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城

久不作新诗,都忘了新诗的规矩。昨梦出门旅游,被一个穿阿迪达斯运动服的胖导游忽悠到一个叫月亮城的海边城市,出入歌…

久不作新诗,都忘了新诗的规矩。昨梦出门旅游,被一个穿阿迪达斯运动服的胖导游忽悠到一个叫月亮城的海边城市,出入歌院酒肆,参观公园寺庙,前前后后花了不少冤枉钱。回程车上我把导游骂了一通,导游也不生气,嬉皮笑脸。忽被雷声惊醒,方知南柯一梦,手里还握着月亮城咖啡馆的一枚方糖。今日无事,整理梦境录于纸上,句式不整,长短互出,权名之新诗云云。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月亮城在东海岸,也说是西海岸,

但看你站在什么角度给它定位。

它最初的居民首虑逃跑的需要,

选择海边打下第一根桩基。

他们善于伐木,精于造船。

 

月亮城的日月并无特别,

缘于冥镜般海面的映照,看起来稍大。

农村富产大豆、小麦和水稻,

生姜辛辣,苹果微酸。

随处可见灯火通明的酒馆和人语暧昧的夜店,

女人淡抹脂粉,喜欢遛狗;

男人斯文谦和,养猫作伴。

城西赤松林里有座监狱,

距离城南港湾处的市政厅不到九里,

它们一样坚固而朴实。

你尽可批评或责骂,无需担心因言获罪。

城北的寺庙建在悬崖上,远看是金色的;

方丈大人的袈裟雍容华丽,也是金色的。

 

环球旅行者见识过月亮城的宪法,

勒石于城东街心公园的黑曜岩上,

字体古拙方正,镌刻深达半尺。

咸腥而淡蓝的风天天吹来刮去。

 

它曾遭雷劈,也被海水倒灌。

所幸城民拥有可以献祭的果实和牲畜,

以及从不被侵蚀的宪法石。

安菲翁的竖琴弦歌不绝。

 

我有这首诗和死都不醒的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