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使的谋略

金秋十月,漠南牧野,人畜兴旺,牛肥马壮。人们沉浸在丰收欢乐之中的时候,一种生死别离的悲壮气氛笼罩了这里,那些年…

金秋十月,漠南牧野,人畜兴旺,牛肥马壮。人们沉浸在丰收欢乐之中的时候,一种生死别离的悲壮气氛笼罩了这里,那些年轻力壮的披甲箭丁们,纷纷与团聚的家人挥泪告别,飞马踏上征途,向老哈河畔集聚。喀喇沁部首领苏布迪和大小官员,更是忙忙碌碌,指挥部下众人,设置豪华营帐,杀牛宰羊,备酒备粮,尽最大的财力物力,用最高的礼遇,做好各种筹备事宜。这是因为后金最高统治者皇太极要带领八旗劲旅,借喀喇沁部之道路,手则御驾亲征明军,此等壮举,作为刚刚归附后金的喀喇沁部,怎能不积极协作呢?
事先,喀喇沁部为感激后金代其收回牧地之恩德,派出特使布尔哈图前往盛京进献贡品。正值皇太极劳师动众,久攻锦州不下、对明军无可奈何的时候,见到布尔哈图的来临,十分高兴。布尔哈图虽然官职不大,只是元朝皇室驸马族系的塔布囊,但此人年轻有为、博学多才,能言善辩,文武皆通,所以深得首领苏布迪的常识,受到格外信任和重用。在喀喇沁部归明朝管辖时,他曾多次带领庞大的使团到北京进贡;在喀喇沁部归附后金前后,也曾多次作为密使与后金谈判,所以对皇太极、多尔衮等高层人物很熟,这次皇太极和多尔衮单独召见了他。皇太极问他:“山海关外,有袁崇焕把守,不易攻打,汝有何良策?”布尔哈图答道:“可从龙井关攻入。”皇太极道:“龙井关在明朝东北的长城口,此去要经过喀喇沁部的牧地,方可沿山破城入关。入得此关,便向洪山口、大安口分路进击,攻克遵化,明京师便动摇了。”皇太极目光逼视布尔哈图:“汝可识得路径?”布尔哈图早已会意,答道:“小的曾常去明都进贡,略识一些,愿做向导。”

