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记

立秋后一直阴雨。前天傍晚,阳光偶尔晃了一下,就又没了。几天前,我觉得热辣辣的太阳真是讨厌的事物,现在竟是实实在…

立秋后一直阴雨。前天傍晚,阳光偶尔晃了一下,就又没了。几天前,我觉得热辣辣的太阳真是讨厌的事物,现在竟是实实在在想念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安安班主任每天在群里发消息,都是些琐琐碎碎。如果不是疫情反复,暑假的班级群里其实是蛮安静的。

一晃,九月在望,新的学期快来了。看情形,孩子们大约是能如期上学的。

今日睡了会懒床。六点醒来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又歪在床上躺下了。这一躺,居然睡着了,再醒来,七点十分。

从衣柜里找出橙色的针织衫,再搭配黑色长裙对着镜子看了一下,(其实没什么好看,黑色是百搭色,总不会出错的。)又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薄款的长丝袜。
昨也穿长裙,没穿丝袜,有点凉。

记得第一次穿上这件橙色针织衫与小裙子(本来的一套),安安说,妈妈,你很少女耶。
估计再也不会买这样的衣服了。我说。
为什么?
橙色太亮了。还有这小裙子。以后我会穿长裙多一些了。

洗漱,梳头,想拿了呼啦圈去转会,邹先生等着,要我与他上街。不想去,见他不动,只看着我这边,遂站在楼下喊了一嗓子,告诉芷涵说我们买菜去了。

街面上,商铺门大开,一切似乎又和从前一样。只是在经过民主巷菜场时,发觉菜场出口封着,往前,荆江广场的一边拦了绿色的栏板,再往前,另一边照常打开。
没来由地,有雀跃之感。

常光顾的豆腐铺子、卤菜店、鱼贩子、制面作坊、肉铺,包子铺,我一一走到。在买与卖的交谈、扫码中,心底似乎有一种巨大的安宁。

包子到家了还暖乎乎的。三块钱一个包子,大概比我做的稍微大了一丁点儿。我已经很久没做包子了。

鱼是胖头鱼。本来想买黄鼓鱼,邹先生说买大鱼。大鱼就大鱼吧。今年鱼价涨得厉害,他大约想痛痛快快地吃一顿鱼了。

特别喜欢看莲藕白白胖胖的样子。在莲藕摊前站了片刻,想着家里小菜多,还是放弃了。也看见了莲蓬,大大小小,四个五个扎在一起,十元一把,也没买。

多年前,我们吃莲蓬都是自己去村子里的池塘里摘。更早的时候,爸爸去荷花甸子采得一麻袋一麻袋的莲蓬,嫩的生吃,老的晒干,硬邦邦的,过冬的时候用小锤子敲开了吃。

我似乎不怕苦,莲子里的莲心,我不会吐出来,而是含在嘴里,细细咂摸,那一点点的苦,比莲子更安静,没有一点浮躁的气息。

此刻,雨停了,听到细细的鸟鸣,吱,吱,吱,声音很弱,有悲秋之感,不觉抬头向外看去,雾蒙蒙的天色里,门前小池的荷叶却是夏天的模样,碧生生的。

我喜欢荷叶里盛着的雨水,不仅晶莹透亮,一阵风过,还滴溜溜地转动,真是可爱至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