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一百二十二)

第三十六章 1、蒙古虎围的启示 蒙古虎围的舞蹈开始彩排。扮演猎手们的演员正在训练。朝鲁扮演昂钦达正在指挥。 蒙…

第三十六章
1、蒙古虎围的启示
蒙古虎围的舞蹈开始彩排。扮演猎手们的演员正在训练。朝鲁扮演昂钦达正在指挥。
蒙古“虎围”是喀喇沁旗保留下来的一种独特的狩猎猛虎的生产模式,已经演变为当地猎户的后裔们的民俗。胡达古拉和乌力吉、百岁、文秀她们把这一民俗编成大型群舞,目的是为传承蒙古文化,吸引游客眼球,发展旅游产业。
说起来,历史很悠久了。三百多年以前,喀喇沁旗草茂林丰,山林间时有虎豹等猛兽出没。喀喇沁右旗蒙古王爷为了猎取山中野兽,于乾隆年间在叶柏寿、朱碌科、海棠等地选拔强悍勇猛、武艺高强的猎人六十名共计四十户,令他们携家带口搬迁到现在的喀喇沁旗上四十家子村,后来俗称“杀虎营子”的地方建虎枪营,职责专猎猛虎。由此,逐渐形成固定虎围模式,演变为猎虎民俗。
据王府资料记载:狩猎的虎枪营有60人,分健锐(或寻踪)、劲强、坚固、扶翼、精壮、素通6队,每队10人,各持虎枪1杆。虎枪长7尺,枪头长8寸,形如菠菜叶,此6队专任把守要隘。围猎时,每队之后各备炮手10人援助,炮手之后各有撤袋(弓箭手)5名,全旗每次狩猎参与虎围兵力达200人以上,所有虎围人员皆穿灰色马褂、战裙、秋帽、貂尾、足履战靴,腰带火镰、小刀,此外还有短柄镰、斧、铁腿齿等。喀喇沁亲王或郡王任虎枪营事务长,下设总长1人,帮办2人,笔贴式2人,营驻地为杀虎营子。
每年自农历九月十五日起,旗札萨克衙门每天须有4人值班,发现老虎出没的踪迹或有伤毙牲畜的事情,便急速向札萨克衙门管事官员报告。得知虎讯之后,札萨克衙门立即召集3旗6队人马准备出围。先是由王爷召见管围总管,商议集会地点、时间,传谕听差各持召集虎围令旗,一面飞驰左右两翼,一面大喊:“集虎围了!”
蒙古人听此消息,立即通知虎围成员,马上洗漱,料理饮食,其家庭成员在佛前点燃海灯、焚香叩拜,祈祷佛爷保佑猎虎成功,平安归来,并为虎围枪手收拾行装,准备用荞面拌上红糖烧熟的干粮和二斤白酒等,备好马匹在门前等候。一切准备停当,开始进食启程饭,启程饭为“猫耳汤”的一种荞麦面食品。少顷,当差的虎枪手饭罢,披挂整齐,有家中亲人端起佛前香烟燎绕的香炉围着虎枪手右转三匝,并将坐骑熏过三匝,请过护身佛佩在猎人胸前,合家送虎围枪手走出大门外,这时,家庭主妇在佛爷供桌前叩拜之后,双手驮着虎围专用扎抢,送到大门外,单腿跪下为虎枪手的丈夫捧上武器,虎枪手接过虎围扎枪,飞身上马,策马出发,迅速奔王府敖包前集合地点疾驰而去。
随便聊聊的图片
王府敖包前,虎围队伍集中后,虎围主管点卯编队,王府管家通知家庙延请喇嘛9人或12人在府门诵经,并在府门外安置大炉烧香柏之叶,香气远播数里。此时号角齐鸣,虎围枪手集合整齐有序排列,札萨克王身着围猎服装,站在月台之上。喇嘛手捧香炉围绕出猎人马一周,意在让佛法熏染虎围人马,保佑虎围猎手们狩猎成功,人马平安。
而后,札萨克王爷祝吉祥之词:
“罕山之福无疆,
所适收获无量,
神佛保佑无私,
立盼捷旗飞扬。”
虎围队伍出发后,王爷府转回内殿,喇嘛诵念启运经,每日3次。
出发前,虎围寻踪队要准备肥犬1只,并备双响(炮仗)若干,寻踪队到预定地点,先查看虎伤牲畜区域,如发现虎踪即履迹寻踪,那只狗便退回原主。若踪迹不清,则把狗拴在树根,众人各自寻找隐蔽地点藏身。人走犬吠,虎、豹等一类大型肉食动物听到犬吠之声则循声而来,而后,虎围队伍便抓住时机进行诱扑、猎杀。
一般的情况下,到次日早晨,虎围寻踪队便早早前来查看虎迹,见到虎、豹扑食犬后遗留的血肉痕迹,当即飞报总管,总管报札萨克亲王或郡王,同时起队依寻踪队确认,在山进口处驻队,察明地势鱼贯而入,当看到蓝旗会于谷口,即知合围完成。
当虎围寻踪队确知离虎不远时,彼此各递暗号,加强警戒。见到老虎先辨毛色,再分雌雄。雌者性柔狡猾难制。雄者刚猛气大易捕。同时还要看虎是熟睡还是警醒,卧地不起亦不怒者在枪头上绑爆竹向其燃放。使其激怒,同时高声大喊,报告虎位。虎受惊激怒,张口伸腿,以尾左右击地,当前爪抓地欲跃时,虎枪手各将枪柄插地,左足在前,右足在后,双手紧握枪柄,枪头向前待立,激怒的猛虎张口一跳,在其即将落地时,虎枪手将枪头刺入口中,借虎扑之势,从舌根刺入颅内,而在吞口处由两侧铁棍卡住不使落地,如事先无有铁棍,枪从虎头穿过,为防虎足拍断枪柄,跃起伤人,两旁炮手立即开枪,袭击虎之两腋或头顶,使其速毙。
见老虎毙命,猎人齐声大喊:“罕山之主,赐于无疆!”
有的老虎狡猾而不动气,见人躲避,寻隙逃匿,对此不可紧追或放炮袭击,恐其一旦中弹而不立毙者,则匍地而来,其行如风,其力大无穷,可能让附近虎围人员处于特别危险境地。遇到此种情况,虎围人立即高呼,向邻近虎围队友传递虎之去向消息,使其它队围之。如果还不上围,只好任其远去,同时暗地追踪,再行调队合围。
虎围不但十分危险,更不是一件容易成功的事情。有时一天合围之多次,一连数天跟踪数百里,也未必成功。有时一围可以捕获毙杀数只,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了。据传,虎有羞耻之心,羞于饶幸逃命,否则,会不食而终的。
捕得老虎,总管首先查验虎围人马有无伤亡,再行查询命中老虎的枪手、炮手,立即派员飞报旗札萨克亲王或郡王。并令附近村落派出车辆,装载死虎,随猎手带队来至王府门前。预先得知消息的札萨克亲王或郡王着围猎之服饰冠戴,步出府门出迎,此时喇嘛诵“启运经”,吹响大海螺,虎围员弁夹道举械,载死虎车辆从枪械下通过,札萨克亲王或郡王过目后,并命将死虎抬进府门吊在树上。
继之进行惩罚和褒奖仪式。先由王府亲兵将虎围杀虎成员用黄布带子捆绑押到大堂候审,受审人必须是身着短衣免冠的罪犯装束。杀虎的虎围成员被押解上堂参见札萨克亲王或郡王之后,札萨克郡王亲王或假意动怒:
“你们何故擅杀兽中之王?罪该惩罚,先打四十蟒鞭!煞煞尔等的凶气!”
于是,“行刑”之人便用黄布裹着棉花的鞭子抽打杀虎之猎人。此时,被打之人还要假装疼痛,哭喊哀告。
“鞭刑”惩罚表演结束,庭审退堂后。“犯人”便被请到二堂领赏了。
领赏的打虎人必须换掉罪犯装束,衣着整洁,有官衔的还须戴上顶戴花翎。
发奖的仪式一般由协理或梅林坐堂。

