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红梅杏开的地方等你

夕阳落在你身上时,茹河的河水轻轻在唱歌,七月的晚风吹过河面,此时,阳光已经落下,日落而息,夜晚随着微风正在悄悄…

夕阳落在你身上时,茹河的河水轻轻在唱歌,七月的晚风吹过河面,此时,阳光已经落下,日落而息,夜晚随着微风正在悄悄来临,夜空中,璀璨星辰落在外婆家的窑洞的大院子里,月光揉碎了今夜,而星辰落在了院内,像是被风吹丢了的星星,找不到方向,在窑洞住了一晚。

随便聊聊的图片

彭阳的夜,是安静的,尤其是乡村里,记得外婆家以前还住窑洞时,我就对窑洞产生了深深的感情,是家乡的这片土地,才有了红梅杏子的成长。红梅杏在彭阳人心里,早已经和这窑洞一样,难以搁浅。坐在火车上,望着那一张小小的车票,路过人家的院子。就想起从前的破旧的窑洞,虽然小,但是,窑洞里的故事如同从前的那盏煤油灯,一直延续着……

 

每次回到老家时,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上,沿途的风景如画,田园风光引入眼帘,春去秋来,外婆一直带着一个头巾,而外公就是一套黑色的衣服加小帽子,帽檐遮挡了岁月的痕迹,头巾也裹住了外婆头发上的白发,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心疼。

 

红梅杏甜,红梅杏大,这和彭阳的一山一水分不开的,我深爱这里,爱春暖花开时,也爱大雪纷飞时,每次吃起红梅杏就能想到老窑洞的那些点点滴滴,虽然村里的人搬迁了,但是,留下来的却是永远抹不去的故事,老窑洞住了那么久的时光,记忆一直在,情也一直在。

 

说实在,我喜欢那样的冬暖夏凉的窑洞日子,那个院子里,有外公外婆种的桑树,和那个渺小的牵牛花,风吹过窑洞,月光照进院里,也照进那张被岁月填满的老人的脸上,这老人的脸就像是月光般温柔,家乡的红梅杏此刻甜在了心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