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

开门,一只毛茸茸的小鸭子摇摇摆摆走了进来。我下意识地喊妈妈,又想,妈妈没养鸭子呀,是谁的呢? 鸭子呈棕黑色,杂…

开门,一只毛茸茸的小鸭子摇摇摆摆走了进来。我下意识地喊妈妈,又想,妈妈没养鸭子呀,是谁的呢?

鸭子呈棕黑色,杂有白羽,戛戛叫着,声音细细的,是孩童一般的稚声。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你们看,一只小鸭子。”陈雪飞跑了过来,大声说。

所有的同学闻声而来,大家很自然地以小鸭子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鸭子从哪里来。

 

“说不准是天外来客呢。”

“肯定不是。它大约是走丢了,在找妈妈呢。”

“老师,老师,它的妈妈呢?”陈雪飞问。

“哦,她妈妈大约带着她的兄弟姊妹与它走散了。”

 

“那怎么办呢?”陈雪飞忽地一弯腰,一双手捧住鸭子。小鸭子在她的手中叫得越发急了,它的声音里含着惊恐,两只脚在陈雪飞的指缝里作无谓的挣扎。

 

陈雪飞大约也有点慌了,她把手臂伸得长长的,看着我。

“我们把它放池塘里吧。”

“好。”陈雪飞如释重负般,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去,把小鸭子放入荷间。

 

荷很密,绿荫深深,小鸭子躲在里面再也不出来,只一声接一声急急地叫。

 

“它会死吗?”有同学担忧地问。

“不会的。它只是现在害怕了。你们看,荷塘里有鸭子吃的东西。”我肯定,又指着浮萍告诉他们鸭子爱吃它。

“哦……”孩子们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放松。

 

午休,几个孩子又蹲在荷塘边看鸭子。鸭子已经安静了,它蹲在荷叶上,扁扁的嘴巴向前掠浮萍。它的周围,绿绿的浮萍明显比离它稍远的地方稀疏了一些。

 

“你们看么子?”妈妈走过来。

“一只小鸭子呢。”我说。

妈妈歪着头看了半天,才看见在荷叶间的它。

 

“还是只憨鸭呢。”

“恁那怎么一看就看出来了。”

“我喂过啦。你看它的羽毛,绝大多数黑色,还有,憨鸭的体型比一般的水鸭子大。”

 

“它的妈妈呢?”珂珂追着我,“老师,你是不是把小鸭子的妈妈吃了。”

“吃了?”我惊异,“怎么会?老师也想帮它找到妈妈呀。”

敢情这小家伙知道大鸭子是可以吃的。可他怎么会想我把它吃了?我有这么残忍吗?

 

“它的妈妈一定也在找它。”我摸摸他的头,又问,“你以后可别乱跑。要不然和妈妈走丢了可不好。”

“嗯。”小柯很认真地回答。

 

小鸭子自是不懂我们的对话,但它大约已感受到我们并无恶意,只不紧不慢在荷间觅食。

这时,一阵风过,荷叶摇晃,荷香扑鼻。小鸭子隐于浓绿之间,倏忽不见了。

 

它会去哪里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