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记忆

记忆   小时候,三叔常常用箩筐 挑着我在乡间田埂上走 有时箩筐的另一头不是猪草 而是半筐红薯或者秕…

记忆

 

小时候,三叔常常用箩筐

挑着我在乡间田埂上走

有时箩筐的另一头不是猪草

而是半筐红薯或者秕谷

我趴在箩筐边

感觉整个天地都在一颤一颤

这几乎是我对这个世界

最早和最温暖的记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芷涵手机拍摄)

前段时间,三叔带着三妈一大早过来,他看起来还是老样子,精神很好,嗓门也大,一副笑模样。

 

爸爸说他们几弟兄,属三叔最会做活,他还没灶台高,就搭台给全家人做饭。爹爹(爷爷)懒,婆婆急,就骂人,三叔听着,只一心帮家里。

 

我是想象过三叔搭台做饭的情形。他应该是搭台洗锅、炒菜,然后他从椅子上下来,去给灶膛喂柴,弄得满脸黑黢黢的。

 

我甚至能闻到旧时厨房里满屋子呛人的烟味。

 

记忆里,三叔对我很好。我那时小,四岁左右,他还没成家。四岁左右的我正是天真可爱的年纪,所以三叔出门做活也常带着我。

 

三叔是壮劳力,自然经常挑一副担子出门。他把我放箩筐里,我喜欢半跪半蹲地趴在箩筐边,两手扶着边边,眼睛四处张望。

 

挑担子需两头重量差不多才称手。于是,三叔经常割一些猪草或是挖一点红薯,再或者遇上收谷收麦就弄上一点秕谷放另一头的箩筐里。

 

我到现在还记得:三叔挑着我走路,他的扁担一颤一颤的,我用两只手抓着箩筐边,一摇一晃,满心欢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