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坛师父——龚艺岚

龚艺岚老先生走了,他走的那天是8月1日,一个特别威武雄壮的日子。出身名门、曾经风华绝代、又留下诸多珍贵名画于世…

龚艺岚老先生走了,他走的那天是8月1日,一个特别威武雄壮的日子。出身名门、曾经风华绝代、又留下诸多珍贵名画于世间的“画坛师父”龚先生,离别人世也并不寂寞。

画出国门

生于1931年的龚艺岚是合肥龚氏家族英俊后生,自幼受到良好教育,有极高的艺术天赋,琴棋书画音乐样样精通。为明志从事艺术道路,他将伯父起的“龚义枏”改为龚艺岚,是龚氏家族艺术人才的代表性人物。合肥初解放时曾举办万人大合唱,谁来指挥呢?当时才17岁的龚艺岚受命手持指挥棒,指挥万人学唱《义勇军进行曲》,地点就在现在合肥市体育馆位置,那时还是一大片农田。刚刚解放的合肥城里歌声飘扬,龚艺岚的名字也传遍这座城市的街头巷尾。

龚艺岚1951年从皖北文艺干部学校毕业,在画界已很有名气了。当时文化部只给安徽一个名额去浙江美术学院读书,他被选中去浙美中国画系深造5年。别的同学还在学画ABCD时,龚艺岚创作的国画《友谊》、《考文化》已经入选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他毕业创作《大战河港》入选在莫斯科举办的第一届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后来浙江美院低年级同学曾将1958年首届中国画系毕业班的班长龚艺岚和刘文西、李山并称“浙美三杰”,当成学习榜样。潘天寿院长专门给他画了一幅水仙花画,他没要。潘天寿盯着他看,他才说,“我喜欢你的芭蕉”。潘天寿过几天喊他到自己家,给他画了一幅《雨打芭蕉》画作师生分别留念。

 

当年浙江美院国画系“三杰”的龚艺岚先生晚年曾跟我说起过另二位同学,称赞他们在画坛上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刘文西后来担任过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成为中国人物画泰斗。李山分到新疆,中间受过些磨难,仍成为画坛上举足轻重的人物。龚艺岚自谦“虽然我不像他们两人那样星光闪灼,但我愿做一颗虽不耀眼却始终能发出光和热的恒星”。

 

其实,龚艺岚从浙江美院毕业回安徽,他是自带光环的。他创作的《山深春早》一画被选送北京展出,1961年在此展览会中又筛选了部分作品到朝鲜平壤举办中国美术展览会。金日成首相在画展大厅观展时,走到《山深春早》画前双脚“钉”住了,久久不愿离开,工作人员立即向上面汇报。展览结束后,由展览团将此画作为国家礼品赠送金日成(见下图)。

 

1960年和1966年龚艺岚两次为人民大会堂安徽厅创绘作品,他与海派著名画家徐子鹤和山东籍名家柳文田合作创作高与长186*470cm的大型绢本工笔重彩画《百子图》,入选第三届全国美展,同画为人民大会堂制作漆雕屏风。1960年,龚艺岚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同年,他与赖少其、鲍加、梅华(农民画家)、储纯一(农民画家)五人出席中国第三次文代会和中国第二次美术家代表大会。他创作的《党是各族人民心中的太阳》、《女医生》、《探亲路上》、《晚归鱼满仓》等一批新画作发表、展出后,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反响。龚艺岚的画作多次参加在前苏联、美国、日本、德国、新加坡和东非四国举办的画展,他这些取材于安徽的国画走出国门,赢得了赞美。

 

三十而立,龚艺岚尚未到此年龄,却已在画坛上“立”了起来。
图片
找寻“孩子”

龚艺岚这样一位早年在画坛声名显赫的中国一流美院国画专业高才生,落脚在安徽这块文化艺术较为贫瘠的土地上,分到报社当美术编辑。他每天准点到单位坐班,处理大量来信来稿,编发美术画作,辅导基层创作,大把的时光就流逝了,难得纵情绘画创作中。除此之外,他身体突然出现异常状况,双耳染疾完全失聪,喧嚣的尘世在他的无声世界里静下来了,这对他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尽管如此,他依然创作出来一幅幅精美的画作。我曾看过他创作的一幅国画《春兰》(见下图),画面上一位身着碎花布衣的姑娘肩背一只竹篓迎面走来,篓里的兰草花香叶茂。姑娘左手还拿着一枝兰花放鼻尖上嗅,整个画面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春之韵味和兰花香气,还有背着竹篓的姑娘芳香一齐袭来。既有美好的春天正向我们走来,又有生活处处皆芬芳之意。画中意境和寓意,远非寻常画家抹几笔重墨即为兰草、涂几缕淡绿就算是兰花的意境所能比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龚艺岚在漫长的艺术之路上,内心一直保持高度警觉,警惕自己莫像一粒微尘落入红尘,淹没在尘埃里看不见自己了。因而他创作出来的画既师法传统、又有创新,时常让人眼前一亮,犹如一束光,总是在前头照亮别人的路。

