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是我的缘——记我的两位恩师

人们经常说:选对伴侣,幸福一生;选对环境,快乐一生;选对朋友,甜蜜一生;选对行业,成就一生。我更要说:遇到好老…

人们经常说:选对伴侣,幸福一生;选对环境,快乐一生;选对朋友,甜蜜一生;选对行业,成就一生。我更要说:遇到好老师,智慧一生。现在我发自内心地说一声:遇见你们是我的缘。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我求学的经历中,遇到了许许多多恪尽职守,严谨治学,学高为师,德高为范的好老师。我幼小的心灵中,你们是光辉的形象,是一座一座丰碑,是我心中的灯塔。

我童年生活在既无网络,有无多余的零食可以解馋的时代。留在我记忆深处的童年趣事就是“玩打仗”和“抓石子”。同村的小伙伴们在一起,分成两队,称为“敌我”双方,玩起“打仗”的游戏。小伙伴们拿起父辈用木头削成的长枪短炮,头上戴上用柳树条编成的帽子作为伪装,用纸包上做饭时燃尽的草木灰,作为“炸药包”,一切准备就绪后,在首长的命令声中,“潜伏”在“敌人”毕竟的路口,随时发起进攻。在双方激烈“交战”中,投出的“炸药包”,往往使双方灰头灰面。取胜的一方,在欢庆胜利的时候,欢雀鱼跃的姿态中,常见满身的草木灰在慢慢抖落,让双方都哈哈大笑起来。偶有哭鼻子的情况发生,在伙伴们的说活后很快就没有事了,从不会像今天这样,对方的家长找上门来说事。仿佛那时,在家长的心中,孩子之间纯属玩耍,孩子们在一起才会真正成长他们,家长与家长之间,睦邻友好,不心存芥蒂。女孩们常在一起玩“抓石子儿”的游戏,十个小石子空中一抛,小手随即在空中翻转,下落的石子有落在手背上的,有掉落在地上的,然后将手背上的石子又抛向空中,迅速翻转小手,将小石子要撰在手心,方为胜利,若有掉落者,就视为失败。胜者继续,败者等待。为了不失败,常常见到稚嫩的脸庞鼓得红扑扑,汗珠挂满额头。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飘荡在小河边、大树下、路口旁……

 

到了上学年龄,学校就在村中,从没有父母接送,自己背起小书包,自个儿上学,自个儿回家。吃完饭,写完作业,又玩起“打仗”的游戏,只要不是雨天,乐此不疲。那时的小学生活单调,却充满欢乐。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语文数学两门课,每次考试成绩都在90分以上,学习又成为我的一大乐趣。

 

小学优异的成绩,让我顺利考入原槐树关初中。进入初中,我更喜欢上数学课,我的数学作业常是老师让学生传阅学习的范本。当时数学科在初二时,分为代数和几何两门学科,带几何的是赵纯朴(现已从督学岗位退休)老师,他当时四十出头,留着平头短发,清瘦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讲起话来,字正腔圆,语速不温不和,脸上肌肉的缺少,造成难得一见的笑容,让人一见,就有一种认真和严肃的神气。果不出我的预料,他的课堂纪律最好,学生们听课最认真,作业缴得最齐,就连班上有名的捣蛋大王,每到上几何课时,也怕赵老师三分。遇见这样的严厉的老师,对于喜爱几何的我来说,打心眼里荣幸万分!几何课上了一周后,我就被赵老师清晰的解题思路,灵活的答题方法,敏锐的思维,渊博的知识所吸引,深深喜欢上几何,更喜欢我的赵老师,陶醉在有趣的几何学习中。正我高兴之余,我们很快学完了平行线的性质章节,赵老师当天布置的作业是:求三角形内角和为180度。我像平时一样,三下两除二地完成了作业,又和同学们来到操场玩。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就是几何,我早早地做好准备,又和赵老师一起吮吸几何的奥秘。上课铃响了,赵老师走进教室,消瘦的脸绷得比往日更紧,两只大眼睛瞪得更大,就像点着微弱蜡烛的大灯笼,射出让人哆嗦的寒光,我和同学们一样,都暗暗地低着头,等待将要发生什么。赵老师开始订正昨天的作业(这是赵老师每节几何课的必有的流程),他说:“昨天的几何作业缴纳人数齐,现在同学们传阅我们班学生的一份作业。”随后从第一位学生处开始传阅,我当时坐在第二排,当第一排看完作业的同学把低着的头微微转向我处时,我顿时感觉同桌不妙,因为我深信,昨天的作业我是绝对不会错的。很快作业本子流到我处,只见一个大红“×”和“重做”二字,细一看,笔迹是那样的熟悉,对!没有错!就是我的!我哪里敢看本子扉页上的名字,只能悄悄地传向下一位同学,心早已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头脑中不停回忆着昨天做题的经过,捋出错误之点,以便回答之后老师的质问。班上最后一名学生将作业本呈到讲桌上,赵老师点我的名字,让我站在座位旁。他说:“看完作业,你们发现错误了吗?”学生们议论一番后,赵老师说:“平行线的性质是什么?再回忆作业中的平行线。”随后让我领回我的作业本,仔细观察。我定神一看,原来我在过三角形的顶角做另一边的平行线时,直尺没有与另一边平行,结果划成了一条射线。虽然结果没有问题,做图错误,这样一个小错误,都没有逃过赵老师的法眼。今天让我在51位同学面前丑态百出,脸面扫地,这可是我至上学以来第一次,我牢记这个错误,在以后的学习中,学赵老师严谨治学的态度,始终铭记“认真”二字。在赵老师的带领下,我的几何成绩遥遥领先,中考时以优异成绩考入洋县中学。现在想起来,我真的要说一声:“谢谢你,赵老师!遇见你是我的幸运!是你让我学会了严谨,懂得了认真。”

 

高中阶段,来到陌生的环境,面对课程的增多,我始终牢记赵老师的教诲,孜孜不倦地紧跟老师的步伐,探寻知识的奥秘。高二文理分科时,爱好数学的我,选择了文科,想利用数学的优势来实现我的梦想。说来真巧,我在文科班又遇到教数学的卢治和老师。他当时五十岁左右,留着背头,常年穿着一套灰色中山装,手工做的布鞋,操着较浓的四川口音。听同学们在课后交谈说,卢老师是一位四川大学的研究生,在唯成分论的特定年代,他到洋县中学任教。这么高的学历,对于喜欢数学的我,真是如鱼得水。果然名不虚传,他在上三角函数章节,确有独到的方法,每节课在黑板的左上角画一个小直角三角形,用自己编的顺口溜,很快就把难记绕口的三角函数公式书写出来,讲的例题既典型,又有示范性。在卢老师的带领下,别人认为难学的三角函数部分,我游刃有余。课余时,我到卢老师宿舍请教疑难问题,他总是面带笑容,耐心给我讲解,直到我点头示意明白为止。闲聊时,我才得知,卢老师还是一位手工制做布鞋的高手。教书好,还身怀绝技,真让人羡慕佩服!1988年参加高考,我数学考了108分(满分为120分),考入汉中师范学院(今陕西理工大学)。梦想实现后,我想要不是数学科成绩优异,大学梦难以实现!卢老师,我真心谢谢你!

老师是引路人,是播种希望种子的耕耘者,更是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导师。我能在求学之路上遇到两位恩师,真是我的幸运。

德国教育学家第斯多惠说过:“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老师,谢谢你。你们的身影时时闪耀在我眼前,你们的谆谆教导常常回荡在我耳畔,你们的恪尽职守,严谨治学,学高为师永远是我执教生涯中的楷模。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