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的早餐

大雨过后的县城,无一丝凉爽,积水还在流淌,太阳已肆虐地面。清晨六点多,空气中的热气,已让人们汗流夹背。 每次回…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大雨过后的县城,无一丝凉爽,积水还在流淌,太阳已肆虐地面。清晨六点多,空气中的热气,已让人们汗流夹背。

每次回乡,总要抽出一个早晨,步行去街头那家老店,喝一碗胡辣汤。

说不出这家胡辣汤有多好,可能只是咸淡,稀稠、及配料对我口味而已。唯有不足之处,他们家早餐没有油条。每次去之前,我需在另一个油条铺里,排队买了我最喜欢的油条,再去胡辣汤店,坐在他家那种,最古老的板凳上,用着他家最简易的餐桌,一勺胡辣汤,一口油条的用心享受着小城的早餐。看着那灰瓦青砖,听着那朴实的乡音,如同简约的旧时,清白简洁。唯有回到这里,方有如此心境,美好的情怀,亦只有这样一个地方——故乡,甘愿让你忘记繁华,静守平静。。

在这里用早餐,偶遇的机会很多。随你一抬头就是熟人,必竟县城就这么大,你觉得好吃的地方,他人也会再来。每次在这里用早餐,一半是回味,一半悠长。多年漂泊在外,梦里梦外念念不忘那黛瓦白墙,以及青砖小巷的人情乡味,还有满城的月光。都将融进这小小的小店,回味撒满你的衣衫,装进你的胸腔。坐在这古老、狭窄的街道上,抬头看到的,只是头上的那片天。没有拥挤的人潮,喧闹的车鸣。无论是来吃的,还是来买早餐的人们,都是悠闲的,踏拉着拖鞋,摇着古老的扇子,说话的频率,要比我们平时慢上一倍。端着锅,拿着盆,说话间,餐已齐备。

人们都会相互打着招呼,不在你认识与否,简单的一句:“来了!来了!今天来点啥?”或油条,或包子的装好拿着,如果一元八角的钱找不开,店家会说“算了,算了,别找了!”客人会说那明早再给你!听着朴实,熟悉的声音,心生感念。

芸芸众生,于人间游走,皆为飘零,如何让一颗飘零之心安住当下,静洁自持,不受世俗烦扰,唯有归来,归于山水良田,归于云深不知处。披星戴月,只为一簸米,一只鸡。为一赶夜人亮一盏灯。

曾有人说过,做一位在外常住之人,多少美味佳肴不曾吃过,回来坐于街头,灰土风尘,餐具简陋,不太讲究。只是他人不知,有多少的佳肴美味,不抵一碗面之情感。我们每个人都是岁月的过客,或富贵贤达,或清贫艰辛,或信庭信步,生命长短不一,却到底殊同归,叶落归根。

人生时而虚幻如梦,时而日夜真实。比如此时,我仿佛看到了很久以前,父亲带我进城的样子,看到了坐在一张古老的桌子前,父亲一边抽着烟,一边用一条白色毛巾擦着汗,看着我津津有味的吃着面。父亲一生讲究,无论衣着,鞋袜,用的毛巾永远是白色的。

而此时,我却是满脸汗水,看着满街来吃早餐之人,是多么的真是。流光催人,我也将会缓慢的老去偿若如愿,我亦会选择归来。居于黛瓦白墙里,看燕子筑巢,蚂蚁搬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