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背影

2021年6月3日,我的灵魂被震撼的日子。   自新冠肺炎病毒肆虐以来,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光辉事迹都是…

2021年6月3日,我的灵魂被震撼的日子。

 

自新冠肺炎病毒肆虐以来,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光辉事迹都是通过媒体以及人们的口碑输入到我的脑海。他们的名字我在此能列举一串:钟南山、李兰娟、陈薇、张伯礼、张定宇……他们的行为一次次刷新着我的三观。

 

在喜获抗疫成果的一年多之后,即2021年5月,广州发现了本土变异新冠肺炎病例,源于国外输入人员的传播。 为了应对这紧急状态,广州进行大面积群众性的核酸检测与疫苗注射工作。

 

为了安全起见,单位要在3号下午请来医护人员为单位家属检测核酸。我们心情复杂而沉重的等待着。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到了这天下午两点多,单位指派的帮忙人员提前就位,严阵以待,打算投入到一场酷热而特殊的战斗中去。

 

家属们开始陆陆续续在指定的地点排起了长队。我也站到了被厚重的热浪包裹的队伍里,使劲的用手想扇开一点能透进凉气的缝隙,可是,上下左右般般招数也没能奈何那如同火焰的热团。蝉儿焦躁的此起彼伏高声嘶叫着,有的小孩哭了,有的大人退回了水池的亭子里,尽管大家都打着遮阳伞。

 

准三点,三名医务工作者乘车来到了院内,一下车,我看到他们一行三人都穿着臃肿笨重的白色防护服,头戴护目镜,提着大大的箱子和几包东西,走进了靠山的顶着高高铁皮三角帽的开放的羽毛球场地内,临时搬来的几张桌子光荣的充当了他们的工作台。

 

在摆布好一切用度以后,他们便投入了紧张的检测操作中。我从举手投足以及眼神判断清了他们的性别,这三位全是伟大的女性。她们以熟练的动作分别做着各自的事情:登记姓名、给标本容器贴标签、消毒、采集标本。大多数小孩子在采样过程中又哭又闹,三位天使耐心,细致的哄着,解释着,试探着,直到采集成功为止。完成每一位人员的采样任务,都是在与火神的决斗,因为她们都不可能是与热绝缘的人。

 

 

 

轮到我了,我被核实身份之后,她们告知我取咽试子培养的目的和方法,然后叫我张口,发“啊”的音以暴露咽喉部,然后用长棉签快速擦试咽喉。这时,我的毅力背叛了我,把原本想好的配合医生顺利进行式打断了,我的肠子一阵翻动,向前弓下了腰,胃部像搭上了紧绷的钢丝,几声干呕之后,又站直了身体。我因失态而感到难堪,我的眼球与她的目光对接,我害怕她投以抱怨的眼神,她仿佛读懂了我的脸,从口罩里发出了柔和的声音:“没事,别紧张”。她又用明亮的温和的睫毛上挂满汗珠的眸子鼓励着我,我的眼里霎时生出了火辣辣的感激的涌动,她再次以灵敏而轻柔的动作取到了样本。

 

我让高温逼到了住宅楼的南北通道里,在这有着所谓丝丝凉风里观察着她们逐个在做。我担心她们会虚脱,会窒息,会晕倒,然而,她们没有。我能想象得到在她们胸前的装备里,一定饱和了她们血液的承转与精神的内涵。

 

几个小时过去了,当她们繁琐的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她们被汗水浸湿的背影,她们的体恤下摆的边沿只有些许的断断续续的浅蓝才证明,那是汗水没有光顾过的尽头,其余的全变成了深蓝紧贴在了她们的背上。我看清了她们的背影并不高大,反而显得纤小,甚至有些柔弱。但是她们在我心中的形象立时变得那样的挺拔屹立。

 

由此,我想到了这样的千千万万的背影,在大难面前,他们默默的为我们负重前行,用钢铁般的意志守住了全国人民生命安全的防线,让我们安然地享受着岁月静好。他们没有留下名字,却在我的脑际里镌刻下了这不朽的永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