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赠我圆润、饱满

立秋   比起半夏,比起益母草 柚子更爱我。它赠我圆润、饱满 “你看它多美!” 我拍下它,并且,把它…

立秋

 

比起半夏,比起益母草

柚子更爱我。它赠我圆润、饱满

“你看它多美!”

我拍下它,并且,把它发在朋友圈

“秋天就要来了。”

遇见它,柚子染了金边

一只蝉从树枝上落在草丛里

 

哦,它多像夏天,眨眼

就不知所踪

 

 

2021-8-7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清晨醒来,想起今日立秋,不免有很深的感喟。

立夏似乎还是一瞬间以前的事。

 

夏是像梦境一样恍然的。那些翠绿,有一些已经彻底枯萎、逝去,转换成别的什么,有一些仍在生长、开花、结籽,然后随时散发在虚空里。

 

——如立秋一般。

 

蝉依然在声嘶力竭地叫。

阳光落在地面依然晃得人睁不开眼。

 

真正意义上的秋应该还有一个月。但那些风,已向薄凉处伸展。就在昨天早晨,今天早晨,我已经感觉到了。

 

此刻,我望着门前的树。嗯,就那棵桃树。它的叶子有很多已经转红。红艳艳的。它们在风中招摇,向我招摇。但我能感受到它们的疼痛。它们就要远离那棵树了。它们在季节的变化里有我们不可知的探索、抽搐。

 

“树犹如此。”

 

我听到从无法测知的时间深处传来的声音,苍凉、苍老。像桃木在风里的低吟。也许,它更像我的自言自语。

 

从来没有哪年像今年一样,让我感觉到自己即将老去。

 

“哎哟!”早晨剥豆子时,我禁不住叫了一声。

“怎么了?”妈妈有些着急地问。

“腰。腰好像猛地被什么扎了一下,好疼。”

“是月经快来了吗?”

我摇摇头,“转去没几天。”

 

忽然想,这疼大约是季节赋予我的。多年来我一直抗拒的,如今就虎视眈眈地环绕在我的周围,我似乎再也无力推开它们,甚至也不屑于再多说什么。

 

但我会悲哀地想到作为一个人的植物性,想到自己如一棵草,破土、发芽、长出叶子、开花、结籽。

 

现在,我能感受到草叶在时间中惊心动魄的挣扎。它们不能出声的呐喊碰撞着肉体,是我真切地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