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又是周三。 最近自己在家,周日难得有心情自己做饭,看到上周末从老家带来的土豆,选了几个,炒了炒,可能没炒透,也…

又是周三。
最近自己在家,周日难得有心情自己做饭,看到上周末从老家带来的土豆,选了几个,炒了炒,可能没炒透,也可能土豆发芽了?没太留意,结果是凌晨两三点肚子剧痛,然后第二天发烧到38.4,上午还在单位,纠结了半天,决定请半天假回家歇一歇,因为看东西总是重影,可能是烧糊涂了,加上最近很累,处理了很多事情,想回家躺半天。
其实,我这个职位,请假最不划算,扣着工资,但业务员和客户的电话还是不停的打进来,我心烦,躺下之后,把手机设置成了飞行模式,没过半小时,于心不忍,也怕领导唠叨,又改回去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电话和微信,噼里啪啦的,一如既往地。无非就是:在外出差的同事买不到车票了问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打开地图看看怎么转车(这份工作干久了,以后出去不用担心回不来);业务员时不时甩过来一个电话,然后毫无感情色彩的附加一句“回个电话”,冷梆梆的摔在我的脸上,我忍了一下,然后回复一句:好的,就起身去打电话了;还有,负责生产发货的领导发微信说某某项目今天要发货,我问装配完了么,回复没呢,然后我就纳闷了,隔着靴子,先使劲敲打一下,以示警告:你不许痒?
躺到六点,突然想到只是喝热水排汗的话,第二天并不一定会好,可能会影响上班,不想也不能连续请假,所以,做了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去诊所看看,主要担心当下的特殊时期,诊所不接发烧患者,结果是自己多虑了,能在一定概率上挣钱,为嘛不挣。
打了一针,开了一些药,84元,医生嘱咐最近三天只能喝粥吃馒头。
回到家继续躺着,盯着天花板,我突然在想:假如我现在死了,我能给爱人和荞麦以及父母留下来些什么?想了很久,答案是什么都留不下,顿时开始疑惑自己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等过段时间,得买保险,万一哪天我突然没了,也能留点钱,可能就是烧糊涂了。
说到这儿,我又一次觉得自己不如父亲。前段时间父亲生病,好像是结石,需要插个导尿管,接导尿袋,这个样,还歇不住,母亲说父亲为了不耽误农活,把导尿袋放在裤兜里,去地里干活。
我现在年纪轻轻,就如此的“爱惜”自己,估计等我到了父亲的年纪,可能稍有感冒就得把孩子们招呼到跟前了。看来还得经受些磨练,就像当初的选择,觉得呆在国企太颓废,非要来私企历练一样……
第二天起来,就见好了,但爱人开始全身起荨麻疹。真的是祸不单行。
屋漏偏逢连阴雨,今天石家庄暴雨,庆幸没让加班,下午下了班就走,绕了一大圈,到家的时候已经淋湿,赶紧冲了个澡,没多久,看到邻居在群里说地下室进水,让在家的年轻小伙子下去往外滔水,我赶紧找了身衣服下去,滔了一小时,满身大汗,回到家,又冲了冲,没半小时,邻居又在群里喊地下室的水又深了。
算了,毁灭吧,累了。
不知道是到了这个年龄,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还是只是我个人的境地,就觉的很挫败。
还有个让人挫败的事,等定型了再说。
想起刚工作的时候,发电厂,坐班车到现场的门口,然后排队进现场,在那儿实习的一个大姐,说“荣轩,你走路背很直呀”,现在呢,我一直驼着背,未老先衰,也可能肩膀上的担子重,也可能又矫情了。
即使这样,我还是会好好睡觉,过好每一天,因为内心期待着不一样的明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