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把手

把孤独两半给予我们 离别则寂灭了宇宙 拥抱而成全了孤独 走进孕育死亡的坟墓 被死亡比喻的器具 盛满憔悴词汇的污…

把孤独两半给予我们

离别则寂灭了宇宙

拥抱而成全了孤独

走进孕育死亡的坟墓

被死亡比喻的器具

盛满憔悴词汇的污垢

倾倒于瀑布

被满心欢喜淹没于欢喜之内

浑身赤裸的杯子里的洞房

吻比思念还要提前

我们就挽为一颗心

你那一半容纳我的朝气与向往

我这一半背靠着哭墙

忏悔我的悲哀与绝望

并同孤独一起焚灯昼夜

温酒一杯青春的炉火

在梦里唇间都清澈的甜

木头在清晨哭泣

那不是他的泪

那是雾霭的泪

木头在火上哭泣

那不是他的泪

那是火的泪

木头在秋天没有哭泣

叶子簌簌的掉落

旁人都说那是风的泪

不哭不闹

冬天的雪

在他身上剔透

五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

父亲也死在脑海里

他寄养在孤儿院

母亲给他录了一年一条的生日祝福

每一年生日留声机都会准时播放

在他十八岁那年

他的遗传病加重了

他想坚持住多听几条生日祝福

那是妈妈唯一的声音

可他熬不过十八岁生日了

在生日前几天

他闭上了眼睛

留声机一天都没有声音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