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开 南岭来

桃花妖,梨花素。 妖,是青春;素,是高贵。   梨花开的时候,桃花也正妖娆。 今年的春天,梨花分外白,桃花分外…

桃花妖,梨花素。
妖,是青春;素,是高贵。
 
梨花开的时候,桃花也正妖娆。
今年的春天,梨花分外白,桃花分外艳。 
 
单从梨花看,梨花的花瓣是天上流云的白,是冬日积雪的白,那白又是记忆中翠烟袅袅的白。
梨花的花蕊,却又是桃花的粉, 是美人脸颊的粉,是桃符沐几场新雨后的粉。
 
南岭多梨树,桃树,就多其它地方几分春色。
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葛万村,在南岭的众村之中,可谓一个点。
 
梨花节的葛万村,是众人云集的地方。
众人中就不乏会有像花妖一样的女子款款鱼行,灼人眼球。
年轻人不闲着,小姐姐们也不闲着,长腿慢迈走在舞台上秀。时而转身,时而回眸。
 
现炸的油糕,油圪麻,现做的柴火月饼,现扯的拉面都供不应求,叫人吃不停口。
 
在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得诗人孔长河的搭桥,借助总策划张勇斌老总和南岭乡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我们在这里搞了一个“当形意拳遇上梨花”的传统武术展演。
大刀与魔术,剑与舞蹈,长枪与歌曲做了一次碰撞。随便聊聊的图片
 
弹古琴的翔宇老师,着一套棉麻服装,留小络腮胡,几分仙气,几分古意。
他气定神闲,和形意拳名家张西征的弟子门同台献艺,气定神闲,高山流水处,做一个笑傲江湖曲……
 
马高林总是很例外,诺大个舞台,总会感觉会被他在瞬间掀翻。
一二百斤的肚子,三两斤的刀。
冉师兄不然,美女走过的时候,他似乎动了春心。
小波的刀风雨不透,小韩的枪龙蛇飞舞,美久的大刀威风八面。
而申某人的刀,却砍出了无限寂寥。
 
梨花开着,光怪陆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