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上烟雨

汉中盆地这块秦岭和巴山怀抱中的明珠,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而素有“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的美称。 汉上烟雨,或…

汉中盆地这块秦岭和巴山怀抱中的明珠,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而素有“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的美称。

汉上烟雨,或淅淅沥沥,或微风斜雨。烟雨过后,或碧空湛如蓝洗,或山色草木总能拧出些水分。

烟雨本无情,若说情思暗涌,那也是烟雨中的人儿乱了心智,情绪暗暗发酵使然。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烟雨花果山

褒水东畔、九岭十八坡下的花果山,其烟雨之美令人惊愕!许是这里曾是褒姒故里,几千年以来便遗留了褒姒的清丽婉转和澄澈秀美。烟雨之中的花果山多了一些空濛的水气,坡坡岭岭、散落农家、花木草树都慵懒地睁开了眯着的眼——坡岭极慢极慢地漏出藏青,几绺闲散的云朵也都是湿湿的,让你心里完全可以感悟到它们正在滴着清清的水花。这景致是褒姒的一缕愁魂乍现吗?或许是——幼时的多舛命运、少女时代的不情不愿、身处后宫所面临的风谲云诡等等,一切的一切并非如一句“烽火戏诸侯”可以轻描淡写地述说出一生的无奈和凄楚。

如果说一旦心生意念,那在茫茫宇宙中便会有感应,那么一缕褒姒魂该有多强的感应啊!

散落的农家偶尔炊烟袅袅:房前稻谷金黄,那金黄的稻子被水滴压弯了腰,每一枚金黄的稻穗都呈现出丰美的弧线,那弧线上闪烁着多芒的水光,那水光分明折射出了农者的希冀和辛劳。屋后玉米成行,青纱帐里,那挂在玉米棒子上暗红的须并不逊于男子的美髯。

掰下几个玉米棒子,留几片青叶,埋进依然有火星子的草灰里,耐心等候。这时候,你静静欣赏雨后苍茫,感悟丰美秋色。流水汩汩,雨打芭蕉,几多清音妙趣叩击心扉。炊烟袅袅,黄橙入眼,一幅斑斓画卷潜入意念。农家的生活俭朴归真,农家的节奏淡远舒缓。

熟透了的玉米香味早已飘进你肺腑,那香味把你从意念中扯回来。从草灰里拿出烘烤好的玉米棒子,剥掉棒子上残留的一点儿焦黄色的叶子,你可以享受这种美味了!尽管食用方法略显原始,但心里却是美美的。

 

二、烟雨荷花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句诗道出了晴日里荷花盛开的无限娇美。

烟雨中的荷花则多了一种耐人寻味的情丝。或烟雨蒙蒙,或荷塘氤氲,当你置身于百亩、千亩荷塘之时,荷花的美已经不再是晴日里的那种怒放和娇艳了。田田荷叶上正滚动着晶莹的水珠,且在微风中轻轻摇曳,这是荷花仙子的一袭长裙。再看看荷花,有的完全开放了,她们正迎着细雨微风,被烟雨洗礼着;有的含苞欲放,全然青涩娇羞,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薄凉。这些烟雨中的荷花或许是一种凄美、一种宁静和一种婉约。晴日和烟雨中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致应该都是荷花的真实美,能够毫不掩饰毫无保留地显示出生命的真实,这该需要多强的纯真和多大的豁达呀!

此情此景,潜意识里实在难以滋生出旷达热烈的情怀,或许会是一种被宁静过滤了的淡远和清欢,抑或是忧思。这感受犹如渺茫的管弦丝竹之音,绵绵入耳,入心,总会引起久远尘封的情愫——明明被她袭着,缺难以断舍离。也许会挣脱意念的束缚,在心里哼一句“……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也许会蓦然想起那句“濯清涟而不妖”。

 

三、烟雨汉山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汉山,虽然海拔不足一千五百米,但它却是一座了不起的神山!早在公元前七—八世纪西周王朝统治时期,它就作为西周王室的祭祀场所。《诗经·大雅·旱麓》为证:“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即出此篇。汉山最早的名讳是“旱山”,后来随着“沔水”改称“汉水”,“旱山”也就理所当然地改称“汉山”了。