随便聊聊的图片
皇太极大喜,即命布尔哈图为前导,择日起兵,大队人马越水穿林,不日到达老哈河畔。苏布迪等大小官员到25公里以外迎驾,设宴犒赏三军,此举深得皇太极之意。克日起程,苏布迪虽年老体衰,亦随御驾出征。
布尔哈图率千余名喀喇沁兵,首先攻破龙井关,皇太极带领大队人马整队,按布尔哈图的策略,兵分两路,一路攻大安口,一路攻洪山口。因明军把重点防守放在山海关,对此二口根本没放在重要的战略地位,所以遵化城很快被清军攻克,皇太极进驻遵化指挥全军四处奔杀。
布尔哈图从洪山口攻占了遵化以西罗文峪。罗文峪地处两山峡谷中间险要地带,是历来山海关明军屯粮草之地。不久喀喇沁部首领苏布迪因征战劳顿死于遵化,布尔哈图借送苏布迪灵柩之机,将夺得财物运回喀喇沁,同时将缴获的军械运到洪山口以防不测。遵化的失守,震动明朝京师内外,急忙调兵遣将争夺已失之地。布尔哈图的军队处于前沿,被明军四面包围,困于山谷之中,处境十分危险。布尔哈图意识到如果死守,必将全军覆灭,于是趁夜带领全军突围,退出洪山口,重新整顿队伍。并用隐藏于洪山口火器和武装人马,于第二天晚间,从两山背后悄悄出发,趁敌军不备,突然发起进攻。从西山之上矢炮齐发,其中“铜大将军”、“铜二将军”等大炮威力最大,百步之内可杀伤一二百人马,打得敌军蒙头转向,落荒而逃。明军副将丁启明等多人被活捉,皇太极为嘉奖布尔哈图之功,把他封为一等子爵,并赐给田庄和许多金银财物。这是发生于天聪三年至四年的事。
喀喇沁军兵远征漠北 那遥远的大漠之北(蒙古古境内),有一座著名的的喇嘛庙叫光显寺,它座落于杭爱山东侧、鄂尔浑河畔。因这里出产金银,庙名亦叫额尔德尼召,其意为“宝寺”。按佛门的说法,此乃佛光普照、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的圣地,这里发生过定场大战,喀喇沁部的勇士们曾用血肉之躯,铸就一座丰碑。
雍正五年(1727年),新疆准格尔部噶尔丹夺取了首领地位,发动叛乱。清军屡吃败仗合其气焰更炽,清廷恐其重蹈其族祖噶尔丹的覆辙,在漠北、漠南采取一系列防御措施。
雍正九年(1731年6月),清廷命喀喇沁部兵马前往张家口外听候调遣。不到两个月,清廷又以汉军都统祖秉忠“不谙牧马”为由令喀喇沁部贝子札布统领喀喇沁官兵,分为四队,编入汉军营中,凡汉军牧马行军事宜,均由札布发领调度。这实质上是清廷对汉军在草原沙漠作战不放心,故派了一个监军督战。率领喀喇沁部兵的首领罗卜藏车布登是喀喇沁郡王色棱之长子。清廷下诏:“罗卜藏车布登系郡王之子,人才亦优,可加恩辅国公……”又命他带领部分精锐,到漠北喀尔喀部策棱王处,协理军务,这是因为喀尔喀部曾收到过准格尔部噶尔丹策棱的一封密信,信上言:“尔等系成吉思汗这后裔,以联旧好”等语,同时采取了各种手段拉拢其部下。为了防止喀尔喀亲王立场动摇,清廷派罗公爷前往说服,言其抗敌之利害,坚其抗敌之信心,让其不可麻痹和动摇。喀尔喀亲王策棱是康熙皇帝的额驸(驸马),品级很高,牧地幅员广大,常因边界问题与准格尔军兵戎相见,流血事件不断发生,他认为罗公爷到来是多此一举,不过对朝廷命臣还是以礼相待。当谈噶尔丹策棱叛乱时,他说:“清兵大军,对付一个准格尔军就像上山抓兔子一样。”罗公爷却对他说:“亲王额驸,难道忘记噶尔丹之乱吗?这个噶尔丹策棱更胜其父一筹,他狡猾奸诈,诡计多端,常以言和为缓兵之计,声东击西,清军多次上当而被挫败,漠南派去的科尔沁兵、土默特后大都败于他手。现在我们不可不防,准格尔军一旦突然东进,其害无穷。”亲王额驸被说得心悦诚服,于是俩人共商御敌大事。
雍正十年(1732年7月),准格尔军果然绕开清军防线,从阿尔泰山南麓的便道迅速潜入杭爱山,偷袭了亲王的老营寨塔为尔牧地,破其寨,掳其妻孥,驱其牛羊数万。
亲王额驸,得悉妻孥被掠,激愤难以言状,割发辫誓死复仇。罗公爷见盛怒之下,势必蛮干,于是好言劝慰:“噶尔丹策棱虽只3万骑,但个个英勇而能征善战,加之又有俄罗斯工匠为其制造的火铳,杀伤力极强,我等只可智取,不可硬拼。”骄兵必败,准格尔军夺得塔来尔,便大吃大喝大睡。此间,亲王额驸便急调轻骑2万,夜半由山后绕出,黎明从山顶蜂拥而下,准格尔军惊起,人不及甲,马不及鞍,尽弃军资财物,落荒而逃,最后被逼至额尔德尼召,准格尔军3万余人被压缩在狭小的山谷。此时一声胡笳,伏兵四出,准格尔军大乱,自相践踏,溺水而死者甚多。原来亲王与罗公爷早已调遣喀喇沁兵沿水布阵,又有劲旅据山扼险,伏于山侧,使准格尔军插翅难飞。截至夜半,准格尔军死伤大半,趁夜幕天黑,噶尔丹策棱率残部拼死逃命了。
额尔德尼召之役,使准格尔军大伤元气,只得议和乞降。
喀喇沁部兵马荣归故里,清廷赐予辅国公罗卜藏车布登双眼孔雀花翎(官衔标志),札布被封为理藩院额外侍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