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路 慢慢地走

吃过午饭,一个人慢慢走在五津东路上,六月的阳光淡淡,微风浅浅,一路花木繁盛,馨香萦绕,初夏总有一种隐隐的喜悦在…

吃过午饭,一个人慢慢走在五津东路上,六月的阳光淡淡,微风浅浅,一路花木繁盛,馨香萦绕,初夏总有一种隐隐的喜悦在空中潜滋暗长。

随便聊聊的图片

one

这条路笔直得像把尺子,站在起点,一眼望不到尽头。一路拉下去,便与五津西路连成了城里最长最大的主干道,从东到西,几乎贯穿了整个城区。作为主城区的繁华地段,这条路上开设了各式各样的商铺:从小吃店、面包坊、奶茶店到五金店、杂货铺、婴儿用品店,林林总总,种类繁多。而五津东路这边最多的,还是电信通讯器材店和手机店,前段时间颇有些衰微,如今又恢复了生机,几乎家家店铺都开门营业了。停放了许多单车和摩托在路边,中午人来往得不算多,都戴着口罩行色匆匆,后疫情时代的人间烟火气依然还在。

 

这条路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曾在这条路上的某个窗口里战斗了10年,从办公楼上目睹了这条路上大大小小事件的发生:大妈们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地打这儿经过;人力三轮车、公交车、共享单车、出租车搭乘着各种人群奔向远方;孩子们放学了,嬉闹着玩耍着,蹦蹦跳跳一闪而过;也有扯皮打架的,闹得人心烦意乱~闹腾得最离谱的一次,是一个粗壮的大个子莽汉,冲进对面的电信营业厅要办什么业务,估计是没办成,便跑到大厅门囗大吵大闹,他昂首挺胸,叉腰扯嗓门,像头大水牛吹足了气,脸红筋胀,眉眼都扯歪斜了,那阵仗,简直要把整条街都掀翻了。营业厅里那些斯斯文文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哪是他的对手?一个一个轮番上阵,跟他怎么理论、解释都搞不定。看热闹的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几圈,也有吃瓜群众苦口婆心帮忙劝解,但莽汉不依不饶,硬是胡闹了许久,最后是报警请来了警察berber带走他,才算清静下来。

 

two

 

这条路上有一家广东潮州小吃,已开了很长时间,记得那年加班做特刊,干完活都半夜了,大家伙儿说吃点什么再回家吧,看这肚子饿的。于是乎,在浓重的夜色中,一行人涌进这家小店,店里当然已经没了客人,但老板的热情还在。满满围上一桌,要了好多特色小吃,满满摆了一桌,那盘黄澄澄亮闪闪的油炒金针菇,在灯光下着实诱人,尽管怕吃油腻长胖,但我还是举些筷子,首度开吃了这道香喷喷的油炒金针菇。哇!没想到它那么好吃,又酥又脆,咯崩有声,简直叫人想把舌头也给吞下去!满满一大盘的金针菇三两下就被抢得精光,看来大家是真的饿了!又喊老板快点再来一盘,依然很受欢迎。后来又吃过別处的油炒金针菇,但都赶不上这夜的味道。当夜还吃过些什么?好像全无印象了,只有这盘金针菇,深深印在脑海,至今想来仍觉唇齿留香。

 

在那道窗口打望的10年里,我见证了这条县城主干道的数次变迁:管网下地,道路重新改造过程中,有大半年光景,成了个灰尘飞扬机器轰隆的大工地;长势缓慢的小叶榕树,在数次更迭后换上了高大洋气的银杏树,城市也瞬间气派了许多;砌好花台种上花,等枝繁叶茂花开葳蕤时,又莫名撤掉了;楼下开设了公交站台,来来往往的车辆在这里停靠,上上下下的人群,仿佛一幅幅流动的风景画;路边丑丑的电变器外壳,画上了好看的水粉画,有一种文艺的灵气开始流淌;路灯又添了新品种,霓虹闪闪,流光溢彩,夜色更温柔了~

three

早年这儿是一片葱绿的田野,四季庄稼长势喜人,风吹麦浪,稻谷飘香,甘蔗林一眼望不到头。阡陌之间四通八达,连接着顺江公社十大队的几个生产队,正中是一条南北朝向的大路,典型的乡间泥土路,下了小雨会有点湿濡,光脚踩上去绵绵软软地,有一种贴脚的舒服。这条大路连接着城乡,是城里人闲来散步的最佳去处。日薄西山之后,晚霞染红了头顶的天空,汊在水田里干活的农民,早已饥肠漉漉,眼看穿得干干净净的城里人,已经吃了晚饭大摇大摆出来散步了,那种对比,那种眼热,让人情何以堪!

 

后来在大田的东西方向,齐齐整整拉出一条大马路来,铺上沙石浇上水泥,划出交通线路,又立起路灯,慢慢开始有汽车跑了~这条东西向的路,和前面南北向的路胜利会师,形成一个十字交叉口,十字框里陆续建房修屋,渐渐将田地蚕食干净,填满了黑压压的楼房。这条被命名为五津东路的道路,渐渐升级为县城的主要交通干道,车水马龙,热闹起来,而那条曾经受宠的泥巴路也浇成了水泥路,名曰岳巷路,开了许多衣服店铺,繁华无比,很快为全县人民所熟知,人们戏称为XX的春熙路。而那些插秧的村民上田坎当了农转非居民,做点小生意,收点租金,日子跟城里人好像没啥区别了~

four

在五津东路上逛了一圈打道回府,迎面走来一对老人,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牵着老伴的手,体贴温柔,仿佛牵了个小朋友,老大爷腿脚不灵便,走得一瘸一拐,没被牵的那只手还一直颤抖,但他沟壑深深的眉宇之间恬淡自在,全无愁苦。

 

“老伴儿,你看那边有棵黄桷兰,花开得多好!”

 

“哎哟,真是的,怪不得那么香哟。我们家的黄桷兰估计也开了,下周等我出院了,我们就回去闻花香了。”

 

“好哩,你要好生听医生的话,我们才可以走~”

 

“好的,我听你的~”

 

一阵微风吹过,送来黄桷兰淡雅宜人的馨香,让路过的人都醉了~

 

天空湛蓝,人间安祥,鸟和云说着情话,风和树唱着歌儿,等我们老了,也这样走在五津东路上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