汉山之美,美在烟雨。《南郑县志》记载:“(汉山)顶上有云即雨”。汉中谚语云:“汉山顶亮,晒得够呛,汉山戴帽(起云),大雨即到”。

麦收过后就要插秧,人们盼望下雨。在人们的潜意识里似乎觉得丰沛的雨水是这一季丰收的象征。

我钟情汉山的烟雨,因为在这个燥热的天气里若能徜徉于汉山的烟雨之中,那绝对是一种清凉酣畅和舒心惬意的享受。

汉山的烟雨空濛淅沥,如诗如画,似乎每一处都敞露着生命静静的等待和希冀——鸟栖枝头,意在奋飞;雨润山花,娇蕊噙泪;雨打松林,松涛阵阵;草木如洗,风姿摇曳;泉水激石,泠泠作响……一切生命,都以一种不可遏止的拼搏彰显其顽强和抗争。

我最欣赏烟雨中的茶园。

淅淅沥沥的雨停了,抑或水气正在弥漫。赏不够的满坡氤氲,那流动的美直入心田。看不完的垄垄青翠,那滴滴绿汁仿佛已然入喉。任白云缱绻坡岭,由水气弥漫茶园。这意境,再现了“水是流淌的云,云是飞翔的水”的唯美。

在水气弥漫的世界里,茶山多了几分苍翠,茶园多了几分碧绿。满眼葱茏,满怀潮湿,满心舒爽。

掬几片茶叶入手,那叶儿温顺且万般妩媚地羞涩了,却又慢慢地显示出重返枝头的意念和韧劲。我忽地觉得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她的心在枝,在根,在同类的善意和融合里。一旦离开,她必定失去了鲜活的生命。

我松开了手,看着她笑笑而去……

于是,留恋那茶叶儿,那茶园,还有那汉山烟雨。

 

四、烟雨褒水

晴日里,褒谷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两岸群山苍翠,一带绿水荡漾,这时的褒水宛如碧绿的翡翠,闪着温润的水光。山水辉映,白云悠悠,野鹤振翅,清风送爽,鸟语花香。此情此景,使人情不自禁地回味起两汉三国历史文化。

老家在褒水下游东岸,童年的欢乐、少年的艰难、而今的乡愁都融入流淌不息的褒水里了。

烟雨褒水则令人滋生出一种宁静淡远的感受。

辛丑年端午节这天断断续续下着小雨,表弟来我老家专程看望我哥我姐。

其间,表弟提出:我们到河堤上去看看吧。我欣然答应,于是乘车前往褒河河堤,沿108国道西行很快到了褒河大桥,调转车头向南折向褒河河堤。

我们下了车,打开伞,小雨淅淅沥沥。伫立褒河堤岸,举目四望,烟雨中的褒水空濛悠悠,水气氤氲,泛着水花缓缓向南流去。

我饶有兴致地给表弟介绍:这儿就是汉中有名的八景之一的“龙江晓渡”,表弟点点头,想必是早已知晓,我便不再赘述。

我接着说:“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这儿还有渡口和渡船,河对岸有生产队的地,耕种收获都靠悠悠渡船。这儿是三县交界处,古时候水运发达时,从这儿渡河走川陕公路,可达宁强、四川,甚至大西南。”

表弟听了这一介绍立马兴趣盎然,他仔细看了看这儿的环境,似乎头脑中已然勾勒出了渡口上农家野渡、商贾穿行的繁忙景象,想象到了西出陕川到天涯的画面。

“褒水是不是在下游跟汉江汇合了?”表弟转过头来问我。

“是呀!你看,那东西走向的是梁山。距离这儿5里是黄龙寺滩,褒水就在那儿与汉江汇合里了。”我朝南指了指。

“黄龙寺滩?”表弟兴致更浓了,“走!我们去那儿看看。”

“好。”我们驱车朝南而去,行驶在刚刚竣工的滨江大道上。

我们下了车,依旧打着雨伞。表弟远眺黄龙寺滩,见两条水系汇合于此,气势浩瀚,烟波江山,顿生感慨。

“传说古时候,褒水在这儿汇入汉江,夏秋季节常常发大水,淹没天地村庄。百姓们就在这儿修建了黄龙寺,祈求福祉,永绝水患。可还是洪水泛滥,洪患不息。后来,人们就在岸边的周营村修建了‘双龙寺’,说来也怪,自从有了‘双龙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洪水泛滥了。”

“有那么玄乎?”表弟惊愕了。

“是嘛!所以,百姓们又开始敬龙、舞龙,祈求龙带来吉祥如意,富足安康!从那以后,龙舞就变成了我们这儿最突出的文化特征。龙江就是龙乡。”

表弟听了我的介绍笑了:“龙江确实有广博深厚的历史文化!”

回头再看一眼缓缓流淌的褒水,烟雨中多了一丝涵虚空濛,又使人无端地滋生出一种宁静淡远的心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