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一百二十九)

第三十七章 4、倾诉 乌力吉走进牡丹的办公室,最先看到了与其他人房间不一样的风格。 虽然房间格局写字台沙发等主…

第三十七章
4、倾诉
乌力吉走进牡丹的办公室,最先看到了与其他人房间不一样的风格。
虽然房间格局写字台沙发等主要设备都是与其他干部的都是基本一样的,可是摆设的书籍、花卉等,还有墙上粘贴悬挂的图片都是与众不同的,充满了女性的气息。
座椅后的书橱一侧墙上挂着一幅牡丹富贵图,鲜丽夺目;窗台上摆着四盆花,娇艳娇艳的。写字台上除了电脑显示屏,右手侧摆着一摞书,左侧摆着一盆嫩绿的文竹。
看到乌力吉走进来,牡丹居然有些局促,慌忙站起来说了一句:“你来了!”而后有些呆滞,还忘记和人家握手欢迎了。
乌力吉倒是显得比较自然,他进屋环视一下环境,走过来伸出手来致意,那牡丹才伸手相握。
愣神之后的牡丹恢复了常态,坐下对乌力吉说:“我分管文化教育,找老同学来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在文学创作中还有哪些困难,需要我们政府帮助做些什么。”
乌力吉一听,很高兴:“这下好了,有老同学分管乡村文化建设,那我们这些草根文人可是到了创作的春天了!没有别的要求,就是我们的作品出来的时候,给点稿酬和印刷补助费就可以了。”
牡丹说:“那我们对你们的作品就要提出要求和修改意见了。”
乌力吉说:“那是必须的,我们也需要党和政府的指导,宣传正能量嘛。”
说到这里,两人似乎觉得该说的都说完了,又都觉得还有更重要的意思没有说出来呢,话题又不知从何提起。
还是乌力吉反应快些,他关切的问道:“你的孩子上大学了吧,还有几年毕业啊?”
“大二了,还有三年就毕业了。你的孩子呢,也快大学毕业了吧?”换了话题,牡丹说话自然多了。
“我女儿今年毕业,正在写毕业论文,挺优秀的。我们结婚早,孩子比你们的大。”乌力吉说起女儿总是有几分骄傲。
“我儿子也很优秀。每个月才花2000元钱,知道节省读书。”牡丹也不示弱,夸起自己的儿子了。
“啊?每月2000元?我们斯琴花1000元钱不到,她妈还嫌多,老个劲儿的跟我磨叨呢。”乌力吉说。
“这是城乡差距。我们城里的孩子,花2000元的算是少的了。我们孩子处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知道爹妈离婚了,他爹又再婚了,得好好学习,给自己找个前途。也不和别人家比。人家那别的有钱的人家,每个月三千五千的多的是。”牡丹有几分感慨。
“差距真是不小。我琢磨着,这些学生毕业后能够挣上这些钱,自己养活自己吗?”乌力吉说。
牡丹默然。
乌力吉又问:“你们离婚后,他是什么时间又结婚的?”
“我们离了之后,不到一年,他就另觅新欢了!”牡丹有些愤愤。
“你呢,你就这样一直单着?”乌力吉问。
随便聊聊的图片
“也想找来,没有合适的。过二年,也就习惯了。这女人啊,在外边人五人六的,回到家里,你就是男人的奴才!我自己过,也挺好的。遇见合适的,就考虑考虑,遇不见合适的,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牡丹有伤感,眼圈红了。
“我研究过这方面的社会问题。中国属于封建社会过来的国家,女人是压被在社会最低层的。‘男女平等’的口号,实际上只有辛亥革命之后才提出来的,中国共产党解决这个问题做得是很好的。由于封建观念,这不仅是男人思想里有,女人的思想里也是根深蒂固的。比如有的女人挂在嘴边上说的话就是‘小女子’怎么怎么的。”乌力吉侃侃而谈。
牡丹说:“我看胡达古拉你们俩就挺好的。关键是你人好,心眼好,凡事都让服着她。”
乌力吉说:“我们俩是谁说的对,就听谁的。不存在让服不让服的问题。大小事儿有个分工,属于谁管的事情,谁就多拿主导意见。尊重对方,特别是对方的父母、亲人。比如老婆婆过生日,那就让儿媳妇出面送钱、送礼去;老丈人有了事儿,就让女婿去显好。这样一来,儿媳妇好了,儿子肯定是好的;女婿好了,女儿当然也好了。反正两口子过日子,成立了无限责任公司了,财务公开。既让双方父母开心,让外人看得过去,还得让自己的日子能够过下去才行。”
牡丹听得有些直了眼了。
乌力吉又说:“婚姻需要经营。这结婚证就是一纸合同书。虽然俩人没有血缘关系,其实那是比血缘关系还重要的契约关系。俩人过得好了,是这样。过不好打得臭了,那就得清产算账,解除契约,互不相干了。契约关系,就是平等关系,不能是攀附或控制关系,现在的社会法律制度就是这样的。”
牡丹听着觉得很新鲜。
乌力吉接着说:“目前农村的夫妻关系大体可以分这样几种类型:一是平等型的,这无须解释;再就是男强女弱型的。男人能干,钱大气粗,女人依附于男人,什么事情都以男人意志为转移,故而男人娶小三、小四,在外面扯三挂两都可以,因为女人贪图享受,不敢管。还有男人强势,虽然财力能力不大,但是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而他的女人又十分在意男人的形象,刻意让服他,也会出现这种情况;第三就是女强男弱型了。男人挣钱少,好不容易说了个媳妇,害怕媳妇离他而去,只能是委曲求全。如果女人不懂事,只知道孝敬自己的爹妈,那男人的爹妈就要吃苦头了。男人因为害怕没有老婆,就只有豁出爹妈了!而第三种类型的家庭现在是越来越多了。”
听乌力吉讲得这样透彻,牡丹心里特别服气。她回想到自己的失败婚姻,除了对方的毛病之外,自己也有责任。
乌力吉看牡丹认可自己讲的道理,便关切的说:“面对现实,解决好自己婚姻问题,才可以让生活有意义,有情趣。你既然已经单身,就要慎重选择好自己的另一半。要打破思想牢笼,从世俗的思想束缚中冲出来。不可以自暴自弃,作践自己,找一个爱你的人,你也爱他的人,往好的前景奔!”
听了乌力吉的话,牡丹心里敞亮多了。自然而然的想起了那森。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