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烟俱静

拐进荆桥渠,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 路的一边是微波荡漾的碧水,一边是栽种药材、蔬菜的田垄。 渠边也有几户人家,它…

随便聊聊的图片

拐进荆桥渠,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

路的一边是微波荡漾的碧水,一边是栽种药材、蔬菜的田垄。

渠边也有几户人家,它们大都是窄小的平房,红墙红瓦,陈旧的那种,就那么一直立着。

其中一家,老头老太太头发都白了,乱蓬蓬飞着。他们养鸡养鸭。那些鸡鸭随意散着,鸡们一会儿上了屋顶,一会儿下了水坡。鸭一天到晚浮在水面,肥肥的一团,或麻或白或黑或灰。

夏天,那对老夫妻就躲在树荫底下摇着蒲扇,狗趴在他们身边,吐着舌头。他们的房前屋后栽种蔬菜,莴苣、芫荽、辣椒、茄子、黄瓜、丝瓜、冬瓜、大蒜……这些植物亦步亦趋地顺应节气,赶趟似地开花结果。也种豌豆,蔓生在地,叶面青翠欲滴、紫花蝴蝶一般,跃跃欲飞。

我偶尔散步经过,忍不住望过去,感觉目光与他们中的某一人对上,就大声喊他们一声,说:恁那们在门口吹风啊。这几天热咧。那老太太可能已不认识我,也听不清,只那老伯挥手,算是与我招呼了。

更多时候,我都是悄无声息经过,他们呢,泥塑一般、望着门前的鸡鸭。又或者,他们什么也没看,只是坐在那,等天黑。

前些年,他们的儿子去世,他们的女儿在旁边搭了间蓝色板房,以便回家时住着方便,然后照看一下老父老母。

如今,那盛放岁月的静好和闲适的院落,好像都有了掩饰不住的落寞,我想,人到老年,痛失爱子,那喧闹的尘世应被他们关在了门外,再也与他们无关。

而那些葳蕤的植物,应是大地赐予他们的好。它们存在于某个时段,借着因缘交集,引导他们把生活的焦虑和烦恼放下。他们呢,借着机械的劳作,让自己从无望的日子里解脱出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