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交通线

《首开巴山红色交通线的张含辉》一文,是市党史特邀研究员郭松林同志收集整理的。该文,让我们了解到了川陕红色交通线…

《首开巴山红色交通线的张含辉》一文,是市党史特邀研究员郭松林同志收集整理的。该文,让我们了解到了川陕红色交通线更多的史料。

随便聊聊的图片

1933年5月,地下党员武志平通过川陕红色交通线路,把红四方面军急需的地图、药品、报刊、擦枪油、电台零件和其他军用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苏区。但在武志平之前,地下党员张含辉曾只身前往川北,最早开辟了联络红四方面军的红色交通线。

 

张含辉,生于1900年,字蕴山。陕西省兴平人。1924年经魏野畴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下半年转为中共党员,在校负责学联工作。

 

 

 

1927年1月,张含辉被选为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农民部部长,后又被推举为农民委员会委员。在此期间,中共陕甘区委成立,张含辉被派往渭南担任中共渭南地委委员。1927年4月,蒋介石叛变革命,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共陕甘区委在白色恐怖下成立了陕西总工会,组织领导陕西工人运动,张含辉等13人被选为执行委员。6月8日,陕西农民协会成立,张含辉当选为省农协常委兼军事部长,到长安、蓝田一带组织农民抗租抗税,全省农民协会很快遍及关中六十余县,会员达60余万人。

 

1929年元月,由于叛徒出卖,中共山东省委负责人邓恩铭、郭隆真等相继被捕。1930年11月,刚恢复工作的山东省委机关再次遭到破坏,省委书记刘谦初被捕。危难时刻,张含辉被中共北方局派往山东,临时负责省委工作和组建新的山东省委。1931年2月,中共山东省委成立,张含辉任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长。4月,张含辉在敌人明令通缉下,机智脱险到了上海。之后,张含辉留在中央工作。

 

蒋冯阎中原大战于1930年10月爆发后,张含辉回到陕西,先后去甘肃平凉邓宝珊部教导团和陕南汉中杨虎城的警卫团开展兵运工作。当时,杨虎城的警卫团驻扎汉中沔县(今勉县),装备精良,有官兵2000余人,其中200多名中共党员担任团营连长。全团16个连队,有10个建有中共党支部,是我党控制的一支精锐部队。警卫团长张汉民,1925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深得杨虎城信任。张汉民也是由中央军委任命的陕甘特派员,由中央特科直接联系。陕南特委负责人汪锋、刘顺元、张德生等来到陕南工作,都先后住在警卫团内,在张汉民的掩护下领导陕南地区的革命斗争。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一路西征,12月中旬经西乡县钟家沟,翻越大巴山,解放通南巴地区,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1933年4月,张含辉受陕西省委和陕南特委指示,化装成商人,携带数担红军急需的物资,经南郑碑坝翻越巴山前往川北,与红四方面军总部取得联系。双方在会谈中,张含辉详细汇报了杨虎城部队及汉中驻军等情况,提出策动警卫团兵变,与红四方面军南北呼应的建议。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曾中生等总部领导听取意见后一致认为,鉴于目前形势,警卫团暂时留在杨虎城部对革命有利,但可以与红四方面军建立互不侵犯关系;如果情况发生变化,再公开打出红旗,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张含辉返回汉中,将双方会谈情况及时汇报陕南特委和陕西省委。

 

此后,张汉民警卫团地下党组织,沿着张含辉开辟的这条线路,为川北红军送去了不少军用物资。同年初夏,张含辉奉命再次前往川北,与红四方面军进行联络。任务完成后只身回归途中,在南郑县两河口附近,被反动民团团长徐耀明的李华元分队长抓捕,张含辉坚不吐实,英勇不屈,在一个叫松林坡的地方惨遭杀害,年仅33岁。

 

川陕红色交通线,很多人知道是原国民党三十八军少校参谋、中共地下党员武志平联络而建立起来。但郭君此文,让我们知悉,在武志平之前,隐蔽在杨虎城警卫团的中共地下党员张含辉,就已开辟出了一条联络红四方面军的红色交通线。

 

作者首先写了张含辉的生平和早期经历。他1925年由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参加驱逐陕西军阀吴新田的斗争,担任陕西省学生联合会主席,也曾担任过国民党陕西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农民部部长、农民委员会委员。中共陕甘区委成立后,他被派往渭南担任中共渭南地委委员。1927年4月“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在中共陕甘区委领导下,他参与组织领导陕西的工人运动,到长安和蓝田一带组织农民抗租抗税,取得很大成绩。后来,他被中共北方局派往山东,负责组建中共山东省委并担任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长,任期5个多月,山东省党组织恢复和发展取得很大成效。1931年4月,山东省委机关再遭敌人破坏,张含辉被通缉。他机智脱险,到了上海,后留在了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工作。

 

接着详写了张含辉开辟红色交通线的情况。张含辉后来又回到陕西开展革命斗争。1933年4月,他接受陕西省委和陕南特委的指示,化装成商人,携带数担红军急需的物资,经南郑碑坝,翻越巴山前往川北,与红四方面军总部取得联系。双方在会谈中,张含辉详细汇报了杨虎城部队及汉中驻军等情况,提出策动警卫团兵变,与红四方面军南北呼应的建议。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等总部领导听取意见后,认为警卫团暂时留在杨虎城部对革命有利,但可与红四方面军建立互不侵犯的关系;如果情况发生变化,再公开打出红旗,与红军会合。张含辉返回汉中,将会谈情况及时汇报陕南特委和陕西省委。此后,张汉民警卫团的地下党组织,沿着张含辉开辟的这条线路,为川北红军送去了不少军用物资。同年初夏,他奉命再次前往川北,与红军进行联络。任务完成返回途中,在南郑县两河口附近,被反动民团团长徐耀明的李华元分队长抓捕。张含辉坚不吐实,英勇不屈,被杀害。

 

川陕红色交通线的开辟,在中共党史上具有特殊的意义,值得研究。如果说,西安事变是“反蒋、联共”,最终形成了“国共合作,一致抗日”,那么,西安事变的“帷幕”就是:当年武志平红色交通线的开辟,此线路的开辟,是具有“反蒋、联共”倾向的杨虎城部、孙蔚如部和红军建立“互不侵犯”“密约”的历史凭据,它等于拉开了西安事变的帷幕。而张含辉开辟的红色交通线更早,此事件把国民党军和红军建立“反蒋、联共,共同抗日”关系的时间又向前推早了一步,可以说此事件的发生是西安事变的前奏曲。

 

这里,让我们对烈士张含辉深深地鞠上一躬!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