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酒引

男人大概天生就是小酒馆的主人。小酒馆里不仅回旋着一个时代生活的气息,也回旋着你所处地方的生活气息。 冰马在一首…

男人大概天生就是小酒馆的主人。小酒馆里不仅回旋着一个时代生活的气息,也回旋着你所处地方的生活气息。
冰马在一首《小酒引》里,就向我们展现了一幅活色生香的小酒馆图。在我心里,这更是一幅活色生香的公安风貌图。(这幅图是我每日所见,并置身其中的的。)

《小酒引》是冰马的《公安引》中的其中一首。我想里面真实的成分很多。我仔细读了他整组的《公安引》,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作为儿子,对父亲无时无刻的牵挂。他的这首诗,也不例外地表达了这样的情感。

“三两人小酌,在公安话里/应该说:一块喝点小酒”,是的,在公安话里,应该说“一块喝点小酒”,或者说“一块去喝点”。大街小巷,这样的情形比比皆是。三两人说话,聊天,在与友人相对小酌时,一切可以抛开。

不是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么?我想,大约冰马在回到故乡之后,家乡的友人来与他相约喝酒,让他暂时忘掉了病床上父亲。他写“那么好吧,先搁下病床那堆老棉絮/爬上十字坡饭馆的陡坎”。这里的“陡坎”我想应该还有一份隐喻在里面:父亲病重,在儿子心里,就是“陡坎”呀。可是他能怎么办呢?

现在,冰马与友人相对,坐下来,喝酒。“你俩喝它二两,我干掉余下多余”。他怎么写“我干掉多余”呢?我想,在他心里,那份对父亲驱之不散的担忧,都在这“多余”的酒里了。

接着的“还有你,不许喝茶,就给你瓶啤的”,读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呢?想起自己看见过这样的景象,一桌子人里,有人或许不胜酒力,就想以茶代酒。这里也应该是这样。冰马的老友大约不怎么喝酒,但老友相聚,不喝点什么总不好,于是冰马递给老友一瓶啤酒。啤酒虽说也是酒,但自是不可与白酒同日日语。诗人以一颗敏感的心体贴着老友,正如他在诗中所言“我从不整人,只整我自己”

一句“只整我自己”,以五个字,淋漓尽致地道出了他的豪爽、仗义,也表达出了一个儿子沉重的心。是啊,父亲还在病床上,他是多么希望以一次醉酒,来忘却压在心底的对父亲的牵挂与担忧。

随便聊聊的图片

“酒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是肉欲的催化剂,也是才情的发酵剂。”“酒,即是堕落,也是飞翔。”
不记得在哪里看见过这样的文字。我只知道冰马借着几两小酒,在《小酒引》里让我看见了他才思的奔涌。

以上是2016年8月的文字。现在的我如果读到,会作怎样的解读呢?想想,我是不知的。
一直以来,很少读谁的诗歌后还写这么多字。毕竟,在我心里,诗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人与文字的相逢,人与人的相逢,想来都有它的定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