑笑忙好几天做馒头,氛围热闹红火,整个村子飘着袅袅麦香,祥和,富足,烟火。

接下来,择阳光明媚日,老人们聚到阳光照得到又避风处,开始切馒头片。温暖灿烂的阳光下那么多的老人,齐刷刷用菜刀不慌不忙地切自家精心制作出来的手工馒头,我很好奇,凑过去,老人们个个热情温和,操着江南语齐声让我吃馒头。我的故乡是面食为主,自从到了江南,极少吃到面食,总有不合口味的寡淡感,见着慈祥的老人们塞给我的白面馒头,一种久违的亲切的馒头味扑鼻,甚至有种身临故乡亲邻知热知冷的乡情意境里。我自然不假惺惺地客气,接过来即吃。江南的馒头,是糯米酒糟做引子发酵,沁着天然的醇酒香,形状是椭圆形,白软饱满,我老家称之“卷子”。我急切地咬一口,吃起来口感松软细嫩,有面包的柔韧软绵。唯有点小失望,江南人喜甜食,和面时入了糖,甜腻味压没了纯麦香味,吃不出我熟悉的味道来。以至于在以后的岁月见到江南的馒头,生不起好感。且我对他们不喜食刚出锅宣乎乎的新鲜馒头,喜食晒干的馒头片儿,难以理解与认可。

而江南人对自家制作馒头,再加工出能长期保存的馒头干,这一过程做起来一丝不苟,甚至生出浓厚的传统民俗的仪式感。馒头切好片,整齐地摆列竹筛,放在太阳下自然风吹日晒。每家门前晒着一筛筛馒头片,自成一道别致的村景。风好日好,馒头片由软缓缓变地干脆,温婉朴实的主妇们,半天给馒头片翻个身,不几日变得永不变质失味的质地优良的馒头干。贤惠的家庭主妇趁着馒头干的体内滚烫着日光的余温和风的芳香,细心地装入塑料袋,密封起来。留着忙碌时来不及做饭,烧白开水或汤粥泡食充饥。看着他们吃得麻麻香,我执拗地觉得这食法不咋地。

在这充满农家田园生活气息的回忆中,锅里蒸馒头干的水沸,冒着雾蒙蒙的热气,香味飘溢,是纯纯的麦香味,很好闻。少许掀开锅盖,白白嫩嫩一锅馒头片,隔着雾气,雾中看花之意,如白白的兰花瓣朦胧清雅,丰腴软润,秀色可餐的模样儿。迫不及待出锅,雪白底色沾着竹叶的淡青,趁热入口,软糯微甜,细细的麦香轻漾,如五月麦田一股清风,妙不可言了。再细细品嚼,有轻微的又沉稳的闷味,有点不适应胃口,其实这是时光的味道,风味、阳光味,还有人情味,凝聚一块的岁月的沉香。只是我还不能接受这种陈旧的闷味,仅勉强下咽了一块,一大碗的细麦粉馒头干则搁置在那里。

晚上下班回来看着细皮嫩肉的馒头干,想想它精工细作融入主人情感的加工过程,尤过意不去,舍不得馊了扔掉。炼热了菜籽油,扔油里滋啦滋啦地煎,香味一缕浓一缕从锅里飘出来,煎至两面金黄,个个像红月亮,是含羞带怯的半边脸的皎月。再洒点盐,看着金黄油流,其实发面馍不喝油,內里萱萱的素素的,一点不油腻,外酥內娇,咸甜适中,我接受不了的那陈旧闷味儿被提炼升华,轻甜香郁,极是隐隐约约的甜意,宛若风吹茉莉花,甜丝丝香喷喷,吃得停不下来了。每天清晨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吃着馒头干,喝着豆浆,就着咸菜,似乎漂泊在外很多年,终于寻找到与故乡饮食一般可口妥帖的饭菜。有着年少时,在隆冬落雪天,家人围坐火炉烤着脆香焦黄的馒头,那样的安暖与知足。

整整吃了一个礼拜的馒头干,变着法吃,素煎,裹鸡蛋液煎,鸡蛋液里洒葱姜花和火腿花煎,放佐料炒,口感滋味都不错,皆搭着现打的豆浆,舒心开胃,简便满足。但我还是最喜欢单纯煎的馒头干,原汁原味,原始的麦香,越吃越喜欢,吃到兴致勃勃,吃出思乡的情怀,大包馒头干没吃过瘾全灭掉了。

没有馒头干的日子,我每天得煞费点心思考虑早餐今吃啥明吃啥。农村城市化建设,使得村庄越来越少,柴禾饭成了稀罕。忽然觉得老人津津有味地吃水泡汤泡馒头干,是一种怀旧的朴素情怀,也许再也吃不到纯手工制作的馒头干,那种熟悉的亲切的味道将消失,有人说那是一种把漫长的光阴岁月中,人对故乡、亲情、念旧、勤俭、等情感和信念都混合在了一起的味道。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