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峡之代阳滩事故

知道黄金峡的人很多,但是真正了解黄金峡,沿河道走过黄金峡的人很少。太多的人和事让黄金峡更让人向往。在上世纪之前…

知道黄金峡的人很多,但是真正了解黄金峡,沿河道走过黄金峡的人很少。太多的人和事让黄金峡更让人向往。在上世纪之前交通不发达的时候,汉江运输作为水路运输物资的主要交通道路时,它的每一洼水,岸上的每一个石头都有它说不完的故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世纪七十年代,安康市紫阳县发生洪涝灾害,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人们生活极其困难,各地居民省下口粮向灾区伸出援手,共度难关。居住在汉江南岸的蔡坝村也用自己的仅有的口粮拿出捐赠了15吨干红苕片运往灾区。当时生产队里还有船只,但是能驾船的太公很少,几个年轻太公都在忙着。以前驾船的老太公都已经十来年没有在汉江上跑船了,但是筹集的物资又要及时运送灾区,经过各方面的讨论,最终让已经十几年没有驾船的老太公中岐二爷跑一趟。虽然十几年没有跑了,但是中岐二爷年轻时在汉江航道上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太公。经过一番准备,所有货物装船,船上所需物品全部妥当,二爷重新坐在船头和村里的后生将装有15吨干苕片带着全村爱心船只缓缓的驶出蔡坝码头。一路上走真佛过金河口,船只顺水而下,二爷再一次看着当年自己上汉中下石泉走过的黄金峡二十四滩,心里美滋滋的。

 

怎么样,找到你当年驾船的感觉了吧,今天没有把墨镜带上,听说你当年带上墨镜,站在船头,领着十几艘船,上汉中下石泉威风的很,上至汉中下至石泉,沿河两岸都得尊称你一声:王师或中岐爷。一位后生在闲时和二爷聊起天来。

 

娃,不提当年,吃河道这碗饭,看是平静的水面才要更加小心。前面过了史家村才是真正的顺风顺水了,现在一点都不敢大意,这么多年没走了,水底有多少变化我也不知道。给这些娃们说,不敢大意。二爷说道。

 

顺水而下就是快,前面转个弯就到史家村,按正常路程,船只晚上在史家村过夜,所有人休息,第二天再走。可能一路上太顺,黄金峡二十四滩就剩一个代阳滩,这个位于史家村边上的代阳滩,走左走右都有伤船的可能,走到这里的太公都会捏上一把汗,已经过了十几年的代阳滩,二爷心里也没有底,他不知道走左还是走右。看着一船十几吨的东西,这里也不是停船的地方,只能碰运气一狠心走左。只听砰的一声,不好,狗娃,赶紧把船头稳住,留几个人在船上,剩下的人下水,看着打了的船渗进来的水,此刻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一方面不知道怎么和村里生产队交代,一方面这一船东西怎么办。停留片刻,只好硬着头皮叫人回村里报信,让村里派人来帮忙减少损失,再叫修船匠来维修船。

 

第二天,村里大部分人都赶到了,全村人一起动手,把泡水的苕片捞起在旁边的沙滩上再晒。几个船匠不分昼夜的修补船,就这样,经过半个月的晒晾,大部分苕片还是捡回来了,又重新装上修好的船上,让另一个年轻太公带人将物资安全送向灾区。

 

虽然此次事情,经过全村人的努力,没有多少损失,但是二爷还是对自己的这次失误感到懊悔,驾了一辈子的船,却没有一个完美的收官,这也是最后二爷晚年时候经常说的事情。也许他也是想告诉我们,任何事任何地方都不要大意,每走一步都要踏实,才能走的稳当。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