受赏的打虎人将死虎拖至堂前接受察验,双膝跪地请安,说明打虎经过,表明自己的勇敢并愿意为王爷效劳等等。协理或梅林听完打虎人的禀告之后,先赏三杯酒,请打虎人当场喝下,然后奖赏银钱、物品以及红契牌子(地契)等。
最后,大厅升坐,大排筵宴,杀虎英雄坐首位,札萨克亲王或郡王赏酒赏肉并赏赐纪念品。宴罢,虎围结束。
田园等人观看虎围舞队的舞蹈排练,当乌力吉、田园、文秀等人看到舞蹈中猎人妻子送猎人出猎之前的情节时,田园说:
“蒙古人的大男子主义也很是厉害!”
乌力吉接过话题:“蒙古民族是马背上的民族,猎手的工作主要由男性来承担。女性则主要是饲养家畜,管好家务。”
文秀说:“男人嘛,就是应该冲锋陷阵!女人就是相夫教子嘛!”
乌力吉:“随着时代的变化,夫妻关系便发生了重大变化了。”
田园:“蒙古女人不缠足,这相对汉人来说,算是一种进步呢,还是保留了原生态生存方式?”
乌力吉:“从成吉思汗箴言里可以看出,蒙古人的战略、战术思想那是相当成熟的。要不然,也不会建立横跨欧亚两大洲的封建帝国。”
田园:“蒙古人治国可就不行了,在历史上只有100来年。”
乌力吉:“据说是的元朝治国相对宽松,因为天灾,再加上政治腐败,便迅速垮台了。”
田园:“这个论点还有些意思。”
图片
乌力吉:“我还有一个观点,那就是一个统治阶级,在没有取得统治地位的时候,对女人是比较宽容的。等他们取得了统治地位的时候,女人便成了被奴役、玩弄的附属品,或者就是生孩子的工具了。”
田园拍手称赞:“有道理!那康熙皇帝看不惯汉人女人裹脚的陋习,颁布圣旨下了一道禁缠令,居然遭到满朝汉族文武官员和社会上的士大夫的强烈抵抗,说是什么‘男降女不降’!最后连皇帝都无可奈何,居然不了了之了!”
乌力吉:“何止是不了了之,到后来,有许多满族女人也开始裹脚了!”
田园:“文化就是这样。那汉族男人一开始不肯留辫子,到辛亥革命清朝完蛋的时候,还有许多人把辫子当做‘命根子’,不肯剪去!”
乌力吉:“这便是文化的力量!”
田园:“咱们搞写作的,就是得注意这个问题。”
乌力吉很是认可作协主席的观点。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