瞠目结舌。

刘春祥辞去了货车司机的工作,应聘到一家公司给老板开车。他每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回 “家”和老太太还有小倩团聚…

刘春祥辞去了货车司机的工作,应聘到一家公司给老板开车。他每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回 “家”和老太太还有小倩团聚。

刘春祥似乎习惯并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因为这种生活有家的感觉。

小倩有时候会对刘春祥笑了,这让刘春祥很高兴,觉得心里像投进了一朵温暖的棉花。

刘春祥想要把小倩医好。至于医好以后做什么打算,那是以后的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天晚上,老板参加一个酒宴后有点兴奋非要自己开车,刘春祥劝阻不能酒后驾驶。但老板借着酒劲非要开不行,刘春祥也没办法,结果这一次就出大事了。

车在一个路口将一辆电动三轮上的四个人全部撞死了。老板吓坏了,刘春祥也吓坏了,刘春祥说报案,但老板不让,叫刘春祥开车赶紧跑。

但第二天,老板的车还是被公安局找到了。

老板对刘春祥说“你就说是你一直开的车……”老板让刘春祥替他顶包,答应给他五十万,说知道他有一个病女人,需要钱。

刘春祥犹豫不决,老板向他保证他不会在里面呆得超过半年,说要刘春祥先顶着,他会四处活动想办法再把他捞出来,最多在里面呆半年。

刘春祥要求老板先给他三十万,剩下的等他去自首以后,打到指定的银行卡上。老板迟疑地看他一眼说:“好吧”。

刘春祥又补充了一句,那三十万要现金。

老板说好吧,刘春祥便和他约定了拿钱的地点。

这天晚上,刘春祥一个废弃的旧厂房里,等到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老板开车来了,车停好后,藏在暗处的刘春祥很轻松地上然后开了车门藏到了车后座上。

这把老板吓了一跳。刘春祥说:“别害怕,我自己配了一个钥匙。”

老板脸上有些怒气,刚要发作,但刘春祥已迅速地将那把断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钱呢?”刘春祥问。

“在后备箱里。”老板说。

“少给我耍花招,如果没有,小心你的狗头。”刘春祥冷冷地说。然后掏出绳子把老板的手、腿牢牢地捆好,把老板的手机没收了,又死死地把他捆在了驾驶座上,将一条毛巾塞进了他的嘴里。

刘春祥推开车门,走到车后开后备箱。

后备箱里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刘春祥打开数了数,刚好三十捆。

刘春祥拿好这三十万,走到车窗前,对老板说了声:“谢了!”然后匆匆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两个多小时后,刘春祥正悄悄摸进一个女人的家里。

刘春祥拿着那把断刀架到老板前妻的脖子上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问你说,敢说半句假话,小心你这脸我给你拉花了……”

女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直在问为什么。

刘春祥说:“你要再多问一句,你这命就别要了。”

刘春祥拿出一个旧手机,开了录音键……

半个小时后,刘春祥先是回了小倩家,悄悄地把三十万块钱放到进门处的鞋柜里,转身匆匆离去。

刘春祥回到了自己的家,他奋斗了十多年买的那座房子里,天已经开始泛亮了,这座城市也正慢慢醒来。

他坐在那个对开门的大冰箱前,喝掉半瓶酒,然后点燃一支烟,泪流满面……

刘春祥举起那把半月形的断刀,目光坚定而冷峻,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划下去……

血慢慢泅出来的时候,刘春祥笑了,他拿过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在那把断刀的现场发现了一段录音,然后打开了刘春祥身后的那个冰箱,发现了触目惊心一幕……

老板和他的前妻也都被带到了警局,老板一直在强调车不是他开的,是刘春祥开的,同时,他们都对找人代孕的事矢口否认……

直到警察放给他们一段录音听,他们瞠目结舌。

只是让警察们奇怪的是,那段录音之后,还有很长的一段录音,那段录音是一个有声小说。

小说的名字叫《羊脂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