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第六天

1. 真热呀!下午五点半从家里出发去书社,阳光打在额头,依然是一片火热。 与芷涵说:“为写个字,花这么多的时间…

1.

真热呀!下午五点半从家里出发去书社,阳光打在额头,依然是一片火热。

与芷涵说:“为写个字,花这么多的时间、精力与金钱。”又说:“不付出哪里来的回报?”
“什么回报?”
“安安的字还是写得好呀。”
“毛笔字还可以。硬笔字一般般。”
“哪里呢?硬笔字也可以好不好?”安安有些急。
“是可以的,起码在同学中你的字肯定是很好的那种。”我安慰。

芷涵高考后练过一段,她手聪,上手很快,不多久,魏碑就临得像模像样,很有些古意的。
又或许是魏碑里藏着的某种隐约的沉默与她骨子里的倔强很像。

2.

登录QQ ,发觉被人删除,已是后来的事了。
三年,你自以为那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想到这里,不免坐在这里发呆,于是,空调略显吃力的声音就像无边无际的单调向你压了过来。

你抬头,看见空调下的镜子映照着窗帘上的花朵。那些花朵,像少女脸上绽开的粉红。
像梦。
它们远比现实清晰。

你想起你折下的一枝桃花。那桃花粉红,透光,你举着,那薄的光透过花瓣,仿佛在空气中颤动。
这颤动令你快乐。

3.

丝瓜花、黄瓜花、南瓜花、冬瓜花都是明丽的黄,而叶子却是绿意盎然,在风中晃动。

掐空心菜的时候,不经意发觉冬瓜上粉了,白扑扑的。
“这冬瓜好大呀。”
“就是大了破开了吃不完,喜欢糟蹋。我们几家都吃不完。”妈妈接着说。
“哪天买排骨了炖,这样可以多吃一点。”

我想到这些,眉宇间泛起一些笑意。这些寻常的菜蔬,让人觉得很多触手可及的快乐一直与我在一起。

又想到妈妈晚上与我说到她已准备好了寿衣以及更多具体的细节。这是我不愿意想,也不愿意面对的。
我指望着他们能陪伴我到老。到时候,我这个小老人陪着他们几个老老人,吹着乡间新鲜的风,等开花的瓜果。

嗯,花一波接一波开着,我们静静坐着,这些简单的花遍及乡野,它们毛乎乎的叶子在风中又绿又大,有一种令人心醉的安详。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