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

  “妖刀”茶里泡 · 五年不出师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无需再用别的语言去描述,他与她的相遇,…

 

“妖刀”茶里泡 · 五年不出师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无需再用别的语言去描述,他与她的相遇,两句诗已然言尽。

就像那天师弟小韩问我,这个季节还会有什么花要开?
我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就是说花大都已经开遍,春日的繁华如今都换作了浓阴转暖,花落以后是结果的时节,再有或许就是玫瑰,月季之类了吧?
他说,会不会真有山寺桃花始盛开?我们看去。

瓮山村前有座观音庙,庙前的梨花在四月的中旬落了,红墙白花,曾经是一时的禅境。
冉师兄在庙前舞剑的时候,花已落,剑锋所指,一片空无的绿树蓝天。

对面凉亭边上的一排芍药花开了,迎风而舞,和凉亭四根立着的柱子形成一种动静相对的状态。
子寒和下村的女孩对坐于庭前,对境吟唱一曲《游园惊梦》: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姥姥家的小院,开过桃花,开过梨花,开过苹果花,如今的苹果树下,苹果花的花瓣被雨水撒在砖石的青苔间,星星点点。
翔宇操琴,坐在树下拨弄。
一只蜜蜂嗡嗡的在他腰间飞舞,和着他琴声的起伏。
微风徐来,吹动一支蒲公英的绒球,吹动一支干枯的狗尾草,吹动屋檐下一排水缸里的涟漪。

阳光在悠忽间穿过云层,香椿芽的叶子在光影下红而薄透,有如蝉衣。
走过洒满榆钱的小径,看着往日的青瓦土坯墙,看着它们在岁月中斑驳。

我知道。
一个春事已了,一个椿事正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