 

龚艺岚先生翻过八十岁的山岗后,便一心想收集整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代表画作出版一本画册,留给后世,我有幸陪伴并见证了他画册出版前后的一些事情。龚老先生画册出版,得力于一位叫花正芳的热心人鼎力帮助。花正芳由衷敬佩龚艺岚老先生,他把先生几十年来创作的精彩画作,看作是人间几十年沧桑变化的生活记录,亦是时代变迁的历史记录。龚老先生的生命里因为有了艺术而显得更绚丽,而生活的星空中也因为有了先生的画而显得灿烂辉煌。

 

 

龚老先生为出版这本画册倾注了好几年的心血。那时我每次去他家中,他家客厅桌子上、沙发里、板凳上都堆满了各式各样旧书报,散发着一股子霉味。他早年创作的画刊发在一些报刊杂志上,他凭记忆要一个个找到,然后请人翻拍成照片。老先生双耳全聋,我与他面对面说话都要大声地“吼”,他观口型连估带猜仍不知所云,更多的时候我们用笔聊天。半天下来,写掉好几张大小不一的纸。像这样一位退休二三十年、双耳全聋的老人要去各地查询当年的报刊杂志,无疑是大海捞针。

 

那段光阴里,山东一位收藏家上门送来特定的宣纸,交了定金,请他画一套金陵十二钗,还要些别的作品。他成年累月绞尽脑汁四方寻找打听过去发表他旧作的报刊,屡屡无功而返。有好几次,我都劝他放弃一些几十年前的旧作,从现存的作品中拍照集集出版。他深情地说:“那些画都是我倾注心血创作的,每幅都像是自已的孩子。我老了,怎么舍得把这些孩子丢弃掉啊!”他原本已起草好了金陵十二钗线条,为集中精力出版画册便退还人家定金。龚老已米寿之年了,还在细致精准的画工笔,实在是太为难他了。在合肥有“陶半城”之称的老艺术家陶天月与龚艺岚系少年时同学,二人同岁。我目睹过陶天月当面说龚艺岚:“你何苦还画工笔?兼工带写,把笔墨放开洒脱一些,照样会画的非常好,何必那么累呢。”龚艺岚看到我写在纸上的陶老讲话内容,哈哈大笑,不置可否。

 

《龚艺岚画集》在花正芳先生的操心劳神下,终于出版了。龚艺岚发短信让我去他家取画册,我主动承揽下他欲送画册给老友们的任务。那天,他非常激动,说:“画集出版了,我早回晚回大自然都不用紧张了。我不在人间了,画册还在嘛!”他托我请些熟悉的老朋友和热爱画画的年轻人,搞个小仪式,把画册赠给他们作个纪念。我跑到龚老供职的单位找人,人家说他在职时只是个普通美术编辑,连副处长都没担任过,又退休二三十年了,领导没空出席。我再见龚老时,不好把这事儿兜底跟他明说,他很兴奋地拿出画册指点上面从前自己办画展时那些热闹的场景。他越是开心,我越是为他的“小仪式”发愁。

 

我和爱人此前逢年过节,多次请龚艺岚先生和他夫人吃饭,还邀约过龚老的画坛老友们聚过。他远在海外的大女儿梅梓回国时,我们陪他们一家人看风景、品尝风味小吃。龚老画集出版时,我爱人正为自己企业的命运焦头烂额。她办事爽直,轻描淡写地说:“请不来领导,就邀龚老旧友新朋们,能来多少是多少,能谈多久就谈多久,我们自费接待”。我一直发愁的事情,给她这么一说,敞亮了。

龚艺岚是位有着极强绘画创作天赋的画家,在寻常人的“上班”套路里循环往复,这对一个创造性画家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事。龚艺岚在报社从事美编最困难时只有他与浙江美院师兄郑若泉两人轮值夜班,一人上白班。即使这样,他们坚持办美术通讯员培训班,将厂矿、乡村、部队有志于美术事业的通讯员们请进报社,一面教他们绘画业务,熟悉报纸的美术工作,让他们给报纸创作刊头画,带他们赴工厂采访、画速写,反映火热生活的画作发表在报纸上刊载。

