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来听风 雨来听雨

日日有雨。 且被天气预报的所谓大雨、暴雨吓得不敢出门。   生活日常楼下的便利店就可以全部解决。 &…

日日有雨。

且被天气预报的所谓大雨、暴雨吓得不敢出门。

 

生活日常楼下的便利店就可以全部解决。

 

一把香菜和小葱,常常是“青春不再”枯萎发黄了还没有吃完。

 

刚刚又扔掉了几个西红柿,寂寞无人问许久了,于是以变色变质的绝决,无声地控诉主人对她的冷落。

 

朋友说一日三餐,最考验人的耐心。

即使如我这般喜欢钻在厨房的人,也会在一日日的烟火重复里,因没有新的菜品而有些许倦怠。

随便聊聊的图片

 

早上熬制了八宝粥。

事实上何止“八宝”,各色的黄豆、红豆、黑豆,花生豆,各种的糙米、红米、黑米、糯米,还有紫薯,莲子、红枣、冰糖……相爱相拥着,在沸水里跳着舞,用香甜软糯开启一天的美好。

 

中午蒸米饭时,加了一把葡萄干和玉米粒,让原本的白米饭多了几分色香味。

炖了我爱的排骨,小朋友竟然不喜欢吃。唉,这大概就是此之蜜糖,彼之砒霜吧。

 

没办法啊,总是一天面条,一天米饭,像极了波澜不惊平平淡淡的日子。

 

 

趁雨停的时候,去公园走走。

空气清凉,大片的草坪,翠色欲滴。

觉得这时候的绿真是好看,初春的绿太嫩,再晚些的绿色太深,而这时候,尤其是雨后,绿得赏心悦目,绿得心旷神怡。

 

无意中,发现了一丛野麻。想起小时候,常常会摘了野麻的花,当装饰。无论是全开的花朵,还是未开的骨朵儿,总是能粘在额头,戴在耳朵上。

小朋友惊讶地问怎么可能,待我将一朵小花粘在耳朵上成为悠悠晃荡的耳坠时,他才终于相信。

 

只是,那些用野花作装饰的童年岁月,那些和我一起戴野麻花的小伙伴们,都去了哪里呢?

 

时间,总是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我们总是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够明白,自己真正怀念的,到底是怎样的人,怎样的事。

 

 

林语堂说我们不是这个尘世的永久房客,而是过路的旅客。

 

我们都是过路的旅客,在不同的驿站驻足、停留、观望、休憩,会遇到一些人,也会看到一些风景,然后,继续前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