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走

晚饭后,沿着屋后的小路,一直走。 鸭跖草、水杉、杨树、豆子、荷叶、狗尾草、蜻蜓、蝴蝶、灰雀子……这些乡村的朋友…

晚饭后,沿着屋后的小路,一直走。

鸭跖草、水杉、杨树、豆子、荷叶、狗尾草、蜻蜓、蝴蝶、灰雀子……这些乡村的朋友,一路跟着我。

路边的菜地里,有人在拆豇豆架。其实,这架豇豆上还攀爬了眉豆,郁郁葱葱的。

眉豆开紫花,自有一种别样的好。又或者它如乡下人家的女孩,虽不是国色天香,却也算俏丽模样的。当然,也不排除丝瓜、南瓜、冬瓜、香瓜都开黄花,眉豆的紫就显得有点与众不同了。

茄子也开紫花。茄子的叶与杆都是紫,只是略微有点不同罢了。前些日子妈妈家的茄子似乎不怎么开花了,这两天下雨,又开了好些,很是可爱。

走了一段,忽然听见一个妇人大声喊我,与我说话,我也大声作答。这是乡村,我如果声音低些,人大约会以为我爱理不理的。

某家人的院子里,两个小孩拿着羽毛球拍,高声谈论着什么。在他们旁边,还站着两个更小的孩子,望着他们。

几只麻雀飞过来,歇在离他们不远的墙头上,叽叽喳喳吵嚷一番以后,便安静了下来。这时,其中一个孩子挥动球拍,开始发球。麻雀呼啦啦飞起,又“倏”地飞走了。

一个人慢慢走,偶低头,竟发觉一群蚂蚁正在忙碌。它们顶着细白的小点,如黑线一般扯了好远。多么卑微的生命,为了一点口粮,不知要经历多少磨难。

人又何尝不是一只卑微的蚂蚁。

行至二队那头,发觉一丛南瓜藤里藏了两个长长的南瓜。藤蔓顺着路的边沿一路铺展,嫩黄的南瓜花在瓜蔓间开放。那两个瓜已然黄了瓜皮,让人见了,不觉怦然心动。想:怎么不是我的?(需戒贪。)

看见一蓬蒲公英,开着几朵深黄色的小花。有一朵的顶端已结成一个松散的白绒球,只需一阵风,便可以终结一朵花的生命。而随风飘飞的蒲公英籽,只要落地生根,便是一场生命的轮回。

此刻,窗外有雨,点点滴滴。而混合着雨声的还有随着麦克风传来的歌唱。应是租住在堤上的某位民工的歌声,这几晚都能听见。他唱得不赖,从如今火爆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到崔健的《我曾经问个不休》从他的嗓子里唱出来,都有几分韵味。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而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这时,有摩托从屋后的小路疾驰而过,他的歌声也似乎随着摩托远去的呼啸声越飘越远……

怎么会一无所有呢?比如此时我拥有的生命、自由及一点一滴落下来的雨。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