 

 

寻常的岁月里,龚艺岚与郑若泉等美术同事们有意无意中发现和培养了安徽本土一大批优秀美术人才。他们就像是高明、睿智的伯乐守着报纸那片美术草场,发现从此跑过的野马有千里马迹象,便悉心培养与引导。这便产生一个现象:现在安徽画坛上很多在全国有影响力的著名画家,都曾从龚艺岚门前这片草场上走过,先生施教于他们,引领助推他们走向高处。如省美协原主席章飚、省美协副主席陆鹤龄、省摄影家协会主席康诗伟、合肥市美协主席王守志、安徽青年报美编胡育泉、阜阳艺术馆馆长李绍田,由知青后来成为报社美术摄影部副主任的赵成立等。此外,他们在众多来稿中发现了林之耀、王涛、刘筱元、华其敏等极具绘画才华的画家,他们后来都成为安徽美术界的重要领军人物。

 

有人因而尊称龚艺岚先生是安徽的“画坛师父”,此言不谬,从“《龚艺岚画集》出版发行暨从艺70周年座谈会”上再次得到印证。2017年5月26日,龚艺岚老先生期待的“小仪式”如期在我爱人的工厂召开,那天是他的生日。由我主持座谈会,我爱人管那天所有来客吃饭、喝酒,我小姨子带人受龚老所托向来宾赠送《龚艺岚画集》。领导没空来,我们对一位人民艺术家的尊重不会减,自有别样的热闹。

 

那天上午,能容纳上百人的会议室一早就挤满了。后到的人挤在走廊上,围坐在会议桌上的多是白发皓首者,差不多云集了省城最著名的画家们了。好在我都曾与他们打过交道,并不陌生他们各人的从艺经历。那天座谈会直到中午过了12点,饭菜的香味从楼下飘了上来,可白发皓首者们还在讲述着与龚艺岚老师的情谊,细数这位画坛师父曾经给予他们的教诲与帮助,讲到情深处眼眶里的泪花在闪烁。有一个令人惊奇的现象:所有白发皓首者发言时,全都不自觉地站起来,就像课堂上学生起立回答老师提问一样。恰似一股清溪流过那天“小仪式”现场,别样的情怀荡漾在与会者的心田。

 

这里原始实录几个片断场景:

 

王守志,合肥市美术家协会原主席,满头银发。78岁的他拿过话筒一直站着讲话:我知道今天我的发言,龚老一个字也听不明白(众笑)。我这一生不能忘记是龚老先生把我引领上绘画这条艺术之路的,没有他的教导和帮助,我今天也就是工厂一个退休老头子。我在工厂当工人时,有一天到报社美术组送绘画稿,接待我的人就是龚艺岚。他收下画稿,领着我走到屋内其他美术编辑桌前,叫我不要急着走,就在这看他们画画。看了半天,感动异常,我终于看到大画家们是怎么画画的。当时自己19岁,龚老也才29岁,可在我的心目中他是大大的画家。没几天,自己的画稿发表在报纸上,更增加了自己画画的信心,这才有后来自己被破格调进市画院当职业画家,还当了这么年的市美协主席。“敬爱的龚老师父,我讲什么您听不见不要紧,我给您深深的鞠一躬,您老要看得见哦”。众人又大笑,龚老也笑了。

 

王涛,中国当代人物画大家、安徽省书画院原院长。王涛院长讲述自己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方一所叫大田集乡村中学教书,给素不相识的龚老、郑若泉老写了一封信,把自己画的青年学生在农村劳动场景的速写寄给他们,不义报纸以半个版发表出来,这就决定了自己画中国画的命运。象龚老这样的老艺术家,很早就对年轻人当时创作的欲望、希望发表作品的心情以理解、支持,这些对自己一生的创作道路都是很大的鼓舞啊!自己至今保存着这张报纸,后来考取龚老的母校浙江美院研究生,毕业后到省书画院工作。

 

那天下午,龚艺岚先生开笔画一幅画,王涛院长一直陪在其侧,认真双钩水仙花。安徽省美协老主席、著名油画家鲍加先生和周觉均、郭公达、陶天月、王守志、王家琰、张宜银、萧承震等十二位老画家同绘一幅画,须知他们平均年龄82岁,这在安徽美术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只因为安徽的“画坛师父”龚艺岚在,众人就不肯散场。

