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时

走到单元台阶时,忽而飘来栀子花香,我一愣,见一位少年背着沉重的书包,捧着几朵栀子与我擦肩而过。 呀,又白又胖的…

走到单元台阶时,忽而飘来栀子花香,我一愣,见一位少年背着沉重的书包,捧着几朵栀子与我擦肩而过。

呀,又白又胖的栀子花开了。

请不要怪少年折花不爱护花。在这里,栀子花泛滥的季节,如果你在众人面前采别的花,心虚,别人看你的的眼神怪怪的。而采栀子花却是光明磊落,甚至是应分而烟火的,别人看着你采花的目光惊喜而亲切。这时经过人家院落,都有一棵栀子花,美娇娘似的依着院墙吐香含笑呢。栀子花开时,风、空气、阳光都是香的。老人把栀子花别在衣襟;女子衣裙飘溢,捧着栀子花婀娜地走在路上;孩子把栀子花放在鼻子使劲闻;厨娘做一蝶栀子花炒蛋;我把栀子花装口袋,放工作台,居茶几的杯中与餐桌的小米筛里。时不时揪瓣雪白的栀子花入口细嚼,肥嫩柔软的花瓣抚齿亲舌,口感润滑软嫩,满口醉人的香味里沁出丝丝甜意与浅浅苦意来回绕舌,涓涓潜入肺腑,似田野的清风,似抿了山泉,清口利喉,口齿留香,十分美妙。别的花大都是花蕊香,栀子花是花瓣香,骨魂俱香。

在我的书页里夹着一朵干栀子花,无论何时翻开书,拉起的风丝都是香的,总让我想起那个栀子花开的夜晚——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风的晚上,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草木香,我走在一条花木芳菲的小路上,急着赶回家,无心看夜灯下开着的风雨兰、小雏菊、紫茉莉,我只顾赶路。
走到没有夜灯的那段路,迎面走来一女人,手牵着一小孩,她一边赶路一边唠叨着什么,夜色有点暗,看不清女人的脸,但声音很熟悉, 又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
当走到一棵栀子花树下,那小男孩在与我擦肩而过的瞬间,迅速地用手拉了我一下衣襟,我开始是感觉这孩子不尊重我,冒失鬼一样。握着小男孩手走路的女人,问孩子:“认识人家吗?” 男孩子迟疑着回答:“不知道!” 那女人开始教导孩子不能随便拽陌生人衣角。她们说着话脚步还是匆忙,离我渐远。
我却停在栀子花下,感觉这男孩声音也好熟悉。有一阵风吹来,在初秋,我居然闻到熟悉的栀子花香。就在这好闻的花香里,我想起那个男孩子来。

是在菜根香饭店里遇见的那个男孩子。有两三个月之前吧,我在菜根香里吃早饭,男孩的奶奶是菜根香的服务员,没人照顾孩子,只好带着小男孩上班。
当时我用手机拍我位子旁边的菜根香广告,那广告有古典文学味,是很经典的几句古诗,我很喜欢。我正津津有味地欣赏墙上的广告标语,小男孩轻轻拉我衣襟,踮着脚,肉乎乎的小手举起一朵洁白的栀子花,指着别处的广告牌叫我拍。我当时很感动,心想这个男孩子长大一定是个热心肠温情之人。
还有一次,他把玩具拿给顾客小孩一起玩,玩得正开心,奶奶把他拉到角落,正好是我座位地方,我能听到奶奶的窃窃私语,用温和的口气批评小男孩。不准玩具随便给陌生小孩玩,叫他赶紧把玩具要回来。那小男孩又怕顾客的孩子哭,又怕奶奶生气,两头为难,对着我摊开双臂,像外国人那样耸耸肩,跟个很风度的绅士。
再次回味他刚才拉着我衣襟的瞬间,原来他是在亲昵我,黑暗的夜色里他遇见我,也许有似曾熟悉的感应吧,禁不住拉一下我衣襟,这是友好的招呼。我心里一阵温暖,又一阵栀子花香沁心。
不远处的夜灯照过来,光线不是多么明亮,我还是看见薄淡的光影中,一朵栀子花在夜色里开成月光一样的白。这朵栀子花应该是这个秋天仅有的一朵,多么幸运,被我遇见了。是那个拉一下我衣襟的小男孩,让我慢下脚步,看见了这朵如月似玉的栀子花。我小心地把这朵忘了季节的栀子花掬在掌心,一尘不染的白,纯粹的香甜,如小男孩干净的心灵。
回到家,栀子花放在书桌上。于是,家的风丝都是香味儿,抬头低眉呼吸言语都有了栀子花香甜的味道!
出去旅行回来,那朵栀子花枯萎了,还是那么香,闻到这香味就想起小男孩拉我衣襟的温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