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清晨

每日醒来,便觉着生命是无限的,总会有第二天的到来!这样的无穷无尽会延续下去,即使你我都不存在,或者说它本来与你…

每日醒来,便觉着生命是无限的,总会有第二天的到来!这样的无穷无尽会延续下去,即使你我都不存在,或者说它本来与你我无关。我们每日所做之事,常常是重复的。纵使生命的内容纷繁复杂,却是有限的,依然逃不过循环往复的宿命。而在这重复之中,哪怕有一丁点儿存在的意义,倒也值了。

屋子里还有些昏暗,往常晴天的六点早已是艳阳高照了,毕竟已经置身于夏天了。而雨后的空气里那股让人无法抗拒的自然的纯真与清新使她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她起身坐在床上,闭眼冥神,空气也静止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醒来后并不是立刻起床,而是在床上坐几分钟,什么都不想,让困意渐渐散去。外人看来,倒很有“神游”的感觉。

微风透过外婆家古旧的木格子花窗吹进来,让人感到一丝清晨的凉意,小河一如既往地唱着“哗啦啦”的歌谣,永远不知疲倦。

她习惯性地打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点了“随机播放”,不紧不慢地穿好衣服,叠好被子,拿起桌子上的木梳,走到门前,拔开门栓。为什么今天起来,感觉头这么重呢?难道是昨天做了什么梦吗?却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

近处枝桠疏离的梨树在微风中左右摇摆,它长得并不是很高,显得有些瘦削,叶子本来便秀气,却绝不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殊不知它的根须在地底下,该是多么地坚定,游历过了四周多少地方。目光往上飘,苍绿的树叶与发白的天空想拼接,仔细聆听,能听到稀落的雨滴声。突然,飞来一只小鸟,她默默地望着,目光出神。

耳边响起歌声,“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她好似又看到了他熟悉的笑脸,那么温暖、明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啊?你说什么?”

“我—问—你—在—看—什—么?”

“你看到那个男生没有啊,他是我们班的吗?”

她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望去,门外站了许多人,靠着栏杆,他们望着外面的天空,背对着她们。有些人在说笑打闹,有些人静而不语。暑假过去,又一群新生给这个校园带来了久违的欢乐。

“你说的是哪一个啊?”

“就是中间的那一个。快看,他转过来啦!”

那天的阳光正好,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或许还戴着一顶鸭舌帽,她确实记得不清了,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在后来慢慢深刻的。他缓缓地转过头,那张清秀的脸庞越来越清晰。他没有在和谁说话,他在对她笑,或者是对着别人笑。世界已经不能再美好了,阳光也没有那张笑脸灿烂。

“应该是我们班的吧,看着好像有点面熟。”

“真的是太帅了,连背影都那么好看!”

她的成绩平平,在班上并不担任什么职位,不过这并不影响她成为班里的活跃分子,说话大声大气、不做作,与同桌、前后桌嬉笑打闹,不失孩子般的率真。学生的世界除了上课、下课,就是做作业,还有就是发呆。人和人的交集更多地是通过一道道未知的数学题来连接的。

他们是纯粹而简单的,拥有简单的快乐、简单的烦恼。有人表现善意,结识了许多朋友。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三年后,他们将不再联系,再度成为彼此的陌路人。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来,或者他们根本不在乎,不用去在乎这样的时间流逝。他们已经习惯了重复每日的上课、听课、写作业、做广播体操,甚至于课间十分钟的玩乐都是极其相似的。他们以为这些已经发生了千万遍的事将一成不变地演下去。他们更不知道,这些曾经一再发生的事在某一天也将变成昨天的历史,仿佛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自己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局外人。而成长始终伴随着他们一天又一天。

她报了一个课后的英语补习班,让她后来感到奇怪的是——他居然也在补习班上课,而他的成绩并不差。尽管如此,他们的交流并没有因此而增多。无非是偶尔眼神相撞时的一个微笑、一句招呼。

他真的很爱学习,至少在她对他不多的印象里是这样的。他有着文采飞扬的文笔,他的作文常常是老师读给他们的范文。虽然自己都忘了当时老师读的是什么内容。她只是很羡慕那样才思流溢的人。作为一名中等生,她只能收起自己无限羡慕的眼神,继续埋头在无尽的题海中,希望自己那个并未开发完全的大脑能突然灵光一现,闪出智慧的火花。

在很多人眼里,她是个略有些神经质的女孩,勇敢是肯定有的,安静也有些,也会大大咧咧得不知所以。那时的她并不爱运动,却莫名其妙地报了夏季运动会的八百米赛跑。跑道外,是来自同学和老师热烈的加油声,听起来却好像有些陌生,许多人的声音相互穿插夹杂着,分不清谁是谁了。

酷热的骄阳炙烤着大地和在大地上奔跑的人,人人相对无言而胜于任何语言。人在朝着阳光往前跑,纵然明知那欲火的痛是何其难忍!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当年的那个追风少年,不顾一切、执着地往前跑去。

终点就在眼前了,累了,却早就没有感觉了,所以也不觉得累。一位和自己并不熟的同学将她搀扶着。总算是跑完了!他呢?他有没有参加运动会?应该是没有吧,但他肯定有去观赛。在她已经累得不行的时候,眼看就要倒在绿茸茸的草坪上了,就在那一瞬间,她在人群中看到了他——那个阳光下白衣飘飘的少年,有着灿烂的笑靥。她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她,不知道他也是有幽默的。是他闯入了她的世界,还是她把他拉入了自己的世界?

