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慈城放开浪

7月4日到宁波,歇了一晚上。第二天全家一致同意去慈城。 慈城,是我生命里的一程驿站。1996年8月-2001年…

7月4日到宁波,歇了一晚上。第二天全家一致同意去慈城。

慈城,是我生命里的一程驿站。1996年8月-2001年7月,我在慈城的慈湖中学任职。我担任高一四班(重点班)班主任兼语文教师,可是到了高三,这个重点班拆散成文理各一个重点班,没有让我带其中一个班级的班主任,换成了普通班的班主任,兼一个理科重点班的语文课。这批学生高考出人意料的好,据说打破了自文革以来高考最好成绩记录:任婷北大、李舟蓉和吴莹强复旦、李宇蓉、施丹华和夏磊浙大、戴文威同济、苏轶上外、周文明华政……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所学校是校友、台湾实业家应昌期先生投资改建的一所学校,据说教学楼当年还在全国获得了建筑设计奖。应昌期重建学校时就说,学校建好之后,要在全国中学硬件设施上,十年之内无校赶超。只记得当年我从安徽乡村中学来应聘时,感觉得到这所学校的楼宇是国内许多大学也望尘莫及的。

 

 

非但如此,这所学校的历史悠久,可以用“千年书院,百年名校”来形容,可谓人才辈出,弦歌不绝。陈布雷、郁文、应昌期等等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那时市场经济开始冲击计划经济,人才市场开始流动。重建的学校开始面向全国招聘优秀人才,上自校长,下自教师,来自天南地北的教师纷至沓来接受挑选。我很幸运,来这里面试时,本来需要上课试讲的,和校长章才根面谈后,他立即决定取消试讲,让人事周丽君老师带着我到宁波教育局人事处开商调函,并送我上了回安徽的长途汽车。

回到安徽学校,因为校长对我这个“刺头”有点头疼,立即同意调动,县教育局人事处主任和教育局局长耳语一番也即刻同意了。这是我意外且兴奋的。

 

 

可是我想不到的是,新一届的高一年级,是学校做了工作由初中直升的重点班的,学生素质比较好。但是,同一年进来的外省市的优秀老教师很多,为何会委我以重任呢?

应该说我还是比较花心思在班级管理和语文教学的。可是,高三为何卸了我的重点班的班主任呢?而且我认为彼时彼校的语文教研组,要想语文教学比我好的,可能还不一定有。

好在下一届又是让我带了重点班的班主任兼语文教学。带到高二,我决定去上海发展,无论学校答不答应。

2001年8月,与学校领导商量调动不被批准,我还是头也不回的出走了。这一走就是20年!后来有了微信师生群,但是大家都忙于工作,很少联系的,即使有学生在上海,娃们也没有见过面。倒是十几年前。我来宁波惊动过同学们,大家见了一面,都很好,也没有大的变化。只是同学们都工作了,在单位挑大梁了。

 

 

这一次来慈湖,有点怀旧有点寻梦的味道。从宁波坐4号地铁可直达慈城。沿途看到宁波的变化实在很大。可是到了慈城,除了貌似旅游业有些起色外,老城区几乎二十年不变:儿子读的昌期幼儿园还是那样,我工作的慈湖中学,包括慈湖,还是老样子。可惜假期,疫情未去,大门紧闭,没能进去。一个熟人也没有遇见。爱人曾经工作过的农村职业技术学校,早已经改成居委会了。进去探头探脑看了曾经的校舍和宿舍、洗澡间,遇见工作人员一脸狐疑,就退出来了。幸好炎热难耐、饥肠辘辘时,在民族路上一家小馆子里,迟到了小炒的剥皮鱼、洋葱炒猪肠、铁板烧蛏子、椒盐煎土豆,外加热汤、冰啤酒,真是人间至福也。

慈溪老县衙、孔庙等等古迹也没有心事看了,去日新路看了自已以前的公寓房子,也许早已几易主人了,只是从窗子里望了望,没见到什么。

女人出门,总是要把形象放在首位,这就害了自己。穿着高跟拖鞋,还能走路观景么?于是,再也走不动了,打车回地铁站,回城!

 

 

慈城,慈湖,慈湖中学,在我的心里存放。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