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说石塔河伏击战

话说公元一九三五年,华夏大地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外强熙熙,皆为利来,欺我族人,霸我沃土;军阀攘攘,中饱私囊,强…

话说公元一九三五年,华夏大地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外强熙熙,皆为利来,欺我族人,霸我沃土;军阀攘攘,中饱私囊,强取豪夺。看泱泱中华,病至膏汤,任人蹂躏,普天之下,饿殍遍野,哀哭悲恸,然当权国民蒋氏,不以驱外强内为己任,反而亲美连姻,视族人共党为眼中钉、肉中刺,派重兵、花重金,多次“围剿”,杀戮人绝,欲把“星星之火”熄灭铲除。无奈,共产党人举步维艰,食不能裹腹,衣难以遮体,黑云压城城欲摧,为保存实力,踏雪山、过草地,不得不分割几部,各自“长征”突围。

随便聊聊的图片早春三月,汉江流域已见桃红柳绿,然白色恐怖,国家有疾,丈夫不能放山歌,女子少人折花柳。再说洋县华阳古镇,乃旧日傥骆古道一隘口,有“千年古船城,秦岭第一镇”美誉,唐宋时节,长安入蜀,人车川流,热闹非凡。此间有富贵豪门,有军甲匪徒,有驿站酒池,也有佛塔茅屋,百姓不善战,人人求平安,为躲祸乱,穷苦乏力之众,多群聚散布于华阳沟壑。此地山高林深,坝田肥沃,进可挺据关中,退可隐居沟壑,民国纷争之年,此处尚盘踞恶霸60余户、豪绅大户近20家、山野农樵渔猎上万人,虽剥削与被剥削,无公平而言,但山高水长,朝野鞭长莫及,百姓忍辱偷生。

且说3月8日佛晓,天朦朦,雨蒙蒙,华阳村街人声鼎沸,红旗招展,三千外来人,八面笑语声,或歌“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或语“打土豪,分田地”,或书“只有参加红军,穷人才有饱饭吃!”。此队伍者,乃红色二十五军,鄂豫皖区大救星,他们翻山越岭,冲出重围,人人青衣蓝布,长步枪,短大刀,红袖章,八角帽上红五星,领头二将军,一曰程子华,山西运城人,二曰徐向前,山西五台山人。

抵华阳,军不扰民,秋毫无犯,百姓喜乐,夹道欢迎,司令部驻扎三官庙恶霸马振干家,政治部驻扎华阳街戏楼恶霸段三王家,一团部驻扎罗家坝罗家,另一团部驻扎县坝刘成改家,直属部队驻扎华阳街军部的周围,军民亲和,鱼水交融。

安营扎寨,马不停蹄,即日,各队分派工宣队,唱红歌、讲道理、写标语,大张旗鼓,温暖人心。三团进驻小华阳、罗家坝、八里园、红花寺;五团赶到县坝、常家坝、板桥、红石窑、杨家滩、南京街,正所谓:千年古镇心不老,红军来了换新颜,春风吹进贫民窟,温暖话语满街流,群众见我纪律明,我待群众胜亲人。

话分两头,再说国民陕西警备二旅,受蒋总统令,一直从商洛紧追程、徐二将而来。其首领张飞生,素有“生张飞”之称,性格狡黠粗暴且有勇猛胆气。在贵州时,张为救长官,孤胆深入雷区,杀刺客、爆手雷,冒死背出长官。此后,张官运亨通,扶云而上。因贪财好色,霸占“豆腐西施”,调戏廉州优伶,在国军之中其名不暇。闲话少说,张飞生所辖陕警备第二旅三个团,从镇安、宁陕奉命拦截红二十五军。镇安钻天岭有一线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张曾据天险要隘,与红军交锋欲除之,然红军早知有诈,主动绕道撤退,张自诩,“敌怕我,不敢迎!”,旬日,张与宁陕关口镇和红军二次交锋,欲擒故纵,红军又主动撤退,张自鸣得意,曰:“红军乌合之众,有我生张飞,荡平之日不远亦!”。沿途追赶,骄气日生,又电文上级,逐加枪炮车辆,思欲一鼓作气歼灭红军,故日夜行军,至华阳,两军相距不足百里。

