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该叫啥

最近一个想法愈演愈烈:之前的自己太傻,很多幼稚的想法,绕了弯路,失去了很多再也不会重复的机会,每每念于此,都会…

最近一个想法愈演愈烈:之前的自己太傻,很多幼稚的想法,绕了弯路,失去了很多再也不会重复的机会,每每念于此,都会心有不甘,本来可以换一种生活状态,偏偏开局就打出去了四个二两个王,以至于现在被一些宵小鼠辈嘲笑。
好朋友的老公,跟我一般大,肾衰竭,前两天做了换肾手术,前前后后需要四十多万,囊中羞涩的我,一点儿忙也帮不上,难受。
爱乱想的我,总会想到:假如我突然需要换肾,需要花那些钱,怎么办?
父母是地道的农民,之前买房的时候已经出力了,帮不上;岳父岳母那边,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但是我有小舅子,不能花;姐姐们那边,应该也帮不上忙,即使能,也不能花,毕竟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庭……
我应该会把房子卖了,然后离婚吧,给爱人大半,把欠的外债和人情债还了,换个离家近,轻松点的工作,然后,攒钱给荞麦和父母。
仔细想想,挺自私的,尤其对于荞麦来说。但以目前的状态来说,好像也只有拼命地挣钱,去尽力抵御类似的风险,别无他法。
假如父母突然需要花钱,怎么办?不敢想。
所以,假如我哪天成了领导,我也会使劲训那些有房贷和家庭孩子的员工,反正他们不敢随便辞职,不高兴了就叫过来训一顿,等哪天自己开心了,给他们几个没煮成蜜枣的青枣,就是玩。

周末跟麦子见了一面。
之前的周末,要么加班,要么去秦皇岛,很久没和麦子见面了。最近因为疫情,没去秦皇岛,单位这边,也只是周六下午加了半天班,周日休息,计划回去摘枣,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今年的枣很少,别回去了,干的活儿不抵路费。
其实也挺好,枣少了,父母可以轻松些。
然后,约了麦子。
麦子有些沧桑,可能是没刮胡子的原因,话也变少了,叹气多了些。
麦子问能不能帮他找个工作,现在的工作干的不顺心。
怪我,之前喝了酒说大话,说可以帮他找个我们单位的工作,可能麦子最近压力大,想找稻草,可惜我这并不是救命稻草。
心中五味杂陈,但又不知如何作答,帮不上忙,也只能陪着唉声叹气。
端起酒,“啥也不说了,干一个吧。”
跟麦子吃完饭,结账的时候,我跟麦子说“我要戒酒了。”
麦子诧异了一下,没再说什么,他可能理解不了那么爱喝酒的我,为何突然要戒酒,或许能理解,没说透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我内心想的是,假如麦子愿意,我可以跟他一起创业,但立马又被拉进了现实,现在更多的是存量市场,时机不太好,而且,现在我得养家,不能冒太大的风险,罢了,长大之后,很多事情,不能由着性子来了。
希望我在乎的人,过的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最近对生活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可能就是为了弥补之前的过失吧,拼命抵抗之后,开始尝试着甘之若饴。
入秋了,早上上班的路上,不穿外套的话,有些凉飕飕,总会想起小时候,跟着父母早起开车去卖枣,那时候的雾气很大,明智的母亲,会提前给我们找好外套。
那会儿父亲想锻炼我,母亲说学习好就够了,所以我总喜欢躲着父亲,黏着母亲,以至于少了些阳刚之气。
其实应该多锻炼,避免以后被社会锻炼了。
所以,有时候会希望荞麦快快长大,可以去跟着爷爷锻炼,陪着姥爷喝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