龚艺岚先生在四十多岁时,上天按停了他的“音响”键,喧嚣的世界在他那里从此变得悄无声响。指挥过万人合唱《义勇军进行曲》的少年郎,双耳全聋后他的内心世界掀风鼓浪到何种程度?我读过他二十多年写的一篇题为《误闯夫子关》文章,里面记述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次,几位画友在一道笔会。北京画家范曾对我说:我送你幅字。于是他铺开宣纸,信笔书写两个斗方大字“紫烟”,并题上赠我的款识。我赞赏范曾的才思敏捷,他可能是由于我的名“岚”字联想起李白的诗句:“日照香炉生紫烟”。我挺欣赏他送我的这幅字,倒不仅是因为那遒劲的书法,而是由“紫烟”二字一下子便将我带到超凡脱尘的境界。

 

人修炼至一种全新的境界,绝不是外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是自己内外兼修所至。龚艺岚“超凡脱尘”的境界,我想也不会是范曾一幅题字所能及的事,是他修炼已至人生一个高境。他写过一首小诗,清新中透出对人生的思考:

在人生的驿站中,
我们都是匆匆过客。

在艺术长河里,

我是浪花中的一滴水珠。

汩汩东流,

化作沧海中的一粟。

艺岚


原来,他早已明了,人生繁花落尽,白驹过隙尔。那就做一滴水珠吧,融入沧海。

 

他在1956年用水墨写生《合肥四牌楼》(见上图),四牌楼是合肥最繁华的路口,也是这座城市历史风云际会地。画面上墨韵浓淡恰到好处,风云起处楼宇若隐若现。整整50年后,他为此画写了一篇文章《沧海桑田》刊发在2006年7月28日《新安晚报》上。路口还是那个路口,风云变幻中早已阅尽世道沧桑。他在写一幅画,又何尝不是在诉说自己内心的沧海桑田呢?

 

双耳失聪的龚艺岚其实什么都明白,就是骨子里的倔强与任性让他把有些事情挂在心头放不下来。他的书房里挂着两幅字和一幅全家福照片,一幅是赖少其老人写给他的对联:“调与金石谐,思逐风云上”。这首出自南北朝沈约的《怀旧诗伤谢朓》诗句,是诗人酷爱谢朓美才而悲其不幸。可以从中看得出引领安徽美术冲向全国的赖少其老人家对龚艺岚的爱惜与厚望。另一幅字是他夫人祖父高老先生书法复制品,系繁昌籍古文学教授谢鸿轩寄来收藏的高老先生书法照片,龚艺岚放大装框悬挂以纪念先人。那张全家福照片是他88岁米寿时,我为他们一家人在我爱人工厂餐厅拍的。

 

大江东去,浪花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龚艺岚先生在雨打风吹中没有迷失自己,沧海桑田间依然玉树临风。就连他远在海外的大女儿梅梓都曾撰文《欣赏父亲》,这篇情感真挚的文章末尾写到:


如今的父亲渐入老境,却满头青丝,心气平和。“甘淡泊、耐寂寞、重节操”是父亲晚景的真实素描。父亲的作品在儿女心中犹如凝固的旋律,韵味无穷。而父亲一生的创作历程又何尝不是一幅浓墨重彩的人生画卷呢?每当清晨的那一缕阳光洒进父亲的画室,窗外依然宁静,已至高龄的父亲早已蘸墨挥毫,遨游在艺术的无限空间……

龚艺岚先生走了,我是四天后下午才接到他夫人高畹薌阿姨发来的微信:


何老师:

艺岚于8月1日去世。他在家里挂了一幅字是‘甘淡泊 耐寂寞 重节操’,几十年来他一直是这样做的。你是个很有才华又正直朴实的才子,谢谢你给我们全家拍的合影照,我们将作为终生纪念存放。你给我们写的文章也收藏了,早已铭记在心,文章写的好极了,希望你有空时给龚老写篇纪念文章。谢谢你多年来对我们的关怀和照顾 !

高阿姨给我写此信时,已将龚老的后事妥置过了。随后,我收到了龚老大女儿梅梓发来的微信,疫情时期她回不来,只能隔洋遥寄怀念之情。她在微信中写到:


大玉,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告知,8月1日下午1点52分我亲爱的爸爸驾鹤仙去……我一直记得爸爸对你印象很好,我们在去你爱人工厂之前他就跟我夸过你,说你是报社记者中难得‘为民说话’的好记者。希望你有空时写写我爸爸,谢谢你!不急,好文章是要磨的。

我哪会没空呢,我还有许多话没跟龚老先生“笔谈”完呢。他驾鹤仙去,可能去了他画笔下的美丽庄园。龚师父,您在那边安静的画自己的画吧。我的这篇“笔谈”就交由您夫人与女儿吧,或许那些曾走过您门前“芳草地”的著名画家们也会看到,这就够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