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尔赤兀歹与也速该之约

公元前三世纪到十二世纪长达1500年的历史时段辽阔的蒙古高原上活动着无数个游牧民族,匈奴,乌桓,鲜卑,柔然,突…

公元前三世纪到十二世纪长达1500年的历史时段辽阔的蒙古高原上活动着无数个游牧民族,匈奴,乌桓,鲜卑,柔然,突厥,回鹘,契丹,女真不同的族系语言体质特征彼此各异。为了本部族的利益,他们不断发生战争,掠夺对方的牲畜房屋人口以及各类财产,它们不是一个统一政权的国家,而是由利益相同的民族联合体。乙
而历史上一些民族胜利了,成了统治者,而失败的一方就失去了自己的文化,信仰和语言,成了胜利者的附属品。这就是历史变迁的主要内容。

随便聊聊的图片
蒙古族的直系祖先原是东胡的一支,原来居住在额尔古纳河流域的山林中。从事狩猎生活,约于公元八世纪他们走出山林走向草原过起了游牧生活。公元九世纪至十世纪他们从下游东迁,到达赣南河,克拉伦河源头,逐渐成为大的部落。
东胡在蒙古高原是一个强大的部落联合体,势力几度扩张到了中原地区。由于东胡王几次欺凌另一个部族 匈奴,被匈奴冒顿单于集中所有力量对东胡进行决战,战争打的十分残酷,一连打了四十九天,东胡遭到毁灭性打击。其中一支逃到了乌桓山居住。称乌桓族,一支逃到鲜卑山称鲜卑族,有两对夫妻逃到一个叫额尔古湼昆的地方,那里重峦迭嶂,沟谷幽深。额尔古湼昆是险坡之意,那里水草豐茂,利于畜牧。他们就在那里繁衍生息。多年以后人口逐渐增多,分为许多部落。额尔古湼昆已容不下这庞大的人群,于是各部计划走出深山,走向草原。但当进山時的道路早已被封死,他们找到以前的铁矿,积累了大批干柴,宰了七十头牛马。用它们的皮做了七十个风箱助力。引燃地下煤火熔出一条宽阔大道走向草原,乌梁海就是当年化铁熔山的一个蒙古部洛。一直生活在蒙古高原。
当时在蒙古高原上有很多的蒙古部落,较为强大的有札刺亦儿,劳尔乞,塔塔尔,克烈,乃蛮,汪古,赣亦刺肠,彼此间互相争战,经过无数分裂改组,最后形成塔塔尔,克列,劳尔乞,乃蛮四大集团。金灭辽后,蒙古族各部归属女真,女真为了长期统治蒙古民族制定两手政策,一方面怀柔笼络,封蒙古酋长为大汗,一遍加重对蒙古族赋税,掠夺其财物,稍有反抗便武力镇压,并在蒙古各部间挑拨是非,激发矛盾,从中取利。
十二世纪初,合勒不勒可汗俺巴孩准备把女儿嫁与塔塔尔部的酋长铁木真,但铁木真却受金国挑拨,竟将亲自送亲的俺巴孩捉住并送给金国。金章宗以俺巴孩经常反对金国统治为由,把俺巴孩用极侮辱的刑法处死,从此孛儿只斤氏与塔塔尔和金国成为世仇。
俺巴孩死后,跟随他的各部酋长纷纷离散,其子也速该巴特决心遵从父亲遗嘱“直到磨尽指甲,十指流血”也要报这血仇,于是也速该巴特奋发图强,历尽艰难,联络各部使孛儿只斤氏再度复兴成为蒙古高原一个强悍的部落。
一日,也速该巴特在打猎途中逢上白幹勒忽纳兀惕氏赤烈都娶亲,见新娘美丽无比,就同其兄其弟去抢新娘,赤烈都逃走,也速该巴特把新娘带回家里,做了自己的妻子即诃额仓。
也速该巴特并没有忘记与塔塔尔的血海深仇,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也速该巴特像 狼 一样冲进敌群,把塔塔尔兀格砍落马下,提着酋长铁木真人头得胜回归,回到家里,正逢上诃额生下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出生之夜毡包里布满红光。照耀数里,一落生就哭声嘹亮,右手握一大如碑石的血块,见儿子生具异象,加上复仇得胜,也速该巴特高兴异常,大碗的喝酒,当诃额仓让他给儿子起名时,也速该巴特哈哈一笑“他妈的,铁木真兀格,欺压我多年,就让他给我当儿子吧,我的儿子就叫铁木真”,快去请客,庆贺我儿子出生和我消灭了仇敌。
酒宴正要开始,有人来报,乌梁海部的札尔赤兀歹老人相访,乌梁海部与孛尔只斤部世代联姻,关系极为密切,札尔赤兀歹与也速该巴特是亲密无间的生死弟兄,听到札尔赤兀歹的到来也速该巴特迈出包房,携手并进,先是庆贺,见到了初生的成吉思汗,札尔赤兀歹说此子天庭饱满,地阔方圆,两眼英光外露,将来必定是高原之主。对也速该说,去年我也生了一个儿子叫哲勒蔑,将来让他跟随你的儿子备个马鞍,进门的时候掀掀帘子,让他做个随从吧,也速该巴特非常激动“老哥哥不要这样,将来让他们兄弟相称,为统一蒙古高原而相互扶持吧。
札尔赤兀歹说,不知老弟喜得贵子,没有准备,就让这貂皮襁褓做为送侄儿的礼物吧,哲勒蔑还小,先在我家养着,教他些武艺,等到铁木真长大时我再把他送过来,喝完后,也速该巴特将他送到包外,想不到这竟是最后一面。后来在成吉思汉统一蒙古高原后带者勒蔑,速不台,査兀尔汗在斡难河对赤兀尔兀歹老人举行隆重的祭祠活动追思缅怀老人的功绩
注,公元700年至1240年蒙古高原盛行抢婚习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