红军程、徐二将,乃韬略之帅,知其后有恶兵,但苦于手中枪械缺少,弹药不多,加之无补充来源,不能一石击卵,故而边走边察,等待时机。今见华阳镇东南七八公里处,有一山谷,两旁山高林深,悬崖峭壁,便于藏匿,道下河水南向,河床平坦,宽有三五百米,旁边山头呈“品”字,山头建寺庙一座,有僧人信众,名“石塔寺”,此地易进难出,若前后夹击,有瓮中捉鳖之势。两人琢磨良久,察地形,测距离,思情节,想谋略。最后击掌而合,一套“请君入瓮”妙计成竹在胸。

俗话心中妙计生,撒豆也成兵,3月10日,红军造声势,放舆论,假装撤退华阳。天不亮,集结于华阳镇外,略做休整,徐向前将军把部队分三组,布排在石塔寺两侧、山头及山沟两翼丛林中,以草木为遮掩,以滚木、石块为武器,构置工事,排兵布阵,徐军长亲临战地,左手握枪,右手持镜,于柳树垭山头上观敌瞭阵。

徐调兵遣将后,众人依计而行。红军先是派地下党员一名与战士十人,乔装打扮,穿农装、扛农具、携背篓,沿河堤前往石塔寺,言语庙中和尚,“吾等良善之人,已逃离军牢樊篱,饥饿难忍,欲依劳力换口饭吃。今红军远去,望僧人指点迷津!”,和尚曰:我佛慈悲,今东去三五里,有一施主修房造屋,君等可视之。事有奇巧,话不杜撰,出行二里至河边,见有二人东张西望,逢人打听红军去向。众人交换眼色,知敌之细作也。三脚两拳,即绑缚压来大帐,问之,敌之行动,明目在心。

午,阳光当空,张生飞警备二旅赶至石塔寺,追问和尚,闻红军早已远去,又咨问山坡樵夫,乃不知红军乔装者,亦曰:早跑啦!神不知,鬼不觉,去向不明。张副官提醒:莫非有诈?此处山高林深,石崖狰狞,若打伏击,则我军苦也。张飞生大笑:“三国时有既生喻何生亮之喟叹,今都说五台山徐向前乃虎狼之师,惜狭路相逢,一逃二跑三消失,看来红军怕我,不足俱!”勒马向前,直命部队从“板凳垭”进入葫芦口,大大咧咧,不做防范,加之长途跋涉,人困马乏,便命令部队人众均盘桓在石塔寺开阔地,解衣歇鞍,埋锅造饭,休整后再追红军。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枪响,军号骤起,山崖上突然锦旗飘展,人头攒动,红军如下山猛虎,枪炮齐鸣,石惊天破。霎时间,弹如雨下,杀声震天,红军将敌军拦截为数段,围点打援,使其前后左右不得兼顾,相互踩踏,乱成一团。再说张飞生,刚把心放进肚子,下马端起一杯开水欲喝,忽听枪响,吓得水进喉管,烫得他眼泪汪汪。部队突然遭袭击,惊慌失措,又不知红军数量,只听得喊声振天,眼见飞石滚落,一时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阵势大乱,被打死的,跳崖的,从山上滚下来跌到河里的,不计其数,真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双方交火两对时,红军击溃国民党陕西警备第二旅5个营,击毙击伤敌军官兵500人余,俘敌400,缴获长短枪500支,马刀1000余把,以及轻重机枪、迫击炮、弹药等武器装备,此番大捷,隶属红军入陕突围首次胜利,破国军铁胆,壮红色军威,得毛委员嘉奖,成徐将大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