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问良心

无车一族,挤公交车是常有的事。好在现在的公交车可以贯通城乡,这下可方便了我们这些写几个字谋生存的人。10分钟一…

无车一族,挤公交车是常有的事。好在现在的公交车可以贯通城乡,这下可方便了我们这些写几个字谋生存的人。10分钟一趟,不等客,到点就走,而且路也修得很好走。上车刷几块钱,想去哪就去哪。

某日,去下乡采访。于是,乘上车,拣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无事时看看手机,权以打发这几十分钟的坐车时间。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到水口山时,车里的人渐渐多了,等到一个老者上车时,车上无空座。我正准备让座,老者身旁一位年轻女性站起来,把座位让给老者坐了,老者作揖打躬,千恩万谢。

年轻的女性站立着,天太热,或者是刚从阳光下走进车厢,一时不适用,不一会,额头上竟沁出细密的汗珠。

出于同情心理,我正准备让座,忽然发现:有一位老者独占着两个座位。

老者约60开外,一副乡下人打扮。他的两只脚横放在另外一个座位,惬意地蜷曲着。眼睛时而望望车窗外匆匆而过的风景,时而向车厢内瞟几下。显然,那位站立的年轻女性在他的视线之内。

心中有些不平,人家难受地站立着,你却若无其事地一个人独占两个座位。你是特殊公民,还是大妈养的?一种强烈的愤怒让我脱口而出:喂喂,你一个人占着两个位子干嘛,人家站着呢,好意思吗?

老者一惊,脸上象征性地红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常态。他尴尬地一笑,把脚缩了回来。年轻女性只是鄙夷地摇摇头,没坐。

老者耳聪目明,车厢里的一切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不可能没看见有人站立。可是,是什么心理让他占有两个座位?难道真的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

真的不忍心这样去指责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而且,我们正在大踏步步入老人的行列。天啊,我真的不敢往下想了。

以后,老者和年轻的女性下了车各自回家。也许,他们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了。就算再度相遇,也不会认识了。但年轻女性的心理,是否会有一道拂之不去的阴影?这道阴影是否会导致年轻女性以后将不会有再度让座的善举?

我知道现在年满65岁的农民凭证可以免费乘车。听公交车司机说,因为有这个优惠政策,一些爹爹翁妈常常搭乘免费的车来县城里玩,或买几只辣椒或买一把空心菜什么的,有的甚至什么也不买,反正车不要钱,反正家里又没有什么事可做。至于座位,没有?没关系,人家几十岁了,有座位的年轻人你们好意思不让让吗?

我自乡下来,但乡下并非净土。

某日,一位好友告诉我:他们那里有一个翁妈。翁妈老了,无法去田土里劳作,也不满足政府给的老年人费和低保费什么的。翁妈就喂了两只生蛋鸡,这两只鸡也特别善解人意。于是乎,翁妈每天可以去超市购几十个鸡蛋充土鸡蛋去赶场。翁妈几没有读过书,但数学却是出奇的好。去超市购进来的蛋只5毛多钱一个,而“土鸡蛋”要2块钱一个呢。

你吃过翁妈的“土鸡蛋”吗?

道德的火焰在愤怒地炙烤良心。

爹爹翁妈,蔬菜本来是乡下的土里生长出来的,别乘着免费的车去城里购买。一个人坐一个位置够了,别占着另一个位子而让别人站着。人心是肉长的,也别把超市里的鸡蛋当土鸡蛋卖,平白无故赚一块多钱一个,你会做恶梦的。民间俗语云: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