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中心的上海阿姨 | 真以为只是阿姨那么简单?

像Regus,Servcorp, TEC等等这些在上海的写字楼商务中心,请的阿姨都是人精,人精中的人精当然是上…

像Regus,Servcorp, TEC等等这些在上海的写字楼商务中心,请的阿姨都是人精,人精中的人精当然是上海阿姨。

随便聊聊的图片

印象深刻的有一位,十多年过去了,名字忘了,反正不是Mary就是Sunny要不就是Ivory,上海人,化着得体的淡妆,四十出头五十未达,略瘦、高个、细腰、短发,染成低调的酒红色。眼睛细长,不经意间闪现出一丝锐利的光芒,那是在她研究一个她感兴趣的对象时才会出现的。脸型有一点点汪明荃的味道,颧骨略高,嘴唇略薄。这样的眼睛、颧骨和嘴唇,一看就是头子活络处事精明的主儿。

 

她干活利索,绝不拖泥带水,三下五除二,几十个房间全给整理得飒飒清,边干边还能跟房间里的租户聊天,一天两次整理,加上平时茶水间人来人往,她自然而然成了消息灵通人士,亦或八卦集散中心。

 

– 1 –

有次我去茶水间,泡好茶干脆就在那里喝上了,看见商务中心的前台汤米来来回回地忙活,晃得人眼花,阿姨看我一眼,我俩就像是对上了暗号,不约而同将话题放在了汤米身上。

 

她说,带着赞赏和怜惜的口气:“伊90年的,只有20出头阿是。刚来格辰光,生活多得做勿光,从早浪上八点开始一直忙啊忙忙到下半天两点,总算可以屁股搭记凳子吃口饭了,一吃好,又开始奔来奔去,一只只房间去跑,送迭个送阿个。伐要看伊是个男小歪,烧饭烧菜是好得伐得了,伊屋里厢姆妈闲话最多干活最少。”

 

我说是的哦汤米这么勤快能干,干什么跑来做前台,男小歪做前台不多的呀。她说:“讲拨侬听,伊拉女朋友勒该另一只中心做前台,伊伐放心,还要进同一只公司照看伊。伊拉初中就谈朋友来,一直到现在,长情伐?对自家抠门,啥物什才要省下来拨女朋友。伊前两天发现一只地方的奶茶老好切,但价钿蛮巨,伊就讲吾是不舍得切格,要买也只好买拨女朋友切。有趟女朋友生毛病,伊为难煞了,想请假一直请不出,心疼得来要西……伊是标准版的上海好男人,不过,要是我看到阿拉伲子格个样子,我是会捏麻(“心疼”之意)格呀。” 洗干净并摆好一只杯子后,阿姨转而一笑:“不过,假使伊女朋友是阿拉囡囡,格么我是开心格呀!”

 

圣诞前后一天早晨,刚进办公室一会儿,阿姨来收拾台子,顺便又提到了汤米,她说:“小居头戆得来伐得了,拿阿拉萨拉(商务中心经理)气煞脱了!”

忙问什么事。

 

她带着既嫌弃又欣赏的口吻说:“圣诞要到了,格么公司要开趴体伐拉,所有人才要去格呀,侬猜汤米哪能?伊女朋友帮伊作,讲伊天天才勒该女人堆里,格趟开趴体,全公司格前台才是小姑娘呀,大家都来,伊一噶头男小歪‘落在花丛中’,人家伐开心了,不许伊去,伊就戆头戆脑去托阿拉萨拉讲伊不参加了,萨拉问伊为啥,伊就真的讲伊拉女朋友不许伊去,萨拉一听气是气得来,拿伊骂脱一顿,伊就听勒该,萨拉骂好,要伊参加,伊还是不参加,侬讲伊是不是十三点?看来要被开脱了,噶戆格小拧!”说完这些,生活也做清爽了,朝我点了下头,道声“走了”,开了门出去并轻轻带上。

 

隔天我问她汤米被开了伐,她说:“么!伊事体做得好呀,开脱了再寻一个这样的不容易,萨拉脑子清爽的。”

 

– 2 –

茶水间的咖啡机有次罢工,阿姨边洗杯子边说:“格记一帮子老外要急煞了,没咖啡切等于要伊拉命呀。”过会再出去,看到机子上贴了张粉红色报事贴,干脆利落地写着两字加一个斗大的叹号:坏了!

 

至于是否已经报修,什么时候能修好,她一律不搭理,老外们端着杯子出来看一眼,默默回到座位上,居然没有一个人敢挑战她。

 

有次走廊上碰到她,她说今朝要忙煞了,来了交关办公家什。我说证明你们招租生意好呀,有钞票!她回我:“吾讲拨侬听,有钞票么钞票帮阿拉伐搭界格,阿拉格只庙里厢对伐拉,方丈富格呀,和尚么穷格呀!侬讲对伐拉?”听得我一路笑到办公室,想想精彩,当时就随手记下了。

 

– 3 –

有天她问我:“你们的实习生,那个ABC今年多大?”我说不清楚,大概二十四五吧。她又说:“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你觉得跟我们的前台小姑娘配伐?伊托吾帮伊看看有没合适的人。要么侬帮吾问问伊?”

我未置可否,过了几天,她告诉我:“伊已经有女朋友了。”

“哦?侬哪能晓得?”

“吾问伊格呀。”

“啥辰光问格呀?”

“阿拉一道吃香烟格辰光。”

我说:“好了,格么前台小姑娘托侬格事体泡汤了。”

“伐搭界,再寻呀,总归寻得到格呀,格个地方来来去去的人多。”

突然想起她还有一个儿子的,就问要不前台小姑娘做侬新妇哪能。

“伊倒真蛮好格,不过,阿拉伲子已经有女朋友了,老要好的,我也欢喜的。”

 

 

– 4 –

跟她还不熟的时候,我相当好奇,看她的样子、穿戴和举止,家境必须是不差的。闲聊的时候,得知她刀具要用双立人,锅具要用菲仕乐,一年两次香港购物,逢节假日,吃和白相一样不落。跑这里来做阿姨?恐怕没那么简单,但又不好多问。

 

熟了以后,就旁敲侧击地打听,她心领神会,对我一笑,说:“反正内退了么事体做,随便做做呀,主要呢,商务中心人脉好,过来认得一些人,吾想想办法到台湾、美国开户炒股票。”

 

至于她后面有没有结交到人脉到国际市场上去炒股票,汤米有没有再做戆事体最终有没有和女朋友结婚,她有没有帮前台小姑娘找到心仪的男朋友,以及我们搬走后她在那里还做了多久……这些,都不得而知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