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强大,雨也温柔

连续三天了,天阴沉沉的,随时可能会下雨的样子,但是,每天只在傍晚下一点点,雨过地皮湿。气温不太高,33度左右。…

连续三天了,天阴沉沉的,随时可能会下雨的样子,但是,每天只在傍晚下一点点,雨过地皮湿。气温不太高,33度左右。但湿度很大,只要不在空调屋,一动,就出汗,身上总是粘粘的,非常不舒服。

从6月8日下午开始,气象台就预报:未来三天京津冀地区有大雨、暴雨、雷电、冰雹、大风,天气极其凶险。惦记着廊坊那处房子,11日傍晚我们就驱车赶往那里。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刚上车,雨就来了,风大雨疾,密密地砸在车窗上,把窗外的霓虹灯光煊染得模模糊糊,像一幅印象派的水彩画。不断变换画面的车窗格外耐看。

汹涌透明的雨水勾起我一段关于雨的回忆。

退休不久,我们在廊坊和北京的交界处置办了一所上下两层的复式房,作养老之用。高高兴兴地装修好新房,偶尔过去住几天,非常惬意。

一次大雨后,新房漏得稀里哗啦。蹊跷的是:楼上的房子安全无恙,没有漏雨的痕迹。楼下的房子,天花板漏雨的地方历历在目:灰顶裂了,还在滴水,木地板泡了一大片,己经鼓起来;楼上的卫生间干干爽爽,楼下同一位置的卫生间顺着墙壁有漏水的痕迹,地面做了防水,因此,地面上有大片的积水。为什么楼上不漏楼下漏?

请来物业的师傅,上下查了个遍也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办?

北京的雨季七下八上,是比较集中的。过了几天又收听到近期下大雨的天气预报,我们赶到廊坊来等雨。大雨如约而至,瓢泼大雨铺天盖地倾泻下来,瞬间露台上水流如注,排水口狭窄,排水不畅,露台上积水不断升高,很快与入户台阶平齐了。奇怪的是,雨仍在下,水位不再升高了。一会儿,老伴在楼下喊:“又漏了。”我急忙跑进屋里,看到:楼下卫生间雨水顺着吊顶滴滴嗒嗒往下流。过了一会儿,老伴发现卧室上次的漏点又开始滴水。我浑身湿淋淋地看着漏点发楞,什么鬼?

忽然,我恍然大悟:是露台上一根雨漏管,承接了屋顶瓦面上所有的雨水,直接倾泄到露台地面上,然后汇同露台上的雨水一起流向泄水口,而泄水口口径小,渲泄不下这样大的水流,导至露台倾斜的地面积水,水位涨到露台地面与垂直的墙面结合部,雨水顺着没做防水的缝隙流进楼上卫生间地板的防水下面,又渗透到楼下卫生间屋顶,于是,楼下卫生间漏了,雨水继续沿着墙壁的缝隙流到楼上卧室的地扳下面,于是楼下卧室也漏了。怎么办?

我又请来物业的师傅,跟他们一起分析漏雨的原因。建议:一、改变屋顶瓦面雨漏的排水方向,加弯头并延伸水管直接排水到露台泄水口外的雨漏管,避免露台泄水不畅。二、在墙面与露台地面的结合部灌注防水材料封闭漏水缝隙。

师傅们赞同我的意见,不到一个小时处理完毕。又过了两个雨季,我们家再也没有出现漏雨问题。

事情己经过去了,但每年每逢下大雨的日子我都会提前来廊坊等雨。今天出来时北京开始下雨,像前几天一样,一会就停了。

为了迎接预报的强降雨,为了把灾害损失降到最小,现在防雨抢险的人员设备全部到位,严阵以待。令人尴尬的是,这边都准备好了,可是传说中的暴雨就是不来啊!是路上堵车了?还是临时有事?不来你可带个话啊!是吧?现在信息这么发达了,一声不吭就是你的不对了!等得我们的气象专家们焦急难耐!说好的来啊,怎么还不来呢?

幸亏,这场暴雨经过商量,还是来了,虽然晚点严重,但强降雨的大部队终归来了!京津冀等地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大风吹得树木苦苦挣扎,雨下得大地一片白茫茫,还冒着泡。这场雨,由白天挪到了傍晚,由傍晚迟来到了半夜!

来了就好。这几天刚刚入伏,苦夏绵长,闷热难耐,唯有雨猝不及防的光临,才能给平静的生命以转机,给平凡的日常以意外。一场清冽凉爽的雨让燥热沉闷的世界焕然一新。这时可以关闭空调。推开门窗,花草树木、房屋邻舍都被清洗得干干净净。雨后,空气清新,有草木气息,那是自然的味道。

最爱听雨声。看书时,写作中,如有雨声相伴,那是最好不过。或迅疾或徐缓,或轻柔或粗重,有敲打玻璃窗的哒哒声,慢落在石板路上的淅沥声,从屋檐流下的叮咚声,还有路边如潮水奔涌浩荡,绿地溪水潺潺流淌……身体放松,灵魂轻盈,跟着雨声翻山越岭,畅游天地,思如泉涌。

屋漏时,没少埋怨下雨。其实,我知道雨是无辜的,面对自然,人们产生的各种情绪通常跟经历和记忆有关。能解决的问题就不觉得讨厌,有美好记忆的就会喜欢。屋漏的问题是这样,一场雨是这样,一个人也是这样,不过是我们心境的投射,人生终究是自己的修行。

现在,屋外风雨交加,雨幕重重,而我们坐在屋里舒适惬意。可以沏一壶香茶,或者一杯浓咖啡,享受着空调的凉爽,透过双层玻璃窗看雨,声音小了许多,雨也显得温柔起来。

夜里躺在不漏的房屋里,柜子里有白面细米,管道里有净水燃气,心无旁骛,气定神闲。听着外面雷声不大,声音很远;风没有哨音似的呼啸;雨也比预想的温柔很多。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