人生并不是一条有固定端点的线段,一端是生,一端是死,一眼就能望穿生死。它应是一条毫无规则的曲线,这许许多多的人生曲线相交纠缠,构成了这复杂的关系网。我与你都曾经是没有交点的平行线,延伸到了很多不为彼此知道的地方,在某个点发生转折,你看到了我,我看到了你,我们的人生有了交集,甚至会有一些重叠的轨迹。我们不知道下一刻将会分离,或许过不了多久又将重聚,又或许永远不得再见。我们以为机会只有一次,曾经发生过的事再次发生,我们以为抓住了机会,机会却放过了我们。

那年,她初一,他们第一次有了人生的交集。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雨后的鸟儿比晴天叫得更欢,叽叽喳喳的音量丝毫不减。它们躲在一旁繁盛的桃树上,那宽厚的叶子多少可以遮挡住雨水,以至你难以找见它们的踪影。除了这被云朵遮挡住的阳光,一切好似都与昨日相去不远。同样简单宁静的画面,生命的欢愉与叹息都在一念之间闪现,日复一日而使印象深刻。那安恬的时光藏在某个角落望着我们,或窃笑,或欣喜,或哀愁,看这些生命如何慢慢睁开双眼,在欲望的白日里去寻找一线生机。
她坐在外婆家屋前院子里那张摇晃不稳的小木凳上,面前是一条河、一座桥、一群山、一片田野、一个村庄。缕缕炊烟袅袅飘起在上空。
“姐,你怎么起来这么早?”小表弟今年十岁了,还处在又淘气又惹人爱的年龄。
如今,她每日上班,对着小学校里那群可爱又吵闹的孩子,又是快乐,又是疲惫。再看看自家的这个小不点,也说不出会有多少喜爱。大概人世间的事事物物都是同时含着喜与悲的,不过深浅的程度、比例不同。
人人都说她适合教小朋友,个子并不高,有着孩童般的声音,孩童般的活泼可爱与亲近。事实确实是这样,连她自己也一度这样认为。有些话,我们听得多了,就以为是事实了,以为就该是这样的。看着别人家的小孩,总觉得他们是那般的天真无邪,清澈、纯朴的眼睛里有一种童真般的智慧。事事惊奇,而事事不放在心上。长大后,寻找与童年的一丝丝联系,自以为头脑里的东西比童年时丰富许多,不过还是一个大孩子。
“小不点,你也起得蛮早嘛!”
“姐, 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小孩那双尚在睡意中的眼睛里闪现着惊异的光芒。
“什么东西啊?要这么神神秘秘地。”
“你跟我来就是啦!”小不点的小手牵着她的衣角,往里屋走去。
“你看,这是我的金箍棒!哈哈,厉害吧!”只见小孩从床上抽出一根红黄相间的塑料长棍,“以后我就是真正天不怕地不怕的‘齐天大圣’啦!”
“你就算没有这根金箍棒,你也是我们的‘大圣’,没人敢欺负你!”
“你不知道,我在学校是他们的‘老大’,他们都听我的话。”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
“因为我有号召力啊,我就是厉害嘛!”
“嗯,你确实是厉害!”
“刚开学的时候,我发现班上有一个小男孩都不大说话,其他人也不搭理他,还有人说他像个姑娘一样扭扭捏捏的,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只有我去找他玩。我和他渐渐玩得多了,发现他这个人其实挺好的,有时候话也挺多。他已经是我最好的兄弟了。我还让其他人不要和那个说他坏话的同学讲话,大家把那个坏同学孤立了好长一段时间咧!后来,那个坏同学不再说他坏话了,我宣布解除对他的‘冷战’,大家才又开始和他玩的。”
“他们怎么这么听你的话啊?”
“我在班里称‘王’,没有人敢反对我。谁要是反对我,我就让其他所有人都反对他!”
“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么辉煌的故事呢!”
她望着眼前这个有些豪气的小男孩,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幺妹,我去地里摘些辣椒,一会就回来。等灶上的米饭蒸好了,你就把火退了!”外婆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外婆,辣椒种在哪块地里,要不要我去摘?”她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跟着小不点。

“不用,”外婆顿了一下,朴实地笑了,若有所思,“地里长了很多茅草,还是我去吧,很快就回来的。”说完,外婆背起背篓就出门了。

“那好,你去吧,我会看着火的。”她转回头对小孩说,“等白天有空的时候再陪你玩,把你的金箍棒收好!先去刷牙、洗脸。”

 

她从院子走到房外,推开门,顺手把木梳放回屋子里,桌子上正躺着木心的《即兴判断》。这套《木心作品八种》是不久前一个远方的异性朋友通过网购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异性朋友,相互间称兄道弟。其实,也是因为他的原因,她才去结识了他的那些朋友。他们都曾经帮她提供过他的一些喜好,他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运动。有一段时间,甚至于他的行踪,她都了如指掌。那时的她把这些藏在心里,偷偷地幸福着。

“那我对他这持续的爱是深至痴,还是恰到浅处呢?我肯定永远也不会恨他。虽然他并不爱我,但他依然是我为之内心激动的那个翩翩少年。我对他的这份喜欢还能持续多久?时间会让这份感情越来越淡,越来越浅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