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说下就下了

睡睡醒醒。 醒醒睡睡。 一整天。 下午起来,看镜中的自己,有模糊之感。 开窗,小风有些凉。天刚下过雨,水泥地面…

睡睡醒醒。

醒醒睡睡。

一整天。

下午起来,看镜中的自己,有模糊之感。

开窗,小风有些凉。天刚下过雨,水泥地面上的低洼处有积水。风吹过,那水光就一闪一闪,明晃晃的。

 

从前迫不及待想写诗的心情,渐渐淡了。现在每天的记录,也不知能坚持多久?也许会一直在,也许累了,就放弃了。

谁知道呢?

很多曾经浓烈的快乐都在淡去,很多重要的事情不再重要,就是这样。(蘸水笔。)

随便聊聊的图片

诗言志。

我有什么志?前两年,的确是做梦的。现在还有吗?模模糊糊里,心底的某些东西应是还在的,但已然清醒。想自己,只觉痴。又想,人总得痴迷什么才活得有趣。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是理性与感性并存的人。这么久了,我还是这样。这让我怀疑,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在老去,而当我人到中年,却依然天真。

 

这两天我在干嘛呢?我连续两天都是在睡觉,在听书。我在别人的声音里、别人的故事里,竟也找到了一种巨大的平衡、还有寂静。

 

我是何时进入的喜马拉雅?那时是真开心,我用耳朵可以获得那么多的文字,声音里呈现的世界与我眼睛得来的世界一样好。

我想听到的,比从前可以更便捷地获得。

——一种单纯又充满质感的世界向我打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