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印记*青苹果

时光淡如清水,搁浅了青春五彩的故事和梦,慢慢地蒸发,消失在没有人察觉的角落里。 我结婚的第三个春节,姨哥带着一…

时光淡如清水,搁浅了青春五彩的故事和梦,慢慢地蒸发,消失在没有人察觉的角落里。
我结婚的第三个春节,姨哥带着一位江南女孩回来举行婚礼。因为我当时在船上走货,没能参加他的婚礼。后来从妈妈的口中得知,是那女孩一厢情愿嫁给姨哥的。那女孩是姨哥公司的会计,他对姨哥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无私地付出真情和爱,感动了姨哥,终于和姨哥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我默默地祝福他们。
从此,姨哥从来都不回老家看望大姨娘,我还是抽些时间去看望姨娘的,姨娘是一位慈祥细心的老人,把我当做女儿疼爱。那一处青苹果园,在季节的轮回里自然地发芽,开花,结果,成熟,大家也都很自然地过着当下的日子。有时,生活会冷不丁地来一点改变,因为很多缘由,我也到常州工作了。但我没有联系姨哥,直到大姨娘到常州和姨哥一起生活,姨娘打电话说想我了,我才见到了久违的姨哥,那时我才知道当年姨哥写给我的地址:“大明公司”“大”字带了点笔锋被我看成天明公司,一个字改变了我的生活内容,改变了我脚下的路。
姨哥变得更加帅气,多了份成熟和沉稳的气质。那时,他在事业上已小有成就,开了一个店,在公司担任什么官吧,还在“冠生园”食品公司兼职做广告设计。有了一个三岁的乖女儿,心尖尖一样的疼爱,从来都不让孩子吃有添加剂的食品,都是姨娘烧制的认为是健康绿色的食物才可以食用。姨嫂是一位江南女子,身材五官没有江南女子的婀娜与精致,体态丰腴,却有着江南女子性格的婉约和细腻,是姨娘心中合格的儿媳妇。
那一次见面,姨哥还如昨天年少时一样随意地与说笑,他无所顾忌地抚摸我的头发:“姨妹,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我拉开他的手:“切,你姨妹啥时没有女人味了!”
姨娘在一边温和地责怪姨哥:“你姨妹是孩子的娘了,你还是那样把他当小丫头啊!”
吃饭的时候,姨娘认真地找姨哥商量:“小康,我想回老家,把苹果收了!”
姨哥很不在乎地冲到:“就那烂苹果,回家收它干嘛,还不够路费钱的,那个破地方我永远都不想回去!”姨哥的这句话像没熟透的青苹果酸了我的心窝。吃过晚饭姨哥抱着女儿,拉着我的手出去散步,我正好想借此机会要把餐桌上姨娘的心愿实现。在公司住家大院里,一路上遇到一个又一个他公司的年轻女同事,都尤其热情地和他说话,并都要抱抱他的女儿,叫孩子喊她们妈妈,才满足地走开。在一边的姨娘很不开心地告诉我:“你哥,到哪都围一群女人,从小就花心。”
我对于姨娘的话保持沉默,因为我认为那是姨哥人格的魅力和人际关系的融洽。那次见面后,我也不知道姨娘回家采收青苹果吗?还是就让那些熟透的果子在枝头自然地衰老死亡。那些青苹果在我的记忆里总有挥之不去的酸楚和甜蜜。
又一晃好几年没有和姨哥联系了,有一年的春节姨哥居然打电话约我一起回老家,我答应了。我怀念起那一片有过美好记忆的苹果园,我急切地想去看看冬天的苹果园,是怎样的含蓄和隐忍。我一次又一次地想象我和姨哥坐在同一个车厢,我们之间还会有着青苹果树下浪漫的温情和纯净的友谊吗?挨到临行的那个早晨,我坐上了彼此约定好的那班车。车子启动了,没有见到姨哥的身影,打电话给他,听到电话里他沙哑而有点痛苦的声音:“我不回去了,我喝醉酒了。”
我独自一个人回到家乡,看到了那片苹果园,冬天苹果园的风吹进我的心间,江南的青草还在绿着,我的心却是这没有一片叶子没有一枚果子的荒芜的苹果园。意外地在荒凉的苹果园遇到了姨嫂,她看我的眼神复杂而忧伤,也许她有很多青苹果一样的故事要说,但终究还是对我笑着无语。
在时间里,我们什么都不能留下,包括痛苦,快乐和生命。那一次的回忆让我远离了真实的平淡之后,又回到原点,开始了琐碎的生活,春夏秋冬,花开花又落,平淡,从容。
一个平常的午后,我接到姨娘的电话,姨娘在电话里哭泣:“涓子,你姨哥要离婚了,你姨嫂多好的一个媳妇啊,你去劝劝他……”
我再次见到了久违的姨哥,他围着被絮,蜷缩着身子,一副病怏颓废的样子。见到我,一句话不说,像个陌生人,我问他:“多好的一个女人,你干嘛要放弃?……”
他依然颓废的样子,悲伤地闭目,不语。那个英姿飒爽,背着画架到处写生的文艺青年哪去了,到底发生什么?
姨嫂离婚后被调到上海分公司,孩子判给姨哥,但跟着姨嫂生活。姨夫(姨哥的父亲)还在姨嫂娘家的公司打工。
07年下了一场大雪,那一场雪带来了自然灾难。使得纯洁曼妙的雪给人以恐惧与不安。回到老家守候苹果园的姨娘,收到了姨嫂空运过去亲手编织的毛衣和帽子,内有一封信件表白她和姨哥离婚的真相,姨娘打来电话哭着告诉了我。我才知道那次姨哥约我回家为什么又没有回去。他走到半路回去拿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时,发现了姨嫂和他最好的兄弟在一起。姨娘告诉我这不愿姨嫂,是姨哥平时冷漠了姨嫂,在外头拈花惹草,都是姨哥的错。是的,姨娘说得对,男女不公平的,这个社会可以允许男人越轨,却不允许女人有半点差错。

随便聊聊的图片
好女人总是有人爱的,会得到拥有的幸福的,姨嫂就是我和姨娘心中的好女人,现在她嫁给了一位很好的律师。在上海买了房子,律师对待孩子比亲生的还要亲。姨嫂拥有了幸福的家,我相信那青苹果一样酸楚的过去被今天的美满生活侵蚀淡忘。
姨哥也结婚了,如愿地娶了美丽的女子,如初恋的菊蓉一般模样。新姨嫂是一家高档宾馆的主管,强势有为。她垄断着家庭的所有经济,不喜欢和老人生活在一起。姨娘每次从家打电话来都是在为姨哥悲哀,他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老婆再也没有过去那样潇洒了,买包香烟钱也得老婆同意,他在为昨天的不负责任买单。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