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菜园

五点多起床,穿上长袖衬衫和长裤,套上靴子,来到菜园里。 今天是个阴天,阳光透过云层散射下来,光线柔和而明亮,匀…

五点多起床,穿上长袖衬衫和长裤,套上靴子,来到菜园里。

今天是个阴天,阳光透过云层散射下来,光线柔和而明亮,匀匀地照在菜园子里,所有的植物,都泛起绿油油的光。

我提着竹篮,踩过柔软、有些泥泞的土地,因为昨天刚下过雨,地面很烂,有的地方还有积水,所以走的时候要小心,既要挑那些稍微硬一些的地方走,要不然可能一脚踩进烂泥里,会把靴子套住,要很费力才能拨出来,也要小心不能踩着芝麻或者花生,踩到一棵那要心疼半天。

随便聊聊的图片

菜园不大,但是种植了好多种蔬菜,有黄瓜、辣椒、茄子、西红柿,这些都开始结了,大约是因为春天施肥充足,它们全都长得十分繁盛,今天一共摘了四条黄瓜,每一条都有一尺多长,顶上小小的黄花还在,瓜身上是短短尖尖的小刺。辣椒只有几株,结得也不多,一个一个挂着,还不是很大,我看了看,就没有摘。昨天刚摘过茄子,所以今天茄子秧上的几个茄子还比较小,没有到摘的时候,放一放,过两天再摘。最可惜的是西红柿,结得到是挺多的,但是几个红了的都招了虫,有一个已经烂掉了。因为我们尽量不打农药,所以招的虫也比较多。

 

最可喜的是瓠子,沿着围栏攀援上来,因为被一行玉米挡着,所以当它开始结实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前几天摘黄花菜的时候看到了,已经长得挺大了,灰白色的瓜长得近似葫芦形,瓜身上还有着细细小小的绒毛,因为瓠子瓜蒂处的茎很粗,用手摘不下来,所以今天特意带了把剪刀,把其中两个最大的摘了。

用瓠子做瓠子饼,最好吃了。

南瓜也长得很大了,最大的那个估计得有七八斤重,虽然可以摘了,但还是决定再等等,再长得大一点再来摘。

成熟了的豆角是不能等的。所有的菜蔬在它们嫩得还不宜摘,到长老了不适合摘之间,都有一个最适宜采摘的时间,这个时间有长有短,但我发现豆角和丝瓜的这个时间只有几天,现在菜园子里的豆角,有一些就是之前采的时候没有发现被疏漏了的,现在就老了。

豆角有两种,豇豆,我们就叫它长豆角;四季豆,我们叫它梅豆。今年这两种豆角长势都很好,尤其是豇豆,一对一对地挂在栅栏上,修长笔直,四季豆短一些,掩藏在豆叶中,摘的时候要细心寻找,否则就很容易漏摘,一旦漏摘,要么就继续长老,要么就被虫子吃掉。

 

丝瓜也是,嫩丝瓜的样子是极其可爱的,嬾绿的瓜皮上隐隐泛着白光,似乎能够掐出水来,但是有两个因为被茂盛的叶子挡住,没能及时发现,现在就老了,丝瓜老了以后,长得又粗又壮,瓜皮渐渐地越来越灰白暗淡,有点像上了年纪的人,当初满脸的胶原蛋白变成了如今的黄皮褶子,不仅是样子变得难看了,最重要的是口感也差了很多,难以下咽。

当然我们也不会尝试去吃这种老丝瓜,而是把它放在上面继续生长,留着来年做种子。

 

今天得益于我目光锐利,细心认真,适合摘的基本都摘了,摘了一大把豆角、三条丝瓜。

 

夏天,是这些菜蔬长得最繁盛的时候,除了这些现在已经有收成的,还有一些正在成长之中。芝麻已经长得有半人高了,有的结出了小小的荚;花生的叶子看着嫩嫩的,散开来,像一柄蓬松的小伞,中间开出了一些小小的黄花,但奇妙的是,它的果实却是在地底下;山芋的叶子铺满垄沟,叶面宽大,这样的山芋叶子用来做菜粥,最好不过,可惜今年还没做过,实在是好吃的太多,轮不到它。前几天用菜园边的野生苋菜做了几次面须,唉,鲜美极了,现在写到这儿还要流口水。玉米已经高过人顶,笔直地站成一排,每一株玉米杆中间,都长出了一两个玉米棒子,棒子顶端,是红红的胡须,像动画片里红胡子的外国鬼子。去年栽的苹果树,今年结出了两个小小的果实,长在枝桠间,羞羞答答的,像两个豆蔻之年的女孩子。

 

夏天的菜园,虽不像春天那样姹紫嫣红,惊艳美丽,却更充实丰盈,更有内涵和韵味,也更让我留连忘返。

 

这真是:

小小菜园实堪夸

茄子辣椒和黄瓜

王母欲以蟠桃园

与我交换不理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